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武天罪 > 第十章 守护骑士
    看到是尼古拉教皇开口,众人一愣,无比震惊,包括那些红衣大主教,唯有哈德罗斯一愣之后微微一笑,似乎早已料到。

    由教皇亲自执行洗礼,这不仅仅是莫大荣光的事情,更重要的是其背后的意义。

    第一,他将不会是任何派系,而是直接隶属教皇,如同他的嫡系。其次,尼古拉教皇的眼光是名声在外的。

    这么多年了,但凡被他夸奖认可过的,就没有一个籍籍无名的,而经过他洗礼的,都成了天下鼎鼎有名之人。

    此前,他执行过洗礼的人,哪怕身份再低也都算的上是没落贵族。在他手中唯一一个接受了洗礼的平民,如今更是名动天下:神骑士马尔斯。

    如果今天这事情真的执行了,那意味着秦少孚将成为马尔斯之后第一个接受教皇洗礼的平民。

    “冕下,三思啊!”

    龙卡利主教最先反对:“他不过是一个平民,还是……东方人后裔,怎么能让你亲自来给他做洗礼。”

    “正是。冕下,他直接成为勋爵骑士,本就有些不妥。”法比奥主教也是反对:“虽然也有勋爵骑士是通过完成教廷任务增加功勋的,但仅仅杀了一人,甚至可能是捡了别人杀后,落下的人头,就成为勋爵骑士的,只有他一个人了。”

    “如果还让冕下亲自执行洗礼,怕是会让骑士们不服啊。”

    不仅仅是两人,其他主教也是开口附和,各自理由不同,便是安德鲁主教也皱眉,似乎不曾想到会是这个情况。

    等到人声鼎沸之时,尼古拉教皇抬了抬手,议事厅又是立刻安静下去了。扫视了所有人一圈,再不紧不慢的说道:“当年我给马尔斯洗礼的时候,反对的人比今天还多,那天还有王室在。”

    “当年我给马尔斯洗礼的时候,环境比今天差多了,是马棚里面。因此,我还安排马尔斯去当了三年的龙夫,身份可比勋爵骑士差多了……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有人再开口,更没有人再反对。不仅仅是因为尼古拉教皇说的合情合理,更因为他愿意解释,就意味着他主意已定。

    教皇代表了神,教皇的意思,就是神的意思,神要做的事情,凡人不可以反对。

    “准备一下,开始吧!”

    随着尼古拉教皇的吩咐,马上有人开始准备。

    “秦少孚,你上来!“

    听到尼古拉教皇喊自己,秦少孚忙是极为恭敬的沿着石台走了上去,在尼古拉教皇面前站定。

    “白玉兰圣女,上来!”

    听得宣令,圣女也沿着石台走了上去,在秦少孚身边站定。

    “过来一步。”

    尼古拉教皇拉着圣女超前走了一步,在他身边站定,然后说道:“每一个圣女,都该有两名守护骑士,由你们自己挑选。今天,我想代替你挑选一个,你看如何?”

    圣女一愣,马上领会意思,没有多加犹豫便是点头说道:“不胜荣耀。“

    也许阿萨德不是秦少孚所杀,但她还是记得在那个危机时刻,是这个男人站了出来,更记得在与阿萨德谈条件的时候,是这个男人优先给了自己生存的机会。

    他今日也许不是强大的守护骑士,但绝对是一个勇敢无畏的骑士。

    尼古拉教皇再与秦少孚说道:“你有东方人的血脉,与白玉兰圣女缘分不浅,她是来自林湖盆地的华夏人。今日,我想请你作为她的守护骑士,不管光明黑暗,不管战争和平,不管生老病死,永远保护她,你愿意吗?“

    听到前面尼古拉教皇与圣女说话的时候,秦少孚就已经知道将发生的事情。这几个呼吸时间,他已经在脑海中想了许多。

    一个向往成为骑士的人,守护骑士的意义,他自然清楚。这是一种半效忠的效忠方式,从此两者的命运牵连在了一起。

    在平常时刻,骑士会做自己的事情,为自己的命运奋斗,当效忠的对象有需要的时候,骑士将不惜一切代价去保护她。

    被效忠者并不一定是身份不凡,有许多骑士也会因为遇到一个美丽的平民女子而心动,因为想要保护她而宣誓效忠。

    但多数被效忠者都是高贵之人,王公贵族,男女不限,他们会给予守护骑士更多的机会,如此守护骑士也将得到更多的权力来保护他们要守护的人。

    突然之间,自己将成为一个圣女的守护骑士,见证人还是当今的尼古拉教皇,秦少孚一时有些缓不过来。

    等到尼古拉教皇再次询问的时候,秦少孚连连点头:“我愿意。“

    他有东方人的血脉,将成为骑士,白玉兰圣女是华夏人的圣女,本就是他该保护的人。

    此时,已经有人端上盛着圣水的金瓶,在一旁候着。

    尼古拉教皇看着秦少孚点了点头:“开始了。“

    等秦少孚单膝跪下后,尼古拉教皇就拉着白玉瑶的一只手放在了他的头顶。

    “我,尼古拉,光明神辉照耀下,教廷第一百零五任教宗,圣灵法杖的保管者,教廷的领导者,奉圣父、圣子、圣灵之名,在众人面前为你洗礼。“

    “从今天开始,你是否愿意接受光明神为救世主,归入光明神的门下,并按着圣经的教训过圣洁的生活?“

    “我愿意!“

    “你相信主的宝血能洗净你的罪吗?”

    “我相信!“

    “你愿意与主同钉十字架,同埋葬,同复活吗?“

    “我愿意!“

    “你愿意保持骑士的美德,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诚实,公正,灵魂吗?“

    “我愿意!“

    “你愿意遵守骑士的法规,不为财富,不为自私,只为公义与公理而战,只为需要我们保护和帮助的人而战吗?“

    “我愿意!“

    “你愿意成为白玉兰圣女白玉瑶的守护骑士,不管光明黑暗,不管战争和平,不管生老病死,永远保护她吗?“

    “我愿意!“

    “愿光明神保佑你!“

    尼古拉教皇与圣女将手收回,再揭过金瓶,将圣水从秦少孚头上缓缓倒下。

    当圣水接触到头发的那一刻,秦少孚牙关猛的一咬,浑身一颤。

    他不是没有见过洗礼,维克多是个牧师,不知道给多少人做过洗礼。他也接触过圣水,这种以圣为名的水,其实就是普通的水。

    但今日不同,这水淋下后,竟是仿佛沸水一般。并非温度的缘故,而是里面蕴含了一种力量,似乎是圣洁的力量与自己格格不入。互相排斥的力量,痛到了灵魂深处,令他苦不堪言。

    圣女感觉到了他的情况,忙是问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

    秦少孚倾尽了所有的毅力忍着,哪怕是那样的剧痛,也绝不让自己失态。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维克多给人洗礼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骑士的机会就在眼前。一旦自己表现出了不适,就会认为是异端,别说成为骑士了,甚至连命都保不住。

    尼古拉教皇没有感觉出什么,口中念着祷告的话,将圣水浇完,这才重新坐回金色玉座。

    “恭喜你,勋爵骑士……秦!“

    秦少孚忙是半跪低头行礼,以掩饰他此时因痛苦而苍白的脸色:“多谢教皇冕下!”

    尼古拉教皇点了点头,再看着那些红衣大主教,慢慢说道。

    “这一次的天使圣灵降临名额,我要最后一个,给……勋爵骑士秦。“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已经走到门口正要离开的哈德罗斯听到此言也是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便是头也不回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