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电视剧世界 > 第五十六章 孙府
    那护卫脑袋被劈开,身体直挺挺摔倒,横压在喀和布身上,连同座椅一起倾塌下去。

    喀和布脸上,身上洒满了红的绿的浆液,眼神中透出惊恐。

    过了片刻,才有仆役匆忙上前将他搀扶起来。

    喀和布惊魂未定,四下一扫,除了管家,护卫,还有两人被飞来之兵杀死,他胸中怒气勃发,狠狠瞪向了宋明镜:“你——!”

    一个字吐出,接下来的话就噎在了喉咙里。

    迎着对方平静的眼神,喀和布只觉毛骨悚然,虽然身边还有几名护卫,却没有丝毫安全感。

    宋明镜叹息道:“刀枪无眼,却是没想到殃及池鱼,这就是我的过错了,还望恕罪恕罪。”

    喀和布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不怪不怪,少侠武功高强,只怪他们太无能。”

    宋明镜又转向台下一众江湖人,说道:“还有没有谁愿意上台赐教一二?”

    台下众江湖人皆是噤若寒蝉,吞咽着唾沫,盯着那几名先前被打下台的人,此刻都是横躺于地,没有了气息。

    哪怕是亡命徒,但遇到了这等狠角色,心头也是发憷。

    随即宋明镜朝孙安儿一招手,跃下台去,这次堵在街道上的一众江湖人犹如惊弓之鸟,纷纷退避。

    直到宋明镜一行人消失在拐角,喀和布狠狠将身旁仆役推倒在地,面色阴沉得可怖,冷声道:“去给我查查那小子的底细,若不将他碎尸万段,难消老夫心头之恨!”

    除了喀和布,另一处酒楼上也有两道目光紧盯着宋明镜等人离开。

    “老师,你觉得我能不能借用此人的力量来铲除喀和布?”

    说话者乃是新任广州知府袁天佑,他约莫三十五、六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接替前任,到任广州还不到一个月。

    袁天佑本欲大展拳脚,在任期内做出一番成就,以图在仕途上更进一步。

    可等他真正坐到广州知府的位置上,才发现其中之艰难,手下各级官吏贪污枉法,官商勾结掣肘。

    其中尤以喀和布背靠广州将军,声势最大,几乎将他架空为傀儡,没有半点实权可言。

    是以袁天佑做梦都想除掉喀和布。

    袁天佑身边一灰衣老者捋着胡须,面色沉吟,摇了摇头:“你是杨侍郎的门生,与两广总督孙大人并非一系,要借用总督府的力量怕是很难,但也不是不能一试。”

    袁天佑神色阴沉:“老师,我或许也可以招揽一些奇人异士为我所用。”

    灰衣老者看了他一眼,点头道:“此法可行,但却万万不能留下手尾,否则遗患无穷。”

    袁天佑目光移转,盯向喀和布所在的酒楼,面上泛起一抹冷冽的杀机。

    而此时转入左侧街道,孙安儿也对宋明镜道:“喀和布此人睚眦必报,你今日这般羞辱他,他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知道我来广州的目的,相比起我要做的事,区区喀和布又算得了什么?”宋明镜神情淡然。

    “能不做吗?你应该明白一旦事败,非但你我难以活命,更会被牵连家族亲友。”孙安儿白皙玉容上透出忧虑。

    “放心!我既然这么做,那自是有几分把握,即便不能成事,全身而退也是轻而易举。”

    宋明镜道。

    他是有这自信的,一旦掌控两广之地,以这两省的财富人丁,整合起来,哪怕立即起兵,满清想要镇压下去都非短时间内所能办到,起码也得三、五年之功。

    若是大事不成,孙家也可举族迁往南洋之地避祸,大不了等他将来实力大涨以后回来平推。

    何况,宋明镜也没想过立即起兵。

    来到这方世界,想要改变这个时代是一方面,但他掌控两广的目的,主要还是为了方便搜罗江湖各门各派的武学秘笈。

    现在只差把他那位便宜岳父,两广总督孙复耕拉下水了!

    半晌后,宋明镜,孙安儿等人终是抵达孙府。

    早有孙府管家,下人在外迎候着,孙安儿命人将那些武当弟子以及一百多名官兵带下去安排。

    足以让自己抄家灭族的投名状被宋明镜握在手中,他们哪还敢有半点反抗的念头,都顺服的去了。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老爷这段时间可是很担心你。”孙府管家朝着孙安儿躬身施礼,又看向了宋明镜,脸上泛起疑惑:“这位是——。”

    孙安儿略一迟疑,说道:“他是武当……。”

    孙安儿才刚出口,宋明镜已是踏前一步,握住了她的手掌,洒然笑道:“我与安儿一见钟情,定下终身,今日特来拜见岳父!好了,你在前带路吧!”

    “什么?”那老管家在孙府待了三、四十年,也算是见惯了大人物,久经风浪,此刻却是一脸的目瞪口呆。

    呆了片刻,又瞧向孙安儿,只见自家小姐垂下头去,脸颊酡红,老管家心下就是一突:“完了!老爷这下怕是要气得七窍生烟了。”

    却也不敢多话,忙为宋明镜开路。

    没过多久,宋明镜被带到了府邸内一座大厅中,厅内正坐着一位五十岁许,颔下一绺长须,相貌颇有几分威严气度的男子。

    他正低头读着半卷书,身侧茶香袅袅,似乎没察觉到宋明镜,孙安儿的到来。

    孙安儿低着头,紧抿嘴唇,一语不发,像是个犯了错的小学生,亦步亦趋的跟在宋明镜背后。

    宋明镜明显能感觉得到她手心湿润,微微有些颤抖,显得颇为紧张。

    宋明镜脚步一沉,落步有声,立将对方惊醒,蓦地抬头:“安儿——!”

    紧接着目光落到宋明镜身上,声音戛然而止。

    孙安儿怯生生道:“爹!”

    宋明镜反而是笑了笑,迈步上前:“小婿宋明镜,拜见岳父!”

    “岳父?!”孙复耕张大了嘴巴,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声音竟有点结巴:“你叫老夫什么?”

    宋明镜笑道:“我与安儿一见倾心,定下终身,今日上门特来求亲,还望岳父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