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在唐朝开网吧 > 第四十五章,弘福寺的史诗级狗血(-:小票票哦~
    “电视剧《武林外传未删减版》?”黎川愣愣的看着这个奖励,回忆了一下,不记得当初看的《武林外传》,哪里有不和谐镜头需要删减的啊。

    “多谢仙人出手相助!”王峰走到黎川的面前,跪在地上,磕着头。“砰砰砰!”一个接一个磕的很实在,很响。

    黎川淡漠的摆摆手,看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说道:“再重申一遍,我不是什么仙人,你们可以叫我黎老板。”

    然后对着王峰说:“还有,我并不是救你,纯粹只是有人在本网吧闹事,我这才出手教训他的。

    对于你,我一点都不关心。”

    王峰仰头看着黎川,在他的眼眸里,看见的全是冷漠,就像那些刻在寺庙道馆里的佛像神像一般,淡漠的看着这个凡尘世俗。

    “砰!”最后磕了一个响头,这一下用尽了王峰的全部力气,所以,瞬间便将额头给磕破了,鲜血不要命的直流。

    王峰抬起头,鲜血从他的流过他的眼睛,潺潺的滑过脸颊,滴在地板上。

    然后他却笑了,笑得很是开怀,像是在对黎川,也像是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我不过是一条贱命罢了。”

    说完话,王峰趴在地上,用自己的袖子将网吧地板上的鲜血,给擦干净了。

    做完这些,他才从地板上起来,又对黎川毕恭毕敬的鞠了一躬,紧接着转身,带着青瓜、牛二等众小弟离开了网吧。

    秦琼一直看着王峰,等他走了,才轻轻的吐出一句话来:“这小子的心,变了。”

    王峰出了门,就追着觉清等和尚去了。

    不要再将麻烦带去网吧,时光海网吧是这个世界唯一一处净土啊,他对所有的人都一视同仁。

    抱着这样的想法,王峰满脑子的想法就是解决和弘福寺的恩怨,怎么解决他暂时没有想到,脑袋一热,就想着立刻解决,不管用什么手段。

    只有不到十八岁的王峰,暂时还没有深思熟虑到,能沉着应对,年少冲动,大抵说的在理。

    王峰等人在后面追,觉清等人在前面亡命的跑。

    见识了黎川御风伤人,觉清等和尚心惊胆战,自然是想着回到弘福寺,自己的老巢才能算心安。

    一路狂奔的觉清等人,终于是安全的回到了弘福寺,当跨入那扇寺门之后,众人的悬起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觉清师叔你们回来了。”

    觉清等人回来的时候太过慌张,闹出的动静有些大,弘福寺的大部分和尚都跑了出来。

    一下午的时间,弘福寺里所有的和尚已经知道寺里法器丢了,觉清带着弟子前去长安城寻了。

    这时见觉清等人回了弘福寺,众僧自然要好奇问一下,究竟是何方小贼这么大胆,敢来弘福寺偷窃。

    觉清见众人望着自己的眼光,带着期盼还有崇拜,不由老脸一红,双手合十,念了一句佛号:“阿弥陀佛。”

    众僧齐声回了他一句:“阿弥陀佛。”

    觉清正要张嘴说什么的时候,他身后一个弟子“扑通”一声,扑倒在地上,大声喊道,

    “师傅!”

    声势凄厉,瞬间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觉清一看,正是自己的弟子——了空。

    了空整个人扑在地上,声泪俱下的说道:“师傅!千错万错都是弟子的错!那法器,俱是,俱是弟子所盗!”

    “哗!”现场一片哗然。

    “什么,居然是了空师兄!”

