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魂宋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李符
    “咱们太平镇的县学,跟别地儿的县学,还真的蛮不一样的,主要的不同点在于,咱们这里的学长是李璟,哎……他这人吧,是好人,还是个大好人,他出了名的两袖清风,一文钱也不贪的,所以,他把咱们这县学账上除了必要开销外的所有钱粮,都用在改善上舍生的生活条件上了……嗯……我给你明说吧……咱这里绝大部分的钱粮,都被李璟送给上舍生了,用以奖励他们的勤奋好学,李璟这么做,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只有学问最高的上舍生,才是咱这里最有机会进学的生员嘛……”啰哩吧嗦了一大段话后,张弘文终于把太平镇县学如此“贫困”的根本原因,给卢羽解释清楚了。

    “哦……”听完张弘文对太平镇县学穷困原因的解释后,卢羽了然的点了点头,他心说:敢情,县学里的钱,都被这里的一把手当做“奖学金”送给“学霸”了呀,那学长李璟,还挺有魄力的嘛。

    对于县学一把手学长李璟的这种送钱给“学霸”的行为,前一辈子上了二十多年学的卢羽,还是很能理解的,毕竟,无论在哪个朝代,无论在哪个地区,有一点,老师们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古今中外所有老师,对读书好的学生,那真是爱的不要不要的呀……

    “你没别的问题要问了是吧,若没有,我带你去办理下入学的文书,登记下学籍,咱们得快点儿干这事儿了,毕竟,一会儿你还得参加大考呢……”说话说的有点儿口干舌燥的张弘文,想赶紧找地儿喝口水去,于是,没等卢羽回答他的问题呢,他就大手一抬,扶住卢羽的肩头,抬步就领着卢羽沿着游廊往南走。

    三分钟后,在县学厨房里猛干了一瓢冷水的张弘文,终于缓过劲儿来了,恢复“元气”的他,把卢羽领进了一间书房里,那是县学二把手学谕李符的“办公室”。

    由于县学一把手学长李璟这会儿不知去哪儿“玩”了,所以,县学二把手,比李璟还要大上十岁,却是李璟族侄的,今年都六十岁、一头雪发、一脸雪须的李符,就暂时接过了李璟的活儿,为卢羽办理入学手续。

    对于这位年过六十的老学究李符,善于观察的卢羽,也认真的打量他了一番,他发现,这李符,虽然须发皆白,但是,长的还挺嫩,面红肤白,一副鹤发童颜的模样,显然,这位老学究平时很注重保养,他并没有让其身体,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衰老下去。

    李符的一身打扮,也是最标准的儒生装扮,他身上,没有一点儿多余的装饰,简单整洁,他头戴黑色的、像倒扣着的方形灯笼一样的东坡巾,身上穿着一套也是黑色的标准绸子儒服,裤子是黑麻布的,脚下也是一双黑色的大鞋,至于那大鞋的料子,卢羽暂时没看出来。

    李符他整个人所散发的气质,就是那种大学问家的“范儿”,看到他,卢羽顿时有种奇妙的感觉,觉得自己面前的不是那什么李符,而是传说中的王安石、范仲淹,甚至是苏轼、欧阳修。

    初次与县学二把手学谕李符见面的卢羽,发挥出其“超级影帝”的“彪悍”能力,在李符面前,他表现的既谦虚又客气,家教甚好,这让见惯了嚣张跋扈富二代的李符,也觉得挺惊讶的,某一瞬间,老学究李符甚至怀疑,自己面前这位背着个破书箱的高个子书生,到底是不是果州首富卢龙卢老爷的三子呀,不会是冒充的吧。

    由于不着调的张弘文也在场,有他插科打诨,所以,卢羽跟老学究李符聊起来,就不显得那么尴尬了,很快,试探了卢羽几下的李符,就发现,自己面前这位富二代,不是草包,还是有点儿学问的,起码,自己问的那些较为粗浅的问题,这名字叫做卢羽的富二代,倒是能对答如流的。

    李符并没有开口问卢羽一些复杂的问题,做了快二十年县学先生、教学经验无比丰富的他,觉得,卢羽只是个刚入县学的“初哥”,自己要是问他太多复杂的问题的话,容易打击到他的自信心,这对他未来的学业,没有好处。

    又聊了几个简单问题后,早就知道卢羽来意的李符,就开始给卢羽登记学籍了,当然了,刚到县学的卢羽,其身份,只能算个外舍生,所以,那学费、伙食费和住宿费,他都是要交的。

    尽管卢羽没有在县学里吃和住的打算,但是,外舍生必须交伙食费和住宿费,是太平镇县学的规矩,就算卢羽不想交,那也没办法,毕竟,这地方,规矩比天大嘛。

    正当李符给新生卢羽登记学籍之时,张弘文这碎嘴子,突然把卢羽想要参加县学大考的意图,透漏给了李老学究,随即,原本伏案疾书的李符,猛的停下了手中的笔,并抬眼望向了卢羽,用一种好奇的语气,微笑着问他道:“你要参加大考,为什么?”

    “我想用实力,争取一个州试的名额……”卢羽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哦……好气魄……”听完卢羽的回答后,李符“激动”的点头笑了笑,这瞬间,望着卢羽的他,仿佛看到了年少时的自己,那时,自己也像他那样,意气风发,“你有信心吗?”

    “回老师,有!”李符刚说完,卢羽就斩钉截铁的回答了一句,他回答时的神情,显得底气十足。

    “好!叔文……你不但个子长的高,心气也很高嘛,很好,这心气儿,是我辈该有的,哈哈……一会儿大考,我亲自给你阅卷,我要看看你的实力,是否对的起你的心气儿,要是你能让我满意……我承诺……给你个州试的名额!”很满意卢羽那积极态度的李符,在点头称赞了他一句,并勉励了他一番后,给了卢羽一个承诺。

    “谢老师……”得到承诺的卢羽,按着大宋朝的师生规矩,赶紧跪下给李符磕了个头。

    “起来吧……”吩咐卢羽起身后,越看越喜欢卢羽的李符,扭头吩咐“混子”张弘文道:“世文,你带叔文出去逛逛,熟悉下咱们县学里的环境,这会儿,距离考试时间,还有将近一个时辰呢,别把大好时光耽误在我这儿了……”

    “是,老师……”听完李符的吩咐后,张弘文躬身回了一句,随即,他扭身,不着调的跟卢羽说道:“走吧,咱们逛逛去,为兄我,带你去开开眼界……”

    “谢老师,谢世文兄……”先对着李符行了一礼,又对着张弘文拱了拱手后,卢羽就跟在张弘文身后,出了李符的书房。

    在卢羽出门前,李符深深的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嘴里还嘀咕了一句:“少年可谓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