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六朝仙侠传 > 第45章 上古遗迹
    司马炎不仅认同了王浑和王戎的举荐,还直接任命了周处的官职。

    不过以王浑和王戎的地位,二人联名举荐一人,即便此人没有真才实学,皇帝也会首先重用的,这便是世家门阀的力量。

    洛阳城已初现繁花似锦之象,如今天下一统,四夷臣服,皇帝节俭勤勉,上行下效,整个中土神州欣欣向荣。

    洛阳西南官道上,有一辆马车出洛阳向西南而行。马车后跟着数十奴仆家眷,再后面还有五百军容整齐的军士。

    周诚骑着黑驴行在马车一侧,而车厢之中,便是周处与乔语薇,还有乔语薇怀中沉睡的婴儿。

    就在乔语薇产下女儿后,皇帝任命周处为广汉太守的旨意也跟着下达。

    周处在洛阳做了一番交接,又被皇帝司马炎接见了一次,便启程前往蜀地广汉郡赴任了。

    车厢之内,周处坐在乔语薇身侧,时不时的看向她怀中婴儿,脸上露出慈爱之意。

    乔语薇的身体外,此刻有一道无形的光幕笼罩,让她整个人都微微悬浮在车厢之中,使她感受不到一点马车的颠簸。

    “夫君,我看诚弟这几日好像有些不高兴的样子,他恐怕是不喜兰儿吧?”乔语薇低头小声说道,目光落在自己女儿脸上。

    周兰,便是周处之女的名字。

    一个极其普通的,如同邻家小妹般的名字。

    周处微微一笑,伸手抚摸着乔语薇的秀发,目光也落在沉睡的周兰脸上。

    “兰儿如此可爱,将来一定是一个像她娘一样的绝色美人,如此人儿谁人不喜?诚弟有时候就是古板了些,说不定以后他比咱们做父母的还疼爱兰儿呢!”周处笑着说道,他自然明白周诚心中所想,只是对此却毫不在意。

    “唉....诚弟忠义,我们此生怕是难以报答了.....也不知盖丽娘能否找到《补天诀》,希望她们还有再见之日吧!”乔语薇轻轻叹息一声。

    周诚与盖丽娘的事,乔语薇她们已经知晓,在为周诚惋惜之余,更是感动周诚的忠义。

    长生与爱情,任何一样都是可以让世人放弃一切疯狂追求的,但是这两样都被周诚同时放弃了。

    “所谓好事多磨,若真是命中有缘,他们自然还会再见的。咱们不也是经历波折才走到一起的吗?”周处一脸笑意的看着乔语薇,对于周诚与盖丽娘之间的感情,他倒是有不同的看法。

    乔语薇嫣然一笑,继续开口说道,不过这一次说的便已不是周诚和盖丽娘了:“对了,夫君对那女娲大神,还有《补天诀》可有了解?还能记起多少?”

    “不知道,只隐约感觉到,女娲大神或许是超越大罗金仙的存在.....”周处摇了摇头,一脸凝重的说道。

    车厢内一时陷入了沉默,乔语薇低头沉思,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

    自从她生下周兰之后,整个人也与往日有了些许不同,对修道之事不再那么关心,一些连周处都不知道的事,似乎她却能隐约想起些什么!

    洛阳至广汉,不仅路途遥远,而且道路艰难,这一路下去少说都需月余时间。

    就在周诚等人向广汉而去的时候,盖丽娘御剑飞行早已到了苗疆一带。

    苗疆,这个代表着蛮荒神秘的名字,对中原百姓来说,就是一片死亡绝地。

    这里多丘陵山地,山势连绵起伏,常年瘴气丛生,各类毒虫猛兽遍地。

    而生活在这里的土著之民,也大多过着茹毛饮血,部落群居的原始生活。

    “找到了....就是这里....”苗疆一处不知名的山脉上空,盖丽娘脚踏飞剑,看着脚下古怪的地形脸上喜形于色。

    在她脚下有一片怪异连绵的山势,山势耸立看上去像极了一尊巨鼎,只不过一般的鼎多为三足或四足,但看这山峦的样子,却像是有五足。

    盖丽娘飞剑落下,落在了这片古怪山峰下,从下望上去,只能看到巨大的五座山峰,山峰高耸入云,那鼎身已经隐于云层之后,在地面根本无法看出这片山势是一尊巨鼎。

    “东南一峰,高一百四十八丈处,有巨石凸起,沿石而入,则见其洞....”盖丽娘口中小声说着,人也按照口中方位开始行进。

    果然她的目光望向身前山峰,在那一百多丈的地方看到一块突出的巨石。

    盖丽娘没有驾起飞剑,直接脚下发力,人就如羽毛一般向上飘去,很快便落在了巨石之上。

    巨石延伸进山峰之中,盖丽娘顺着巨石而行,很快便走入山腹,入口则是一个石洞,里面就像是天然形成的石洞,毫无人为开凿痕迹。

    盖丽娘一步步缓步走入山腹,鱼肠剑丸悬浮头顶,血红的剑光照亮了石洞通道。

    石道盘旋蜿蜒,走了半柱香时间还未见到尽头。

    盖丽娘感觉,整个石道像是一个螺旋形,而自己则是不断向上行走,通道似乎通向了云层之上的那一部分山体之中。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盖丽娘才停下脚步,她的眼前已经无路可走,前面一块略显光滑的石壁便是尽头,上面似有浮雕图案,像是人工雕刻过一般。

