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355章 难以战胜的炼奴
    齐浩很懊恼,刚才还觉得妖儿表现的不错,这怎么一下之间说翻脸就翻脸呢?



    没办法,只能回魂了,并不是他圣母,只是作为一个灵医,齐浩无法看到一个善良的老人死在灵噬者手中,这是他信仰的一部分。



    所以齐浩的行为不算是做好事,他只是在遵循着自己的信仰,齐浩认为一个没有信仰的人是可悲的。



    睁开眼后他快速坐起来,拍了妖儿的肩膀,轻声道:



    “她对你不会造成任何威胁,交给我吧,我会让她忘记今天发生的所有事,她刚才还帮你梳头了,又给你包饺子,你忍心杀她吗?”



    妖儿吓了一跳,回头看向齐浩双眼瞪圆,想不明已经死了的临时主人怎么活了?



    齐浩在她发愣的时候快速下床,移动到老婆婆身边用手指连续点击了她头部的穴位,然后用紫火银针刺穴,抹去了她今天的所有记忆。



    看到老婆婆瘫软无力的晕倒,妖儿犹豫了会,还是收回了铁链,起身看着齐浩。



    她真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如同齐浩想的一样,妖儿在得知齐浩死后心中的恨意消散,又借助齐浩的“死尸”作为情感转移,把他看作是临时主人,现在临时主人忽然活过来,让妖儿猝不及防。



    齐浩将老婆婆抱着放到床上,然后看向妖儿微笑道:



    “这里显然不适合我们继续停留,收起锁链跟我走吧。”



    说话间齐浩走到门口,看妖儿还没动,就又道:



    “怎么?不是说我是你的临时主人吗?不听话?”



    结局好的超过了齐浩预计,妖儿只是犹豫了一小会,就让锁链脱离了身体,然后跟着齐浩离开房间,并且离开了这个小渔村,重新回归山林。



    走到了一片还算空旷的地方,不知道是不是地形的原因,齐浩觉得这里的风挺大,而且是那种螺旋风,吹来的方向总会改变。



    停下脚步,齐浩面对跟过来距离自己不足五米的妖儿笑道:



    “有什么问题就问吧,作为你的临时主人,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



    妖儿听齐浩如此说,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直接开口问道:



    “你怎么活了?”



    “我的特别能力而已,睡觉如同死了一样,所以说我根本就没有死。忘记以前是否做过正式的自我介绍,那么现在就来介绍下,我们有过两面之缘,我是第七科的驱魔人,名叫齐浩。不过你放心,我和所有的驱魔人都不同,虽然你我看似势不两立,但我却没有杀你之心,因为我发现你和其他的灵怨也不一样,你是有着诸多善良性情的女孩,你本可以为人,只是你原来的主人把你变成了怪物!现在我给你选择,让我继续做你的临时主人,我会给你建立全新的三观,满足你渴望自由的心情,或者......你还想继续像以前一样?”



    妖儿瞪着齐浩许久,脸色忽然变冷。



    “你不懂我。”



    “哦?怎么说?”



    “我是很渴望自由,然而......我也不愿意改变,作为炼奴,我的命运已经注定!你提供的选择我也不接受,我可以让你做临时主人,但那是死了的你,而不是活的!”



    妖儿说话间,在齐浩身后地面猛然飞起锁链,刺向齐浩后心。



    之前妖儿就是用这一招杀死了人魔。



    齐浩当然是早有防范,面对一个精神不正常的强者,齐浩当然不会认为好好与之说话,她就也能如此回报自己。



    锁链飞来的时候他用最快速度移动位置。



    之前他在这边饶了那么一小圈,已经设置了金木水火四印,再次移动到了一点,土印释放后,激活五行灵印阵,将妖儿困在其中。



    妖儿的锁链撞上结界难以前行,脸上立刻升起愤怒的神色。



    “又是这东西!哼,以为能困住我吗?”



    一声呼喊之后,妖儿的身体直接化为血水,头颅落地,十几秒后身体在地面上长出,而以她为中心半径三米的范围,土地凹陷下去成为一个很深的坑。



    溶血利用土地再造了身体后,妖儿身上也遍布了锁链,这些锁不是之前的那种亮银色,而是黝黑散发着金属光泽,并且比之前粗壮了不少,刺刀看上去更加锋利。



    齐浩快速伸手入针包,拿出三十六颗短针握在手上。



    “轰隆!”



    一声巨响过后,原本透明的结界竟然被妖儿强大的力量撞击的出现波动,空间褶皱后齐浩能够看到在那些锁链尖端与结界相接处的地方,绽放了一片片如同冰晶雪花一般形状的空间裂纹。



    哎,果然是很难困住她了。



    妖儿收回所有锁链第二次攻击,五行灵印结界快速破碎。



    齐浩抬手射出三十六枚银针,打向妖儿身体各处。



    妖儿控制所有锁链盘旋到身前,阻碍了银针路径。



    齐浩使用了刚刚解锁不久的能力驱风术!



