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秦吏 > 第460章 不谋全局者
    “我只是随口一说,你何必如此认真。”

    这一日,黑夫刚去完咸阳宫议事回来,章平又来拜访了,为的还是找人的事。

    前些天黑夫回到都城的府邸中,次日恰逢冬至,这是黑夫二十八岁生辰,既然妻子兄弟都不在身边,便只有朋友旧故来祝贺。

    张苍、程商,还有章邯的弟弟章平等皆到场,黑夫酒后闲聊,随口说起当年随通武侯王贲伐魏,外黄之战,在城头看到过一个美须髯(rán)的轻侠大汉。

    “那轻侠刚杀了一个秦卒,看那架势,似是要持刃与我血斗一场,孰料下一瞬,就忽然大喊着‘保护张君’,脚底抹油跑了,事后想想,真是好笑。”

    “昨日随陛下去章台宫的路上,我却在北门街路边,瞧见一个穿着徭夫皂裳的大胡子,与当地那轻侠有七八分像。可惜转瞬即逝,我身后就是陛下车驾,又不好下车去寻,只得作罢。”

    黑夫是酒后当做笑话说出来的,也没放心上。不成想,被章邯嘱咐过要“兄事尉将军”的章平却当真了,事后专门跑了一趟徭夫的营地,想要帮黑夫找到那人。

    但去年秦始皇征召了十五万山东民夫,如今咸阳就集中了十万,更有三四万是那一日负责扫雪的。人数如此众多,章平无从找起,便委托咸阳司空帮忙,一天后交给他一百多浓须大汉,章平喜滋滋地带给黑夫过目……

    黑压压一百多浓须大汉啊,黑夫当时很是无语,瞧了一圈,没有自己当时见到的人,索性请他们吃了顿饭,让众人散了。

    他拍了拍章邯,告诉他这件事到此为止:“或许是我当日看错,你也不必忙活了,专注于正事要紧,不必闹得满城风雨。”

    上吏动动嘴,斗食跑断腿,黑夫也没料到,自己一句话就引发了如此大的闹剧,章平这么一搞,打草惊蛇,他真的想找人,也不好找了。

    黑夫也很无奈,不止是章平,去北地郡任职两年回来,整个咸阳城的人,除了皇帝和依然臭着脸的老丈人内史腾,其他人对自己的态度,似乎都有了微妙的变化。

    过去的他顶多是皇帝近臣,一时受重视,却没有职权。而现在的他,却俨然封疆大吏,立下赫赫战功,更和长公子牵扯上了关系,正在往出将入相的道路上狂奔……

    所以想要巴结黑夫的人,着实不少。

    不过,最让黑夫注意的是两个人对他态度的变化。

    一个是赵高,赵高人前总是十分老实,没了过去的小动作,跟黑夫的言谈中,甚至有一丝讨好之意,但这反倒让黑夫提起了提防之心。

    两年前,内史腾便猜出是赵高和黑夫间有龌龊,赵高是中车府令,他是内史,两者并无直接关系。但赵高的女婿阎乐是内史下属的下属的下属,这两年来,叶腾一直让人暗中注意阎乐,但令人失望的是,阎乐虽然出身低微,却十分清廉,且政绩不俗。

    黑夫回到咸阳第一天晚上去拜访叶腾时,叶腾将关于阎乐,以及赵高之弟赵成的卷宗扔给了黑夫,冷笑道:“赵成在林光宫做郎官,一向规规矩矩。而阎乐精明强干,依法办案,也是个能吏,比你举荐的司马欣强多了,难怪赵高召了他做婿。”

    所以叶腾能找到的赵高唯一过失,就是十一年前,赵太后逝,朝廷大丧。本该执勤于章台宫的赵高,因其母病重将死,又无法禀报皇帝,便违令驾御马出宫,被蒙毅逮到一事。

    但那事已被秦始皇赦免,没人能追究了。

    那也是赵高最后一次犯错,最后一次胆大包天,之后的他,变得越发谨小慎微。

    “看不出来,他倒是个孝子?”

    当时,黑夫一摊手道:“妇翁,赵高位高权重而不贪,还约束亲朋为恶,这样的人,所求甚大啊!“

    “说的好像人人为吏皆为钱财一样。”

    内史腾瞪了自己女婿一眼,又指了指自己:“你不也位高权重而不贪,还约束亲朋为恶么?”