    “怎么可能,了空师兄他……”

    所有的和尚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连觉清也满脸震惊的望着了空。

    在其他和尚眼里,了空师兄是一个温煦和善的老好人。在觉清眼里,他虽然不突出,但是从来没有私心,对自己这个师傅更是恭敬有加。觉清一直最是信任这个弟子。

    由于了空一直以来都是不争不抢的人设,所以这瞬间的破碎,让所有人都没能接受。

    “你,你这是为何啊!”觉清指着了空,痛心疾首,没想盗窃弘福寺法器的居然是自己最信任的弟子,难怪没有任何人察觉,根本就是监守自盗,是自己亲手将看管法器的任务交给了空的啊。

    了空匍匐在地上继续说道:“弟子自知罪孽深重,然弟子有不得已的苦衷,我佛常说因果循环,弟子愿意承担一切罪责。这件事情都是弟子一人作为,与其他人绝无半点关系,弟子这就一身赎罪!”

    说完,了空猛的起身,掉头就冲向寺院的大门上撞去!

    抱着必死的决心!

    心里想着,有那神秘莫测的老板,应该能护那小子周全了。

    “嘭!”了空如那钟锤撞钟一般,撞在了弘福寺那红漆大门上,瞬间在大门上,溅满了鲜血。

    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没有反应过来,了空已经软绵绵的摊在地上了。一切来得太快了,就像龙卷风,让人措手不及。

    觉清一只手指着了空,颤颤巍巍,一张老脸阴晴变幻。

    这时,一声痛苦的悲鸣,响彻了整个弘福寺,以及整个枫岚山,甚至越过了十里长坡,传到了长安城,传到了时光海网吧。

    “爹!”

    正是王峰等人赶到了,刚好看见了空的血溅在大门上,人倒在地上。

    一个人影犹如满天神佛加持,跑出了猎豹奔驰的速度!

    是青瓜,他一双眼睛鼓鼓的瞪着,瞪得眼眶都要炸裂了。猛的扑在了空的身上,紧张的抱着他,颤抖的手在他的头上捂着,仿佛那样能捂住了凡脑袋上不停涌出鲜血一般。

    “爹,你怎么了?”

    卧草哦!一众和尚下巴都要惊掉了,今天好特娘的刺激!搞得大家都没有准备,被吓得一愣一愣的。

    先是弘福寺法器被盗,觉清师叔追去落荒而归,然后最是老实的了空师兄跳出来认罪,紧接着自杀谢罪,最后,最刺激的来了,了空师兄他居然特娘的有个儿子!

    众和尚你看我,我看你,等等,得捋一捋,全是懵逼的模样。

    了空还没有完全断气,看着眼前的青瓜,伸出手想要摸他的脸,却是提不起一点力气,费劲的扯出一个笑,轻轻的说道:“傻儿子。”

    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大声说道:“师傅,弟子一人做事一人当,甘愿领受罪责,以身赎罪!希望师傅莫要再追责他人,这都是弟子一人所为啊!”

    觉清老和尚走到了空的身边,各种情绪在他的脸上变换,看着青瓜的眉眼居然有些熟悉,心中一跳,蹲下身子凑到了空面前,不着痕迹的问了一句:“你哪里来的儿子?”

    “咳咳。”了空咳嗽了几下,脑袋受到重创,身体已经不受控制了,生命不多了,开口说道:“当年,弟子在师傅的房间打扫的时候,捡到一枚簪子,看它好看,鬼使神差般拿了回去。

    那天晚上莫名其妙有一个女子找上了弟子,之后,弟子便与她欢好了数月,便是有了青瓜。”

    说道最后,了空从贴身的怀里,摸出一个簪子,想来他时常擦拭,竟还有七八分新意。

    了空将簪子递给青瓜,目光轻柔,“这是你娘最后的遗物了,我就交给你了。”

    看着那簪子,觉清眼角直抽抽,你特娘的!劳资平生最恨鸡鸣狗盗之辈,那明明是劳资的!

    “爹!”

    青瓜一手抓着簪子,一手紧紧的抱着了空,然后,了空已经咽气了。

    尘归尘,土归土。

    “阿弥陀佛。”只见一宝相庄严的老和尚,从弘福寺大殿里慢慢的走了出来。

    一身朴素的僧袍,却穿出了庄严慈祥的感觉,只看他一眼,便心生平和,戾气全消,是一位真正的得道高僧。

    “阿弥陀佛。方丈好。”

    众和尚齐声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