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梦里为王 > 116 铜钱
    年三十的时候钱和粮都要交上去,如今还有四十天,时间不可谓不急迫。

    陈非知道,这就是自己的第一个考验,连这个都无法做好,更不用说什么通过唐王考验。

    知道了如此繁重的苛捐杂税后,陈非问了孙乔一句很大逆不道的话:“他们怎么还没有造反?”

    而孙乔的话让陈非沉默,虎头县大部分人都已落草为寇。

    详细了解后,陈非也是叹了一口气,很多农民被逼无奈下已经进入了深山,占据了一些紧要地方,在上安营扎寨,当然,除了当中一两股最大的,其他的其实说不上是“寇”,因为他们从不做杀人越货的勾当,只是躲进了一座座山里过日子去了。

    陈非如今的打算很简单,靠山吃山,这里还能卖点钱的就铁矿了,开采不难,但主路确定不能用于运输铁矿,水路又有急流和瀑布,那就只有自己动手开一条路了。

    一条真正意义上的路这四十天可远远不够,不过陈非也不贪心,只要开出一条能暂时顶一下的就成。

    开路自然要征民夫,因为魔兽的原因,还得要拉出一帮临时防御人手,陈非今天要做的就是去视察一下民情,看看每天多少工钱合适。

    带了顶帽子,又穿了身旧衣衫,算是简略乔装了一下,陈非这才来到了街上。

    烂泥路,毫无生气的破城,许多农民都在自家门口晒着太阳,只是脸上却没有一丝惬意,而是浓厚的迷茫,像是陈非所说,他们都是一群已经失去了希望、看不到明天的人。

    或许此刻他们心中都在算计着再过几十天后若是交不上粮,会挨多少鞭子吧,几鞭子下去便要躺大半月,若是几十鞭……那可是要命的。

    陈非突然觉得自己乔装似乎没什么必要,大概自己穿着了孔雀模样,他们也不会因此多看自己两眼吧。

    一步步走着,越是走,越是心凉,虽说如今这时节确实已经没有种植什么的需要,但这股失去了所有希望的劲头还是让陈非深感无力。

    整条大街上都是已经被踩成了脚踝高的稀泥,尽管陈非一直努力挑寻着下脚地,但只是片刻两只脚都已经被污泥浸透。

    陈非在庄好所在的小县城虽然也没有电,像极了古代社会,但那里至少还有一点点白色垃圾,而这里没有一点现代化的痕迹,垃圾遍地的地方肯定是落后的,而连垃圾也产生不了的世界……陈非已经不知道该以什么形容了。

    “孩他娘,少点,再少点,让柱子多吃一点。”难得的声音让陈非慢慢停了下来。

    此刻走在的地方是虎头县最大的小条街,除了几个微小的清冷商铺,大街两侧全是一个个农家房屋,墙壁下半截因为常年溅起的泥土,显得肮脏不堪,门开着,一眼可以看到这个家的模样。

    墙上挂着一个斗笠、一个竹簸箕,一个火炕,上面铺着满是补丁、但还算干净的被子,一个小孩正沉睡着,此外还有一个旧柜子,一个灶台,一个病恹恹的女人正生着火。

    男人端起了碗,喝水似的一饮而尽,女人赶紧再舀了一碗,舀的时候陈非看清了,这所谓的粥太稀了,当中的米甚至能一粒粒数清,而且粥颜色呈浅褐色,大概是加了磨碎的树皮。

    “快要收麦了,可不能让人偷割了去,我还得去看着,马上要收粮了,若是收不齐,你和柱子的身体可挨不了几鞭。”说着通通灌了下去,一把将墙上斗笠扔在脑袋上,又摸了一把缺口的锄头抢出了门,看门口两步站着一个人,不由愣了愣,看到陈非白净的脸更是一愣,但也来不及多想,小跑着离开了这里。

    女人此刻也看到了陈非,有些疑惑,但更多的是警惕。

    “莫怕,”陈非摆了摆手,道:“你家汉子回来时告诉他,注意这几天布告栏,会有赚钱的机会。”看了看女人将信将疑的眼神,又看了看被窝里只露出一个头的小孩,又道:“日子会好起来的。”

    离开这户人家,陈非的心情又沉重了几分,终于看到一家精神面貌还不错的,但心底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压着一口浊气,只是走了几步,陈非的脚步就停住了。

    一个萝卜头似的小孩,瘦削的身体衬托下,那颗脑袋显得如此的大,头发稀疏发黄,颧骨高耸,衣衫单薄,光着双脚站在一处没有稀泥的地上,在这时节冻得瑟瑟发抖。

    他的手里撰着一大把包扎好的枯叶,看了好一会儿才看清那是烟叶。

    陈非的脚似是灌了铅一般,停在了那里。

    此时一个男人走过了萝卜头身旁,萝卜头似乎看到了一点希望,似是乞求似是推销:“大爷,买……买烟吗?买一把吧,好……好抽。”

    陈非看得有些心酸,已经迈不动步了,只是静静站在这里,静静看着,等到中午时分,终于有了衣着还算不错的中年男人买了一大半,只是陈非看不大清楚,似乎只是卖了二十来个铜钱。

    萝卜头有些高兴,立刻走向了家的方向,就连那光着的脚也轻快了几分。

    猛然间两个衙役拦住了他,暴喝道:“站住!”

    陈非一愣,在后面停了下来。

    而那两个衙役厉声喝道:“商税!经制钱,月桩钱,御魔钱!”

    萝卜头浑身颤抖,死死撰着装着钱的衣袋口。

    “壮实,不想挨鞭子就拿来吧,”一个衙役叹道。

    “废话什么!拿来!”另一个衙役再踏上一步,萝卜头下意识往后一缩,衙役怒了,扯出萝卜头的手,一个个指头扳开,一把抢过了那些铜钱,数了数,摸了四枚出来,萝卜头的手颤抖着,竟没接住,落了两枚掉入了泥里。

    “你们做什么!”陈非再也忍不住了,整个人气得发抖,厉声喝道。

    “嘿,还有敢阻我县衙办事的,真是……”衙役的话音突然顿住,不可思议道:“殿……殿下?”

    “你们干什么!”陈非眼中几欲喷出火来,厉声喝道:“拿来!!”

    衙役不知所措立刻将铜钱交了出来,陈非一把接过,上面还带着萝卜头的体温。

    另一个衙役机灵些,已经看出了什么,解释道:“殿下,库房里一千八百银元全是这么一枚枚铜钱收上来的。”

    陈非的手微微颤抖着,看着那蹲在泥里寻找铜钱的萝卜头,心中的愧疚让他觉得没有面目面对他。

    萝卜头木然寻出泥里的铜钱,木然往破衣衫上擦了擦,一步一步离去了。

    陈非看着那单薄地似乎随时都会倒下的身影,蓦然觉得这十多个铜钱是这般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