    黑夫振振有词:“我家中自有产业,衣食无忧,何必贪污。我交的朋友,要么是信得过的乡党,要么是值得往来的人物……”

    “我看不止这些。”

    内史腾仿佛能看透黑夫的内心:“能不为财所动者,多半是为了另一样东西,权!如此一想,赵高之思不难揣测,他之所以兢兢业业,是为了维持他在陛下心里的分量。有了陛下的忧宠,就有了源源不绝的权力。他也知道,自己作为近臣,若没了陛下的宠信,便将一夜之间失去一切!”

    他叶腾也一样,孜孜不倦追求的,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你欲反击赵高,但我劝你勿要贸然行事,妄动只能伤其皮毛,因为这一切不决于赵高,而决于陛下!”

    话虽然没错,但黑夫却不甘心,他不信赵高一伙真的无懈可击,总有一天,他会露出贪婪的狐狸尾巴。

    当然,还有一个人,就是李斯,黑夫这次归来,李斯待他十分客气,还不住夸他,但越是如此,黑夫就越是明白,他和李家,真的分道扬镳了……

    对黑夫,李斯已经没了“结党”的顾虑,而视黑夫为无法为己所用的外人了。毕竟老丞相隗状只是一个印章戳子,他即将告老,丞相就空出一人。

    眼看御史大夫冯去疾因儿冯劫大败的事让皇帝失望,李斯就成了最有力的竞争者。

    但内史腾,也一样有机会,过去两年对西北的战事,后勤都是内史在支撑,内史腾有辎重委积之功,被升了一级爵,今已是驷车庶长了。

    所以李、叶二人的关系,很是微妙啊,连带黑夫也在中间难做人。

    如何抓住赵高的小辫子,提前让他倒台,如何处理好与李斯的关系,这是黑夫最回到咸阳后,最需要思虑的问题。

    与之相比,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浓须大汉,根本不算啥大事,既然没找着,就随他去吧。

    章平觉得自己办砸了事,有些难为情,不料黑夫又对他道:

    “你也不必沮丧,这等小事,何须劳心,等到了开春,塞外贺兰等地,需要大建城郭、驿站,我向陛下举荐了你。北地郡将设两位郡司空,一在义渠城,主修道,一在贺兰山,主筑城郭,你便是主修筑城郭的郡司空。”

    “谢尉将军!”

    章平闻之大喜,他和年纪和黑夫一样大,二十八岁就从少府两百石小吏外派做四百石的郡司空,真是一桩喜事。

    “勿要言谢,我与少荣是至交,你就像是我之亲弟一般,叫我大兄即可。”

    黑夫不断提携章平,其实真正的目的,在于拉拢章邯,这位章邯大兄弟现在只是个官方包工头,在塞北常年吃灰,但他在未来,可是一个不俗的人物……

    就算没机会像历史上那样做将军,搞搞基础建设也是不错的。

    随即,章平又想起了一件事。

    “尉……大兄,北地郡来年开春,是不是还要派兵击匈奴?”

    既然要发大兵袭击匈奴,那又哪来的人手大搞建设呢?

    “出塞之事作罢了,明年秦兵将不再越过唐温池和阴山,专注于设立新县,移民屯田。”

    黑夫叹了口气:“今日,我的长史陈平来报,送来两个消息,一好一坏。好消息是,月氏派来入朝的王子已入陇西;但坏消息则是,月氏王派斥候冒着风雪去居延泽附近侦查,那里的匈奴三万之众,早已不见一卒一马!”

    “冒顿骗了月氏王,他虽号称开春才走,实际上,早在弑杀头曼单于后,稍事休整,就立刻带着部众,乘大雪尚未降临,跑回漠北,此刻应该回到茏城了……”

    茏城位于漠北深处,秦人只知其名,知其远在河套以北两千里外,却不知具体位置。

    黑夫自嘲道:“我最近似乎时运不济,想要找的人做的事,总是做不成。”

    说好的开挂人生呢!这挂怕不是假的吧?

    不过他接下来要找的人,却是有名有氏,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泗水郡,沛县刘邦……不对,现在应该还叫刘季。”

    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布局需要面面俱到,既然塞北之事暂休,那么,也该将目光放回中原,放到未来可能会大乱的山东了……

    黑夫暗道:“没多少年了,要不要派人去随便找找,瞅一眼,看这厮当上亭长,混进秦吏队伍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