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法爷的英雄联盟 > 第五百七十一章 洛克法的规矩
    喜闻乐见的收税环节——而对此罗德表示理解。

    这冰天雪地之中指挥船只进港,还只能靠嗓子喊,的确比较辛苦。

    即使对于弗雷尔卓德的蛮族来说,这份港口管理员的活计也算是高强度的工作了。

    然后,当罗德询问价格之后,他第一时间收起了自己的理解。

    “三千金海克斯?!你这是在抢劫!”

    当得知了罗德使用的货币是海克斯币后,这个蛮族壮汉直接报出了一口价,三千金海克斯。

    平心而论,这是一个很不要脸的价格——不要脸到罗德如果这么收税都会感觉不好意思的地步。

    要知道,当初这艘游船载满了艾欧尼亚特产,停泊在福光岛上的时候,罗德提出的税收也只是三百个金海克斯——就这样,那个倒霉孩子都选择了偷税。

    现在好了,这个蛮子一张嘴就是三千金海克斯。

    罗德很想直接一火球轰上去——而这个蛮子接下来的话成功救了自己一命。

    “三千金海克斯——或者通过洛克法的考验。”

    说话大喘气是一个坏习惯。

    “洛克法的考验?那是什么玩意?”

    “一个传统。”港口管理员搓了搓手,“或者说,一个挑战——只要你能够证明你可以在弗雷尔卓德生存,而不是来浪费粮食的,你就可以免交管理费。”

    说话间,这个蛮子将罗德带到了最近的管理员小屋之中,向他详细地解释了什么是洛克法的考验。

    在弗雷尔卓德,因为这里的物资匮乏、条件艰苦,所以浪费是绝对不可原谅的事情——这是弗雷尔卓德的传统。

    而外来者们良莠不齐,很多外来者心比天高,以为自己很厉害,但实际上在一番大吃大喝之后,离开港口没两步就喂了雪狼……

    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愿意来洛克法的船只数量很少,这也使得这里的食物有其珍贵,而吃了顿好的转眼就喂了雪狼,这在弗雷尔卓德人看来,是不折不扣的浪费。

    弗雷尔卓德人不吝惜,但特别讨厌这种浪费粮食的白痴——虽然他们很想干脆封闭港口不允许外来者进入,但他们又确实需要外界的补给,而且外来者们也对弗雷尔卓德的特产抱有不小的期待。

    久而久之,洛克法就有了一个有趣的规矩——任何新来的家伙,要么你花大价钱证明你是土豪,能够带来更多的收益;要么就证明你在这里吃下去的东西不是浪费粮食。

    听起来有点别扭的规矩,实际上却是弗雷尔卓德物资匮乏条件下不得已的选择,和皮城人相比,弗雷尔卓德人并没有太多经济政策保证自己的贸易正常,所以他们干脆按照“洛克法的规矩”来,只要你证明了自己有用,那就可以进入洛克法,否则就滚蛋!

    蛮族可不会制定详细的条款,就这个“给钱或者考验”的政策,都曾经被指责为破坏传统。

    “有点意思。”罗德点了点头,“那么,你们的考验是什么?”

    “很简单。”管理员指向了小小窗外、飘在半空之中闪烁着光芒的一个风筝,“那是我们的指引,只要你去后面山上给它更换油囊,就算完成了任务。”

    说着,管理员从墙壁上摘下了一个足有澡盆大小的干瘪油囊。

    “当然,里面的油脂要你自己想办法,鱼油、鲸油、动物油或者人油都行,种类不限,但是要装满油囊,然后我会带你去给风筝更换油囊。”

    说着,管理员拿过了另一个装了油脂的油囊,向罗德展示了如何将这个特制的油囊打开——看起来这个油囊是某种动物的胃袋,经过了特殊的加工制成的。

    整个油囊能够从中间打开,然后将固体的油脂放进去、再次闭合后油囊不仅严丝合缝,液体油脂都不会渗出,甚至它还会自动压缩,将油脂慢慢地从油囊的出口处“吐出”,弗雷尔卓德人将这种油囊挂在风筝下面,作为临时的灯塔使用。

    (风筝+点火的油囊,从某种意义上说和热气球的原理很相似。)

    罗德点了点头——也就是说,这个考验针对的是外来者的捕鱼、狩猎或者杀人的水平?

    罗德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如果你不会在猎物身上取油,我可以帮忙。”管理员显然误会了罗德的意思,他以为这是罗德为难的表现,“但是你得到的收获要分我一份。”

    “哦,这个倒是没有什么。”罗德摆了摆手,“时限呢?”

    “没有时间限制。”管理者摇了摇自己的大脑袋,“但是你在完成考验之前,不会再弗雷尔卓德获得任何的补给。”

    言下之意就是拖延只会带来死亡。

    罗德点了点头,接过了油囊转身就离开了小屋。

    而小屋之中,那个管理港口的蛮子却觉得有些意外。

    这个油囊可是很重的——虽然这份重量对于一个蛮族勇士来说不算什么,没想到这个南边来的家伙也能够拿得起来,而且还很轻松?

    天色将晚。

    这个时节,格拉泽港少有人来,管理员正觉得腹中饥饿,想要吃些东西的时候,门忽然被推开了。

    是罗德——他拎着油囊回来了。

    “放弃了?”管理员有些意外地呼出了一口白气,“还是说,你打算乖乖交钱?”

    “不。”罗德将沉重的油囊递回到了他的手中,“油囊已经灌满了,现在你快点带我去给风筝换油囊,我们还能赶得上晚饭。”

    接过沉重的、明显是装满了液体的油囊,管理港口的蛮子目瞪口呆。

    急急忙忙打开了油囊的出口,这个大个子低头看时,只见油囊之中满是黄澄澄的液体,而属于植物油的味道更是扑面而来——这是弗雷尔卓德特有的昆麻子油的味道。

    一个外来者事先带了很多的昆麻子油——这是不可能的。

    “没错。”看着错愕的管理员,罗德露出了一个完美的微笑,“这是你们镇上唯一一家酒馆之中的存货。”

    说着,罗德推开了小屋的门。

    一片火光映红了他的脸庞。

    “淡定,我只不过当着他们的面点燃了一片山坡,然后酒馆的老板就把这些油送给我了。”罗德一脸无辜,“说起来,那个老头子长得和你……还有点像呢。”

    “……他是我的父亲。”

    回应罗德的,是一记来自管理员的劈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