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光之月 > 第八章 劝说
    把气呼呼的莉莎关在门外,不理会她咬牙切齿的威胁,修尔神情复杂的笑了笑,摇着头轻声叹了口气,一抬头,就看到塔琳娜牧师正从神圣之间侧面的房间里捧着一堆杂物,灰头土脸的走了出来,在看到修尔时被吓了一跳,她手里的东西差点全掉下来。

    “修,修尔大人。”塔琳娜结结巴巴的说道,“您回来啦。”

    牧师的态度明显有些拘谨,这也难怪,连其他教会的人都已经听说了传闻,作为暗月教会内部的圣职者,塔琳娜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修尔这一趟出行都做了多少大事,她虽然见识不足,但这种事还是能看清的,教会很快就会因为这些大事发生颠覆性的变化,一切都会不同于以往,其中就包括修尔的地位。

    虽然修尔的身份不会改变,但在圣职者的领域里,他的地位也好话语权也好,都会有跨越性的提高,塔琳娜觉得,对这样的修尔显然不能再用以往的态度对待了,但是,她又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以至于连话也说不清了。

    “啧,唉。”修尔暗暗地再次叹息,这些事从来都很麻烦,不过没想到的是,麻烦会来的这么快,还好自己早有心理准备,不至于措手不及。

    “塔琳娜啊。”修尔没有像过去那样,随手帮塔琳娜分担一点手里的东西,只是背着手,意味深长的盯着塔琳娜熟悉的面孔,看的塔琳娜几乎手足无措,才轻声说道,“一切都会不同了,对吗?”

    塔林娜的身体突然变得僵硬,甚至连脸上的表情都僵住了。

    “已经回不到过去了。”修尔就像没有看到塔林娜的反应一样,悠悠的继续说道,“包括你,包括我,包括莉莎,包括所有人,再也回不去了,对吗?”

    啪嗒,被捧在手里的那些可怜的杂物终于被摔在了地上,塔琳娜倒退几步靠在墙上,开始只是呆呆的站着,但没过几秒,就慢慢蹲下去把身体蜷缩成一团,浑身微微颤抖,捂着脸无声的哭泣着。

    无奈的摇了摇头,修尔没有安慰劝说,反而蹲在塔琳娜面前,似笑非笑的继续说道:“很奇怪吧,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一直期待着,明明连做梦都在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明明应该高兴地睡不着觉才对,但是,怎么越来越害怕呢,怎么突然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让那一天再晚一些到来呢?”

    塔琳娜连蹲都蹲不住了,直接坐在了地上,急促的抽泣声传入了修尔的耳中,但修尔依然不为所动,连语气都没有变化。

    “过去的生活多好啊,虽然穷困潦倒,虽然连白面包都舍不得吃,虽然门前冷落少有访客上门,但是,大家依然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彼此关心彼此爱护,一起笑一起哭,相互责备相互鼓励,不需要有任何忌讳,就像是家人一样亲密,这样的生活,才是幸福的生活啊,对不对?”修尔的声音变得更加轻柔,也更有诱惑力了,“但是,这一切都要消失了,什么都没有了,家里会像其他教会那样变得规矩森严,自己看着长大像女儿一样的莉莎会变成纯粹的大主教,就连肆意篡改圣言的神官都不能再狠狠批评,神殿里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多的圣职者即将加入神殿,而我呢,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信徒,普普通通的女人,那我怎么办呢?我没有眼界,没有能力,甚至连成为圣职者,都是靠巧合才实现的,我什么忙都帮不上,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变成神殿里的普通人吧,用不了多久,莉莎看我,就会变得和看那些陌生人一样冷漠了吧。”

    “神官大人,别说了。”放开捂着脸的手转而捂住耳朵,塔琳娜早已经泪流满面,“求求您,不要再说了。”

    “为什么不要再说了?”修尔也盘膝坐在了对面,托着下巴悠悠的说道,“这些都是你心里的想法呀,我只是帮你把它们说出来而已,呵,的确,你可以阻止我,不让我继续说下去,但是,你能阻止你自己吗?你能不让你继续想下去吗?”

