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死神相伴的灾难生活 > 第十九章 渡江小惊心
    潘江边上,标志性的建筑物新月大厦矗立在一众比它第上十几层的高楼之中,鹤立鸡群的感觉更加彰显地这个集团非同一般。

    没错,新月集团,潘江市第一产业集团,国家级重工企业,即便是在世界上也是排的上名号的存在。

    实力如此雄厚的企业,在它之中,更是有着对普通人来说未曾听闻过的异能者支撑着,着更是让这个企业的各种行动无比顺利。

    新月集团,位于顶楼第55层的办公室中,一名头发灰白的中年男子正坐在一张皮椅之中,黑色的镜框后隐藏着一双饱含睿智,精细,以及深藏不露的野心的漆黑双瞳。身后的窗户将宽广的潘江以及对岸的一切一览无余,位于此地,简直是凌驾于潘江市的一切之上。

    手上把玩着一只造型奇特的面具,面具上布满了獠牙,以及一双宛如铜铃的眼镜,十分的狰狞,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用来表演的舞台道具一般。

    “扣扣。“

    “进来。“

    低声应道,中年人头都没有抬一下,专心致志地看着手中的面具,似乎这个面具上有着什么东西在无可救药地吸引着他。

    打开门后,一名穿着黑衣的男子走进办公室内,黑色的长发遮住了他半边脸庞,而在另外半边露出来的脸颊上,显露着一个罗马数字——ii。

    七人众第二子,闫凤!

    “老板,那边传来了消息,七号的行动失利,不过限制住了姚墨的行动,五号争取到了时间,将名彦控制在市区内的百货商城中,现在正在等候下一步的命令。“

    向着面前的中年男人行了一礼,闫凤低声道。

    将手中的面具放下,中年男人从皮椅上转了过来,微眯的双眼盯着在自己面前躬身的闫凤。

    “也就是说,两个人都没有完美打到预期的效果?“

    听着那平淡的声音,闫凤的心头猛然一紧,急忙压低身子说道:“虽然是这样,不过他们所做出的贡献在属下看来已经足以制成后面的计划,若是老板您觉得不满,就让属下亲自出马解决后面的问题!“

    “哼,这是换人的问题么。“淡淡地哼了一声,中年男人手指轻轻地扣着桌子,“听好了,告诉六号和四号,至少把名彦那个小子给我解决了,否则的话,他们就不用回企业里面来了。“

    “明白!我会转告他们!让他们尽力!“

    “不是尽力,是务必成功。“

    “是!务必成功!“

    向面前的人大声的保证之后,闫凤在获得离开的许可后,步伐略显僵硬地走出了办公室。

    “嘶……呼……“

    长长地舒了口气,闫凤伸出手擦去额头上的冷汗。

    无论何时,他们的这位上司都是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与他说话的时候就好像是一只被更加强大的怪物盯着的狮子,即便有着强大的实力也不敢在对方面前显露出来,而这就是他们的“老板“,让他们卖命的存在,金尧叹。

    “呵,就是这样的人,才有值得我卖命的价值。“咬牙一笑,闫凤整理了一下衣着,朝着集团楼下走去。

    隔着巨大的窗户,金尧叹望着企业楼下的那些建筑,就像是臣服在自己面前的众生一般,随后抬起目光,直射向江对岸的远方。

    “许小姐,这次可就是你自己不自量力了。“

    ……

    越过树林,林晓与妮娜两人抵达了潘江岸边。

    “喂喂,我说这船真的行么?“望着面前那一条看上去破旧的差不多可以放进博物馆中的木船,林晓问道。

    妮娜一句话都没有说,径直走到船上,四下环顾了一会儿,随后坐了下去。

    “咔嚓!“

    朽木断裂的沉闷声响起,只见原本坐在面前的妮娜忽然间从眼前消失,林晓大吃一惊,急忙跑到船边问道:“喂!妮娜,没事儿吧?“

    只见那船上用来坐人的木板已经断成两截,而妮娜则是躺在船舱的正中央,微白的嘴唇中发出轻微的哼声,原本一直没有表情的脸庞此刻似乎是因为摔到了头而变得看上去有些迷茫。

    “喂,妮娜,还好吗?“

    有些担心地望着晕乎乎的妮娜,林晓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忽然间,嫩白的小手猛然扬了起来一把将林晓的手掌打到一边,随后妮娜从船舱中爬了起来,坐在船舷之上。

    “嗯,很结实。“一脸的平静,妮娜淡淡地说道。

    结实个鬼啊!这玩意儿妮娜的小身板儿都能坐断了,更别说再加一个林晓上去了。

    难不成第一次执行这种任务就得游过去?别开玩笑了,林晓可是很清楚自己是一个十足的旱鸭子啊!

    无视掉张牙舞爪地进行无声抱怨的林晓,妮娜转头望着茫茫的江对岸,平淡地说道:“把船退到水里,草履虫。“

    ……???

    肢体动作凝固了一下,林晓有些发愣地望着面前背对着他的妮娜。

    草履虫……是在说自己么?不过看起来周围也没有其他人应该就是在说自己吧……

    什么时候退化成单细胞生物了啊喂!