    这个地方的风很大,自然风给齐浩的能力加成了许多,因此他才能利用驱风术作为攻击手段,如果没有自然风,凭借他现在的术法能力,还无法在战斗中正常使用这种术法来开启攻击。



    三十六枚银针在即将撞击到锁链墙的时候忽然转向,绕过障碍快速飞射妖儿身体的三十六处穴位。



    其实风力携带的三十六枚银针并没有太强的力量,然而它们的使用者是灵医,那么能够达成的效果就非同一般了。



    齐浩飞针刺穴的位置准确无误,妖儿猛然间就觉得双腿已失去力气,只能跪倒。双臂也无法抬起,身体中的五脏六腑都在翻滚一般,让她忍不住开口想吐,头部也在眩晕,似乎随时能失去知觉。



    虽然妖儿体内的血主炼奴灵怨已改变了妖儿的基因,血液,细胞,但是她的身体结构还是以人类作为基础,穴位并没有消失,齐浩的刺穴攻击还是能够起到作用。



    然而就在攻击刚刚起效的一瞬间,妖儿立刻全身溶血,化为一滩血水后摊在地上。



    齐浩急忙驱风让三十六枚紫火银针重新获得动力,而后飞向自己刺穴!



    这些穴位可以暂时增加体力。



    做完这一切后齐浩一根根拔出银针放入掌心,手掌握着银针伸入针包,他的手立刻如同磁铁般吸附了所有银针,等手从针包里拿出来的时候,紫炎刺已我在手心。



    妖儿这时重新生长为人,脸色阴沉充满了愤怒。



    她这两年作为僵的打手,与许多不在一个阵营的同类都打斗过,没遇到过对手。



    没想到面对齐浩这几次,妖儿都不能占到便宜,这怎么能不让她不生气。



    破除了所有障碍后妖儿的溶血能力已经降低,可她依然是一位真正的五品。



    齐浩虽然利用刺穴提高了一些体力,但他也还是四品。



    两人快速靠近对打,齐浩直接落入下风,如果打的时间久了他必败。



    齐浩也知道自己面对的局面,所以在动手的时候他的嘴可没闲着。



    他必须找出办法让妖儿主动收手,否则这一局他就输惨了。



    “喂,你难道忘记老婆婆对你说的话了?如果杀了我,那我的身体就会快速腐烂变臭,到时候你的临时主人就会消失,你要去哪里找主人?”



    “说句心里话,刚刚你真想杀那老婆婆吗?我知道你不想!可是她看到了你奇异的地方,无法接受,你下意识反应就是控制住她,让她保持沉默,而这种控制你自己根本无法掌握尺度,所以如果我不出现,你最后一定会杀了她,你真的想这样吗?”



    “你说我不懂你,你又是否懂得你自己?血主炼奴虽然是身体改变比较大的一类灵怨寄主,但你的性情受到灵怨的影响却很小,你难道不想知道真正的你是什么样的吗?”



    “我有神算能力,你从出生开始就在笼子里长大,但作为人类,每个人都应该有父母的,你的父母不是笼子,也是人类,你难道不想知道他们是谁吗?为什么让你流浪在外?我或许可以帮你找寻到亲生父母!”



    齐浩说的话急速而有力,没一句都能确保被妖儿听到。



    妖儿脸上的怒气终于慢慢散去,齐浩的话听入耳中也进了心里。



    不过这时她的攻击频率并没有降低,战斗持续到差不多二十分钟,齐浩刺穴提升的体力快速降低,回复了原本的状态,体术能力再也不是妖儿的对手,终于被妖儿找到了机会,一根锁链缠绕上了齐浩的腰,之后更多锁链缠绕过去,把齐浩牢牢缠住。



    齐浩很懊恼,但心中却没什么惧意。



    他一直在想办法说服妖儿,到了这个时候,能说的都已经说的差不多,可妖儿还是没停下来,这让齐浩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



    其实要收服妖儿,讲道理的意义不大,那么唯一的机会还是要从血主炼奴的奴性入手,无论怎样这妖儿是叫过自己身体作为主人的,这或许才是他的软肋。



    齐浩闭上了双眼,脸上带着微笑,不再有任何反应。



    妖儿的两根锁链飞动,尖锐的刺刀对准了齐浩的双眼处。



    看到原本聒噪的齐浩竟然一脸淡定的不再说话,妖儿很奇怪。



    她没有让刺刀继续向前,因为刚刚的打斗而微微喘息。



    “你不怕死吗?”



    齐浩还是闭着眼,轻声道:



    “怕,但我赌你不敢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