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君临万界 > 第三十一章 转赠
    “什么五百万?”苏子君再度一愣。

    “彩礼啊!”陈远一脸不满的说道。

    “不是六万吗?怎么变成五百万了?什么情况?”苏子君满脸疑惑的问道。

    见他一脸不解的看着自己,陈远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见状,坐在一旁的老妈便接过了话头开口道:“你哥和你嫂子闹矛盾还不是因为你!我告诉你,他俩这事儿要是黄了,就算你二舅二舅妈不揍你,我都不会绕过你!”

    苏子君一脸无辜的看着老妈:“不是,这关我什么事儿?我这才刚刚到家好不好,而且我走的时候他俩不还好好的吗?”

    “大姑,这事儿和小君没关系,你别怪他!”陈远也在一旁帮腔道。

    “你看,我哥都这么说了,老妈,你一开口就让我背这么大一个锅,我又不是背锅侠!”苏子君赶忙点头,一脸幽怨的看着老妈。

    “你小子还嘴硬!”老妈瞪了他一眼道:“要不是因为和你一起去领奖,你哥回来之后能把两家商量订婚这么大事儿忘记吗?要不是因为忘记了赶时间,你哥能把你那车开去吗?要不是因为开你那车,能出这档子事儿吗?”

    苏子君一脸呆滞的看着老妈,片刻后又转头看了看老表,这才满脸哭笑不得的说道:“哦,合着是因为这个呀?可不对啊,开我那车去和嫂子要五百万彩礼有啥关系?”

    “大姑,我来说吧!”老妈刚打算开口,一旁的陈远便率先答道:“这个也怪我!当时我不是因为着急就开你车去了么,到了之后发现两家亲戚都在就等我一人了,光顾着解释,一不注意就把陪你领奖的事儿给说出去了。”

    苏子君插话道:“说就说呗,那是我的钱呀,嫂子为啥找你要五百万?”

    陈远叹了口气:“也怪我自己嘴快,解释的时候说了句你打算分一半奖金给我但我没要的事儿,后来他们问我中了多少钱,我就后悔说那话了,为了避免麻烦,我就随口说中了几注二等奖,一百多万,但拿到钱之后你就买了辆车,剩下的钱打算给大姑和大姑爷看病了。”

    听到这里,苏子君不由翻了个白眼,对此,陈远视若无睹,继续道:“你二舅二舅妈也和他家说过大姑大姑爷的情况,所有他们也就没再说什么,当天除了我作为赔罪多喝了几杯外也没出什么其他意外,可倒霉就倒霉在第二天本地新闻上突然播放了一条彩票中奖新闻,说是本地近年来中出的第一巨奖!”

    苏子君这会儿也明白过来了:“就是我中的这个吧!”

    “除了你还有谁?”陈远白了他一眼:“税前五千万!因为本地新闻的报道,加上彩票站的大力宣传,这几天那家彩票店都要被人挤爆了!不单是各个乡镇的人跑过来买,就连附近县市的人都开车跑过来!这么大的动静,就算你嫂子一家都住在乡下也不可能听不到一点风声。”

    说到这里,陈远突然又笑了起来:“要说你嫂子一家也是奇葩,他们听说这个事情之后,也没和我们这边任何人讲,直接就自己跑到那家彩票店去打听情况,得知除了这家的一等奖之外全市都没人中出二等奖后这才集体跑过来问我到底什么情况。”

    “然后你全盘招供了?”苏子君问道。

    “我当时想着这都是一家人了,说了也没关系,所以就说了,谁知道我说完之后,第二天她就告诉我要五百万的彩礼,否则这婚就不结了!”陈远说到这里满脸的愤恨。

    听到这里,苏子君都气乐了:“既然你都告诉他们了,那他们应该知道这是我中的奖不是你,你又没有钱,他们凭什么找你要五百万?”

    陈远盯着他看了半天,最终还是没说话,只是脸色却是越发的难看,见状,一旁的老妈却是再度插话道:“你哪儿那么多废话?什么你的钱他的钱?你哥平时对你什么样你都忘了是吧?我告诉你,这钱就你出,别说是五百万,就是一千万两千万你都不许说二话!”

    见状,苏子君急忙嬉皮笑脸道:“老妈,我又没说不出,你发那么大火干嘛!别说五百万了,只要哥需要,就算把钱都拿去我都没意见。”

    “这还差不多!”这时老妈的脸色才好看些。

    “大姑,小君,你们的心意我领了,不过这钱我是坚决不能要的,她们家提的这个要求根本就没有道理,如果这时候我答应了,那以后呢?谁知道结了婚之后她们还会提出什么奇怪的要求?”陈远一脸坚决的说道。

    “小远,你别说气话,咱们又不是没钱,她要就先给,等结了婚有了小孩,她自然就向着你了。”老妈语重心长的劝道。

    “老妈,你前面的观点我赞同,但后面那点我不同意,现在和过去不一样,女人不会因为和你有了小孩就死心塌地的跟着你,现在结婚和离婚就跟闹着玩似的,高兴就结,不高兴就离,没有谁离不开谁,今天和你结了,说不定明天一不高兴就离了!”苏子君插话道。

    “臭小子,不会说话就闭嘴,没人当你是哑巴!”老妈一听脸色就不好看了,训斥道。

    闻言,苏子君偷偷吐了吐舌头,小声嘀咕道:“本来就是,现在国内男人的地位愈发的低下,为什么会这样,还不是因为贯的!”