    按捺下心中的不快,林晓伸出手支撑着破旧的船身,一点点地将它从岸边推到了江里。

    “啊……为什么要来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不想走桥坐观光船过去不好么?“林晓抱怨道,这么一艘破船,完全起不到一点隐秘的效果嘛,反而更加显眼了。

    “闭嘴,划船,变形虫。“

    “……“

    面对这个家伙林晓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得不情不愿地抄起靠在船边的木桨,跳到船上后狠狠地划了起来。

    伴随着水流的哗哗作响,船身开始在江面上龟速前行着,缓慢地朝着江对岸漂了过去。

    “我……我说,我从没有用过这玩意儿,根本划不快啊,等到了对岸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能不能去回去坐人家的船过去啊?“不到五分钟,林晓便因为用力过猛而满头大汗,喘着粗气对妮娜说道。

    背对着林晓沉默着,片刻后妮娜转过身来盯着林晓,漆黑如同无月之夜一般深邃的瞳孔中流动着淡淡的奇异光芒,与林晓四目交集片刻后缓缓地开口说道:“你很会划船,你是世界上最会划船的家伙,你的船跑的比车还快还能飞天。“

    “……“原本被妮娜盯着还有些发窘的林晓蓦然之间,原本神采奕奕的双眼失去了光泽,宛如被控制住了一般双手捏起船桨。

    “哗哗哗哗!“

    原本龟速行驶的船此刻变得如同一只在海里飞速前行的鲨鱼一般,目力所能及的那遥远江岸仅仅用了五分钟便抵达。

    “唔,干的不错,眼虫。“

    站在岸边,整理着被风吹的有点乱的头发,妮娜平淡地说道:“不过为什么没有飞起来呢,难道我的能力减弱了么?“

    “开什么玩笑啊!催眠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把船从河里开到天上去啊!“趴在地上喘着粗气,浑身大汗淋漓宛如从河里被捞出来一般的林晓大声说道,“不要这样乱来啊我差点就脱力死掉了好吗?“

    “单细胞生物能尽所能工作就不错了,反正只要会长努力寻找替代品就行了。“看都没看林晓一眼,妮娜将长发拂到身后,淡淡地说道。

    这家伙……

    稍微缓了会儿气,林晓从地上爬起来问道:“喂,接下来我们要去哪儿?“

    “单细胞不要提问,跟着我就行了。“撇了林晓一眼,妮娜转身顺着江岸朝着前方走去。

    “喂,你们两个等一下。“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从他们的头顶上传了过来,顺着草坪斜坡望上去,看见站在上边路边的人,妮娜一直平淡地宛如电脑一般的白皙脸庞忽然抽动了一下。

    “我说,你们两个。“

    站在斜坡之上的,是一名穿着短袖衣与运动短裤的棕色短发少女,看上去似乎要比林晓大上一两岁的样子,只见她盯着两个人,脸庞上一片严肃之色,给人一种无法接近的冰冷之感,而在这时,她开口道:“你们两个,是异能者吗?“

    ……

    市区边缘的某处,在一栋无人居住的高楼顶上的安全屋内,穿着白大衣的良月正带着耳麦坐在里面,完全封闭的房间内设置满了大小不一的各种显示屏幕,上面展示着潘江市内各个重要区域此刻的情况。

    “被包围?怎么一回事?……嗯……我明白了,你们在那边先支撑一会儿。“

    脸色严肃地进行完一个阶段的通话之后,良月伸手将面前众多按钮中的一个摁下,然后又按下另外一个。

    “曹仲,进来一下。“

    话音落下不到两分钟,完全封闭的安全屋裂开了一道缝隙,在良月的身后一张只容一人出入的门被打开,屋外的光线顿时照射进屋内,让人感觉到这里还是存在于现实世界中的。

    “有什么情况么,良月?“

    出现在良月身后的是一名穿着背心身材高大壮硕的短发青年,只见他进入安全屋后便迅速地关上门,然后望着良月问道。

    将耳麦摘了下来,良月从椅子上转过身说道:“名彦那边出了问题,因为没有及时撤离,现在攻坚组一半人包括名彦和梁丰都被困在市中区北岸路的百货商城之中,而且新月七人众的第六和第四目前都在场。“长长地吸了口气,良月站起身来双手插在口袋之中凝视着屋子内的某一点。

    “情况不容乐观啊。“

    听完良月的话之后,曹仲脸色顿时大变,惊愕地说道:“什……名彦被困住了?这怎么可能?他的实力可不是七人众中随便出来一个人技能拦下来的啊?“

    “就算来三个人,只要他想跑没人拦得住他,只不过他似乎是求功心切了。“捏着鼻梁,良月的脸色看上去略微疲惫,沉默片刻后开口道,“若是失去名彦的力量,不说这一次的任务会失败,对以后的协调会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所以说,这一次的计划要做出一些改动了。“

    “你是说……“

    “可能要使用备用方案,曹仲,你和你的支援组做好准备,在最后时刻之前避免战斗的想法可能无法实现了。“拧起眉头,良月一脸严肃地望着曹仲说道。

    沉默片刻后,曹仲粗犷的脸庞上露出毫不掩饰的笑意,豁达地说道:“哈哈,这样也好啊,我们组里的人也早就想要活动身子了,若是要进行任务,尽量让我们出马!“

    微微点了点头,良月拿起放在一边的耳机说道:“这样就好,我联系一下会长说明情况,顺便看看韩飞那边的情况……“

    就在良月准备坐下的时候,忽然间房间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随后一个声音在外面大声喊到:“不好了!曹仲组长!良月组长!新月的那些家伙打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