    浮雕斑驳,似乎受岁月侵蚀,已经难以辨认,只是隐约其上,似有天地、巨鼎、神龟、飞天的女仙等形象。

    “去....”盖丽娘对着石壁轻呵一声,指尖一指,鱼肠剑丸便化作一道剑光向石壁斩去。

    “咣当....”剑光斩落,发出一声轻响。

    无坚不摧的剑丸,却没有给石壁造成丝毫损伤。

    盖丽娘见此情况,面上反而一喜,接着她神念透体而出,朝着石壁涌去。

    神念如潮水涌向石壁,可是当神念进入到石壁后,既没有让盖丽娘察觉到石壁后的情形,也没有神念被阻挡的感觉,而是如泥牛入海,神念仿佛被某种神秘力量消融了一般。

    “好古怪的结界.....果然与族中先辈记载的一模一样.....”盖丽娘神色郑重的看着石壁,脑海中回忆起家族中关于此地的记载。

    盖丽娘认真的看着石壁,而后缓缓后退,头顶鱼肠剑丸开始剑光大放,不断的分化出一道道血红剑光。

    这些剑光有规律的分布在盖丽娘头顶,一个小周天星辰剑阵渐渐成型。

    随着剑阵成型,石洞之内剑气肆虐,恐怖的威压开始如潮水般向石壁冲刷而去,而后剑阵如同一方磨盘,滚滚转动间开始碾向石壁。

    “轰隆隆.....”石壁中响起震耳欲聋之声,剑阵与石壁摩擦发出巨响,仿佛两座山岳在相互倾轧,剑阵转动之间,石壁上终于有了细微变化。

    一丝丝微不可查的粉末脱落,虽然极其细微,却表明石壁正被剑阵消磨。

    剑阵自动运转,力量生生不息。

    过了许久之后,盖丽娘索性盘膝坐在了石壁前,静静的等着剑阵消磨石壁。

    而她这一坐下,脑海中浮现的,却全部是周诚的影子。

    “周兄啊....恐怕你已经成了丽娘的心魔....”盖丽娘面上露出无奈一笑,她也索性随心,既然想到了周诚,便从一开始一点一滴的回忆起来。

    这一坐,连盖丽娘都不知道究竟过去了多久。她只记得耳中只有剑阵与石壁摩擦的声音,脑海中只有周诚过往的一举一动。

    或许过去了十天半月,也或许是三五月。

    忽然石壁之上出现一条只有蛛丝粗细的裂缝,裂缝虽然细小,却从中散发出一道五色神光。

    神光一现,瞬间充斥了整个石洞,不过也是一闪即逝。

    只是五色神光消失后,原本盘坐在石壁前的盖丽娘,还有那巨大的剑阵都已不知所踪。而那石壁又恢复到盖丽娘初到此地时的模样,仿佛这里什么都没发生过。

    寂静的如亘古未变....

    当盖丽娘察觉到自己已经不在石壁前的时候,她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身处在另一片空间之中。

    这里空间不大,只有百里方圆,同样充斥着五色神光,使得整个空间并不黑暗。

    盖丽娘放眼望去,发现大地一片荒凉,入眼处大地支离破碎,仿佛受到了什么恐怖力量的冲击,形似那种天地破灭时的景象,只是就在大地即将沉陷破灭时,又被突然阻断,才遗留下这一番凄惨之景象。

    除了这荒凉破碎的大地,盖丽娘还看到一个足有十余里大小的巨大龟壳躺在荒凉的大地上,那龟壳的样子隐约与石壁上神龟有些相似。

    盖丽娘小心翼翼的接近巨大龟壳,她没有伸手去触碰,而是以鱼肠剑丸轻轻的触碰了一下龟壳。

    就是这轻轻触碰之下,从触碰的位置一道裂缝出现,而后迅速延伸蔓延,龟壳布满裂纹,最后尽化为一堆骨灰轰然散落。

    “这....”十余里大小的龟壳瞬间化为灰烬,这种震撼令盖丽娘都有些措手不及。

    烟尘扬起,五色神光都被遮挡。

    又过了许久,当灰烬完全落定,盖丽娘发现,原来龟壳之下还有一座祭坛,一个五足的铜鼎摆在祭坛中央,这尊铜鼎却没有因为岁月的侵蚀而腐朽。

    “这是一片被分割的远古遗迹.....难道那五足鼎就是记载《补天诀》所在?”盖丽娘的心中生出许多猜测。

    神秘的空间,无处不在的五色神光,还有超乎想象的巨大龟甲,即便那祭坛上的五足鼎,不是记载《补天诀》所在,也绝非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