    “你要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抽你!”即便已经很小声了,但却依然被老妈听了个真切,当即,老妈便瞪着他扬了扬手作势欲打。

    “好了好了,我闭嘴还不行么!”见状,苏子君赶忙认怂。

    “大姑,小君说的很对,现在的女孩子和过去不一样,生个小孩就把人留住的老思想行不通了!”陈远见状,赶忙替苏子君说话:“最主要的是,这次的事儿是她们全家同意的,如果说是小雅一个人的主意,还能解释为她小不懂事,可全家都同意,这就让人无法理解了!”

    “她家毕竟住在农村,而且家庭条件也不好,多要点钱也是正常的!”老妈还在试图打圆场。

    “农村人多了,也没见有谁像她家这样不可理喻的!”陈远摇了摇头后道:“大姑,我知道你的想法,现在这个社会,男人岁数大了的确不好找对象,可那是针对普通穷人的,我已经和小君商量好了准备做点生意,等有钱了,还害怕找不到好老婆吗?”

    闻言,苏子君在一旁猛点头:“对对,现在有钱想要什么女人都行,没必要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怎么说话的?”老妈再次瞪了他一眼。

    “老表,你这是说我有眼无珠吗?”陈远也一脸无语的看着他。

    这会儿苏子君才突然回过神来,随即赶忙做了个鬼脸岔开话题:“那什么,我爸呢!”

    陈远一脸我真是服了你的表情,而老妈则一副等没人了看我怎么收拾你的模样道:“你外公身体又出问题住院了,你爸在医院里看护呢。”

    苏子君一惊:“外公怎么了?前两天不是还好好的么?”

    陈远道:“也就昨天,大姑大姑爷一起到你外公家去过一天,中午你外公和我们打扑克的时候突然说头晕,本来以为歇一会就好,没想到几分钟之后,他直接就躺椅子上去了,当时把我们都吓坏了。”

    苏子君急忙问道:“然后呢?医生检查怎么说?”

    “你外公的身体你又不是不知道,一直都时好时坏,这次是因为脑梗塞,医生说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如果一星期之内不出问题的话,就能出院回家静养了。”陈远道。

    “哪个,你知道外公住那一家医院吧,我这刚回来,都没能过去看看,麻烦你再和我跑一趟!”听到这里,苏子君的语气不由生出了几分急切。

    “我们刚从那边回来,你要不自己去,就在第一人民医院,你到哪里打大姑爷电话就行了,大姑来回跑也不容易。”陈远摇了摇头。

    闻言,他看了看脸上略有疲色的老妈点了点头:“那行,我自己去看看,老妈就麻烦你照顾照顾。”

    “说这话就没意思了,钥匙给你,自己路上小心点。”说着,陈远从口袋里将钥匙掏出来递给了他。

    出了家门,苏子君开着车先到超市买了些牛奶水果,然后便直奔医院驶去。

    “爸,外公怎么样了?”打电话问清楚位置,刚进门,他就小声的问道。

    “情况暂时稳定下来了,正在打点滴,刚刚睡着!”老爸看了他一眼后边将头转了回去。

    将手里的牛奶水果放好,看了一眼能容纳三人此刻只有外公一人的病房,他一屁股坐在了外公左手边空出来的那张床:“外婆呢?”

    “你外公之前说想喝点粥,本来我打算出去买的,但你外婆说买的你外公喝不惯,非要自己回去煮,估计还要好一会才能来。”老爸道。

    “他这身体时好时坏,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过年!”看着躺在床上打着点滴,浑身瘦弱的几乎只剩下骨头的外公,苏子君一脸担心道。

    “医生说,如果恢复情况好的话,撑到过年问题不大,但情况如果继续恶化,能不能出院都两说!”老爸的脸上也挂满了担忧。

    “哎,希望能挺过这一关吧!”一时间,苏子君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苏子君一抬头发现吊瓶里的药水已经要流完了,于是他赶忙道:“老爸,你快按一下你旁边的那个铃,水要没了!”

    “按了!”

    十几秒后,眼看着瓶内的药水已经流完,可仍然没有护士过来,苏子君顿时急道:“老爸,你按没按啊,怎么没人来啊?”

    老爸也是一脸疑惑:“我按了呀,这铃声现在还在响呢!”

