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乾龙战天 > 第五四七章 开门立派
    雷副掌事有些吃惊。之前见沈云的目光一直在那四个大红点上流连,他以为沈云会从那四处里选一个。不想,最后的选择却是这一处。

    这一处……唉,这种荒蛮之地,再大又有什么用?简直是糟蹋银钱啊。

    抬眸看了一眼沈云,他心道:这家伙是故意的吧?八成是青木派得罪了他。

    不过,面上没有显出来。他例行公事的询问:“你确定了吗?”

    “嗯,就是这里了。”定下来后,沈云越看越是喜欢。山地又怎样?偏僻又如何?地头大啊!

    雷副掌事没有再说什么,递上手里的开山黑木令:“请!”

    沈云双手接过,按照流程,在令牌的正面用灵力写上“青木派”三个字,然后,插在选中的那处红点上。

    有些意思。石案看着**的,然而,黑木令碰到案面,却象是碰到了软面团,一下子便没入了一小半。沈云挑了挑眉头,稍稍用力。转眼的工夫,整块黑木令都没入案面,不见了。

    原本一闪一闪的红点也跟着令牌一道消失得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沈云感觉自己的头脑里出现了一大片连绵起伏,笼着浓浓的迷雾的山峦。

    除此之外,他的心里还多了一些信息:西南方,云雾山脉,方圆一千三百余里。

    不用说,这便是他刚刚在仙门置办下来的田产。

    我的天帝老爷!方圆一千三百余里!在仙山拥有了一整条山脉!我真的在仙门开门立派了!沈云感觉就象在做梦一般。

    “成了。”雷副掌事笑嘻嘻的抱拳道贺,“恭喜贵派成为仙门的一员。”

    “同喜。”沈云暗中掐了一下自己的左掌心,抱拳回礼。

    他从来不相信天上有掉馅饼的好事。所以,在前两天来省城的时候,便将祖师留下来的金银给赵宣,令其叫清风堂的人分散开来,在省城,以及周边的县镇的银号钱庄兑换成了大额的通用银票,收在百宝囊里。

    不用雷副掌事开口,他主动从百宝囊里拿了一千五百万两银票出来,双手奉上:“请查收。”

    以筑基期修士的目力,象寸把厚的这样一扎银票,只要看一眼,便能知道详细的数目。是以,雷副掌事接过后,看了一眼,直接纳入怀中。然后,一伸右手,宽大的袍袖轻轻拂过案面。

    红点闪烁的地图顿时消失不见。

    “仙门之下的门派都有自己的出入令牌,以便识别门下弟子,以及门下弟子在仙山行走。不管是哪一等级的门派,出入令牌的样式都是由仙门统一规定的,不同的是正面的门派题名。通常是由各门派自行题写。”他从案头拿过一张纸,平铺在案面上,又向着悬挂着数只毛笔的竹笔架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沈道友,请蘸了盒中的金粉,在纸上为贵派题名。字体不限,沈道友喜欢就好。我好为贵派的制作出入令牌。”

    沈云闻言,哪有不从之理?当即取下一只笔,在铺有金粉的小木盒里蘸了蘸,提笔在纸上写下“青木派”三个字。

    在提笔的时候,他本打算摹写祖师在玉简里惯用的簪花体,以此向她老人家致敬。但是,临到落笔时,却又改了主意——祖师她老人家的簪花体自成一派,秀美之中,不失古朴大气。可是,她老人家身前为天神宗之五大护法长老之一,是当时知名的大能。谁知道现在的仙门之中,有没有老怪物还记得她老人家的字迹呢?想到这里,他在心底里叹了一口气,心道:罢了。没必要搞这些形式,为青木派招来不期的风险。

    于是,他用上了去年才练起来的飞白体。

    待到字成,雷副掌事在一旁看着,禁不住抚掌大赞:“好字!沈道友之字,行云流水,飘逸大气,实在是难得。”

    “过奖了。”沈云放下笔,笑着抱了抱拳,“有劳副掌事。”

    “好说。”雷副掌事拿起纸,又欣赏了一会儿,这才对沈云说道,“沈道友请在这里宽坐片刻,我去去就来。”

    沈云只能遵从。

    而雷副掌事拿着纸,没有直接去东跨院做出入令牌,而是遵照大师兄的吩咐,先去了正房。

    “大师兄,这便是那沈云的字。刚刚,我亲眼看他写的。”

    掌事从袖袋里取出一张纸来,在桌面上摊开。

    纸上拓印着一道平安符。如果沈云在这里,一定能立马认出来,这是他初到仙都那会儿画的平符。

    掌事接过雷副掌事手里的题字,将两样并排列在一起。

    “不管是运笔的力度,还是习惯,都没有相似之处。”仔细的对比之后,他笑着摇了摇头。“果然只是同名同姓同籍贯罢了。”前两天,沈云头一次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给表侄传了讯。不想,表侄正在做任务,至少也要七天之后,方能起程赶过来。没有办法,他只好想出核对笔迹这个法门。现在看来,真的只是巧合。

    “以后,沈云,还有青木派,与其他凡人门派等同视之,无须特别关注。”他随手将题字揭起,还给了雷副掌事。

    “是。”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雷副掌事去而复还,带回了一面青木派的出入令牌。

    他告诉沈云:“就是在凡界,也能用此令牌联络仙门的各理事处。以及,向仙府展示仙门弟子的身份。”

    沈云要的就是这句话。欣喜的双手接过。

    雷副掌事又道:“仙门有规定,任何门派不得私自制作出入令牌。这一枚,是仙门送给贵派的见面礼。以后,贵派需要再做出入令牌,必须执此令牌去长老会申报。每一枚令牌,长老会仅收两块灵石的成本钱,便宜得很。”

    两块灵石?兑换成银子,就是两千两啊!还不包括兑换税。突然间,沈云觉得手里的出入令牌变得沉甸甸的,压手得很。还有,谁说修士视钱财于无物?明明是句句不离钱财嘛!

    “请问,这里可以兑换灵石吗?”想到这里,他试着问了一句。手里头的灵石只剩下十几块了。一旦灵石用尽,庄子里的阵法便成了摆设。

    “换啊。”雷副掌事没让他失望,“九千五百两银子兑换一块下品灵石。可以随意挑选属性。”

    闻言,沈云更加确定了,仙门真的是在大举圈钱。

    奇怪的是,金银等物明明于修行没有半点用处,仙门要圈这么多的真金白银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