    “求求您了,神官大人,呜呜,我,我……”塔琳娜语不成声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现在的每一天,我都会觉得很害怕,我拼命向主祈祷,主赐予我温暖与安宁,但我还是害怕的不得了,甚至连想都不敢想象今后的生活。呜呜,神官大人,我该怎么办,我不想失去家人,不想失去一切啊。”

    “塔琳娜啊,塔琳娜。”修尔摇摇头,用责备的语气说道,“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

    “还记得吗,出使狮子城之前,我对每个人都说过,对于未来的教会的发展,必须提前做好心理准备。”修尔打断了塔林娜的话,慢悠悠的说道,“你以为我为什么要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因为变化太快太好,怕你们的心脏承受不了吗?天真啊,塔琳娜阿姨,你要知道,任何发展和变化,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故乡远古时代曾经有一句话,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只有事先做好接受变化,付出代价,顺势做出改变这种心理准备的人,才有资格和教会并肩前进,毫无准备,只懂得被动承受的人,即便机会就在眼前也抓不住,注定要被淘汰。我希望你们都能跟得上教会的脚步,所以我作弊了,事先提醒过大家,但现在来看,塔琳娜阿姨,至少你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塔琳娜连抽泣都停止了,只是呆呆的看着修尔的嘴唇,也不知修尔的声音,还能不能传入她的耳朵里。

    “我必须告诉你,塔琳娜阿姨,你担心的那些事,都是必然会发生的。”修尔的声音很温柔,但是说出的话却像针一样刺人,“随着规模的扩大,教会需要真正优秀的圣职者,不,不光是教会需要,莉莎身边,也需要真正能给予她帮助的圣职者,在她忧虑的时候给她出主意,在她犯错的时候纠正她,而不是需要一个只知道关心她吃饱没有是不是该换衣服了的保姆,所以,她身边会聚集越来越多的能提供助益的优秀人才,而做不到的人,即便过去关系再怎么亲近,也只能慢慢被边缘化,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淡出莉莎的视野,变成熟悉的陌生人。这一切,都是教会发展的必然结果,谁也无法阻止,谁也无法改变,包括我自己也一样。”

    塔林娜的眼睛里失去了神采,也不再看着修尔,而是空洞的没有焦点,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那么,塔林娜。”修尔凑近牧师,让她的视野里出现一张大脸,“你之前的确没有做好准备,呵,即便是梅里亚,也比你要强的多呢。”

    塔林娜绝望的笑了笑,是啊,梅里亚准备的比她更充分,至少梅里亚就能发现提前准备让神圣之厅恢复运作的必要性,并且及时提醒忽略了这个问题的莉莎,避免对教会的发展造成影响。就是这件事,进一步加重了塔林娜的恐惧,虽然和梅里亚之间并没有竞争关系,梅里亚也不是故意想要衬托出她的无力,但正因为这些都只是无意间的行为,对塔林娜造成的压力才格外沉重。

    “所以,你拼命的工作,不给自己留下一点空闲,我听艾迪和苏珊说,你这几天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几乎没有休息过哪怕一分钟。”修尔笑眯眯的说道,“你用几天时间就把暗月之厅清扫干净,把一切都布置的井井有条,你所有事都亲力亲为,甚至连外面那些灯伞上的花纹,都是你亲手刻上去的。呵,你不是做给其他人看的,你是在做给自己看,你要欺骗自己让自己相信,暗月教会需要你,你不会被未来淘汰,你不会失去珍视的家和家人们。”

    “但是,塔林娜啊,这些是不行的,教会需要的是圣职者,而不是一个杂工,莉莎需要的是能帮她指挥下属的帮手,而不是一个只会自己动手的工匠,你的努力,只能起到反效果,如果你再这样胡闹下去,说不定未来有一天,你真会被淘汰,真会被遗忘呢。”

    “神官大人?”塔林娜虽然茫然而绝望,却准确的听出了修尔最后一句话里的言外之意,“您是说……”

    “塔林娜……唔,个人原因,我就不叫你阿姨了,亲爱的塔林娜啊,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事?”修尔突然露出灿烂的笑容,轻轻拍了拍牧师的肩膀,“你真以为自己会被教会淘汰?你真以为自己会被莉莎遗忘?你太天真了啊,天真的我都忍不住想要接着吓唬你了。”

    “我……”

    “你知道对于莉莎来说,未来最需要的是什么吗?”修尔吃吃的笑着,低声说道,“不是强大的力量,不是过人的智慧,莉莎和教会需要的,是绝对的忠诚。我要求从小培养那些孩子们,就是为了让他们对教会像对自己的家一样忠诚,因为这才是暗月圣殿未来发展的基础,塔林娜啊,你居然担心你们两个对莉莎感情最真挚,对教会最忠诚的人会被教会淘汰,呵呵呵,就算我真想这么做,莉莎估计也会把我咬死吧。”

    “另外,既然担心自己跟不上莉莎的脚步,那就努力让自己跟上啊,觉得自己能力不足,那就想办法让自己更有能力啊,光是担心害怕有用吗?除了让自己越来越绝望,你还得到什么了吗?”

    “所以啊,亲爱的塔林娜。”修尔再次在牧师肩膀上重重拍了几下,站起身走进最深处的圣厅,只有声音传了回来,“好好想想吧,想想我的话,再想想未来,想通了的话,就去对莉莎笑一笑吧,别让她继续担心了,你应该明白,你和梅里亚在她心里的地位有多重要。”

    砰,圣厅的门终于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