    说着,他又用力的按了几下。

    又是十几秒过后,眼看药水全部流进滴斗中依然没人过来,苏子君急道:“老爸,看着这里,我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怎么铃按了半天也没人过来!”

    话没说完,他人就已经冲出了房间,可当他来到护士站后,发现这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再四处一看,走廊里空无一人!

    “什么破医院,护士站里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说着,他又赶忙跑回了病房,见滴斗中的药水已经快要见底,他赶忙把流量调节器关到底。

    “破医院,整个护士站一个人都没有,外面好几个病房的铃都在叫!”

    为了防止血液回流,苏子君一边说话,一边拿着外公的左手臂打算放的更低一些,做完这一切后,他又查看了一番有无错漏,可下一秒,他便被自己看到的一幕惊的呆立当场。

    “不好意思,今天实在太忙了!”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推开,一个年轻的女护士手里拿着一瓶药水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

    “你们这护士站连值班的都不留,换水要等半天,再迟一点空气滴进去怎么办?”对此,老爸却依然满脸的意见。

    “不好意思,今天人太多,实在是太忙了,我们从中午忙到现在,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女护士急忙道歉。

    闻言,老爸也不好再继续深究下去:“我不是冲你,只是一时着急,语气不太好,你也辛苦了!”

    女护士摇头道:“没事,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你们能理解就行了!”

    片刻后,女护士将药水换完后便火急火燎的离开了房间,而这时,老爸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从人家进屋你就直勾勾的盯着人家屁股看,你什么毛病?”

    “老爸,你来看看外公的左手上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苏子君抬眼看了看老爸后又将目光转向了外公的左手。

    闻言,老爸不由一愣,赶忙走了过来拿起外公的左手看了看:“没有啊?”

    苏子君走过去把外公的病服袖子往上捋了捋:“就这手臂上面啊!”

    老爸翻来覆去看了好一会,仍旧一脸的疑惑:“除了发皱的皮肤和一些老年斑之外,没有其他东西啊!”

    闻言,苏子君一把拉住老爸的左手,将他的衣袖往上一捋:“你手上呢?”

    看着一本正经的苏子君,老爸赶忙用右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你发烧啦?”

    “没有,我跟你开玩笑呢!”看着生命时间只剩下八年的老爸,苏子君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生命时钟靠了上去转了一千年:“老爸,你要是注意养生的话,活个千八百年的应该问题不大。”

    松手的瞬间,看着老爸那还剩一千零八年的生命时间,苏子君不由开了个玩笑。

    “我揍个你这小王八蛋!还活个千八百年,你当我是王八啊!”闻言,老爸顿时笑骂道。

    “老爸,这是你自己说的,不是我!”苏子君一脸无语的回答道。

    老爸先是一愣,但随即便回过神来:“给老子滚蛋!”

    苏子君嬉皮笑脸的跑出了门,顿时便看到外婆提着一个保温饭盒走了过来,见状,他赶忙迎了上去将饭盒接到手中:“外婆,怎么就您一个人?”

    “煮个粥我一个人就够了,你什么时候来的?”看到苏子君,外婆也很高兴。

    “我来有一会了,外公一直在睡觉。”说着,两人再度进了屋。

    “妈,您来了!”看到外婆,老爸赶忙站起身来。

    “中云啊,辛苦你了!”

    “不辛苦!您快坐!”

    当几人都坐定后,苏子君看了看外婆,突然拉起她的左手道:“外婆,我前两天才跟人家学的看相,我来给您看看。”

    外婆笑呵呵的看着他道:“真的吗?那快给外婆看看,什么时候能抱上重外孙!”

    苏子君的嘴角顿时忍不住抽了抽:“外婆,您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再说了,我看的是生命,又不是姻缘!”

    外婆笑呵呵的没再说话,而一旁的老爸则不住的嘀咕:“别人家和你差不多大的小孩孙子都能打酱油了,就你还一天天的不知道着急!”

    对于老爸的这番话,苏子君选择性的耳聋了,而见他不说话,老爸却越说越来劲了。

    看着外婆只剩下一年零几天的生命时间,苏子君默默的叹了口气后便转了两百年过去:“外婆,您别担心,我刚刚看了,您这身体,活到一百岁那是轻而易举!”

    如果直接告诉她,只要不出意外的话,能再活两百年,估计老太太得揍死自己,可如果告诉她到一百岁轻而易举,这就让人容易接受了。

    “谢谢我乖孙子,那外婆就奔着一百岁去!”外婆乐呵呵的摸了摸苏子君的脑袋。

    “我再给我外公看看。”见状,苏子君也没说什么,笑了笑后转身拿起来了外公的左手。

    片刻后,看着外公还剩两百年零三天的生命时间,苏子君再度笑道:“外公这个我也看了,一百岁也没问题。”

    只是这一次,老爸却没有再出声,而外婆的眼中则默默泛起了水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