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125章:徐芊芊末日!绝顶天才啊!(3更)
    这天涯海阁竟然还是邀请会员制的?

    就像是地球上的某些高级会所?

    上一辈子沈浪虽然被硫酸毁容了,但还是一个很牛逼的医生,救过不少达官贵人。

    其中某个声名狼藉的大豪听说沈医生四十岁了还没有女人,心中一感激,就送来了一张铂金会员卡。

    并且小心翼翼道:沈医生,里面不仅有大姑娘,小伙也是有的。

    沈浪心中感激,在动手术的时候顺便把这个男人的输精管打了一个结,反正你已经五十几岁了,就不要再满世界留私生子了。

    ……

    言归正传。

    沈浪道:“娘子,你武功那么高,身份那么高贵,肯定是这天涯海阁的会员吧。”

    会员这个词别人不懂,木兰是懂的。

    “夫君,你高看我了。”木兰。

    天涯海阁的逼格是超级高的,非常超脱清贵的。

    有点类似于《权力的游戏》里面的学城,比《琅琊榜》里面的琅琊阁还要牛逼。

    想要成为他的会员?

    必须是各种学术宗师,比如木兰的老师钟楚客。

    绝大部分人根本就没有资格的。

    沈浪望向前面这个老头道:“大师,邀请制也没有问题啊,你有邀请权吗?”

    “当然!”老头傲然道,作为天涯海阁的教授之一,他当然有邀请权。

    沈浪大言不谗道:“那行,那您现在就邀请我吧。”

    大师望向了木兰,道:“这位小姐,这是你夫君?”

    木兰有些羞赧地点头。

    这个夫君有时候很长脸,但……大部分是比较丢脸的。

    大师道:“手无缚鸡之力能活到现在,不容易。”

    别人来我天涯海阁,都毕恭毕敬,连呼吸都不敢大声,就仿佛来朝圣一般。

    你这个小白脸倒好,就好像逛窑子一样轻松。

    沈浪道:“大师,听说想要成为天涯海阁的会员,必须是一代宗师?”

    大师道:“不是会员,是访客。”

    沈浪道:“我还听说,天涯海阁接受任何学术挑战,只要能够解答你们的任何一道终极难题,不管是哪一学科的,都能够成为天涯海阁的入阁之宾?”

    入阁之宾?

    你,你这个名词还不如会员呢?

    大师是很有涵养的,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也有些想要打人了。

    他不由得再一次望向木兰,你这个夫君是如何活到现在的啊?你这个做妻子的应该很辛苦吧。

    这个小白脸配不上你啊!

    在来之前沈浪确实是做过功课的。

    这天涯海阁在世人眼中,就是一座武学殿堂。

    但人家压根就不仅仅只有武道秘籍,还有各式各样的学术著作。

    天文地理,数学音乐等等,无不囊括。

    这是一座真正的学术殿堂。

    大师道:“没错,我们天涯海阁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向天下放出一些难题。任何人只要解答一道,就可以受到邀请。”

    这就相当于地球上那些超级牛逼的学术组织了。

    你的论文没有上过《自然》、《细胞》、《科学》三大杂志,根本连来敲门的资格都没有。

    但是这个世界天才还是很多的。

    天涯海阁之前放出了十道题,如今已经被解出了七道,如今就剩下三道了。

    当然这十道题全部解答完毕后,天涯海阁又会放出十道难题。

    而这些难题涵盖各类学科,属于武道的只有两三题而已。

    逼格这么高的学术殿堂,放出来的难题,自然是世界终极难题。

    不是绝顶天才不要说解答了,根本连看都看不懂。

    还记得许文昭吗?

    他在玄武城算是算术天才了,但是……他连看这些难题的资格都没有。

    大师道:“公子,我天涯海阁的十大终极难题还剩下三题,已经足足三年没有人能够解答出一题了,你确定要试一试?”

    沈浪道:“当然!”

    “诚惠五百金币!”大师道。

    这么牛逼的学术殿堂,让人回答问题竟然还要钱?

    没错,要钱。

    不是这位大师贪婪,而是因为维护这座天涯海阁的成本实在很高。

    这群教授又绝对不愿意接受任何国君的赐金。

    不接受任何官员,任何贵族的捐赠。

    但是,他们却愿意接受普通人各式各样的捐赠。

    沈浪一挥手,木兰递上了一箱子金币,正好五百。

    “客人请随我来!”大师道。

    然后,他引导沈浪和木兰来到了城堡边上的一个小房间内。

    里面空荡荡的,就只有三张椅子,两张桌子。

    大师道:“客人想要解答哪一学科的终极难题?如今还剩下武学,天文,哲学三题。”

    武学肯定不行,浪爷过的武学秘籍还是太少了,数据库不够丰富。

    哲学这玩意,太玄而又玄了。

    那么,就只剩下天文一题了?

    但是,这里不是地球啊,这里的宇宙是不一样的。

    沈浪智脑里面的天文题大概都派不上用场。

    “天文题!”

    大师眼中露出了王之蔑视,然后递过来一张纸。

    这就是天涯海阁剩下的三大终极难题之一了。

    这道题仅仅只有五个字。

    太阳有多大?

    这个题目难不难?

    牛不牛?

    难得让人发指啊。

    绝对变态级的。

    没有给你任何数据,直接就问你太阳有多大,直径多少。

    再一次申明,这里不是地球。

    所以这个世界的太阳,和我们世界太阳的直径很有可能是不一样的。

    至少木兰看到这个题目后,直接惊呆了。

    之前她一直以为自己是非常聪明的,但是现在她第一次怀疑自己的智商了。

    几乎每一个看到这个题目的人都会怀疑人生的。

    大师淡淡道:“解答不出来,就不要浪费时间了,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吧。”

    说罢,他就要起身走了。

    这道题是很难,甚至看上去完全无解。

    但对于沈浪来说,确实简单之极,他甚至不需要用到智脑。

    “大师,这个结果计算出来最快要三天时间啊。”

    沈浪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仔细盯着大师的脸。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单单听到沈浪的这句话,大师就会震撼。

    大师果然震撼了。

    这才是巅峰智者的交流啊。

    只要沈浪说出这句话,基本上就已经意味着他解答出来了。

    然而边上的木兰,继续一头雾水。

    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和夫君不般配了啊。

    为什么眼前这两个男人的对话和表情,她都看不懂了呢。

    但是她望向了镜子中的自己,瞬间自信全满。

    对于夫君这种流氓来说,对老婆的要求大概有这几样吧。

    臀,胸,腰,脸蛋,有钱……

    至于智商高不高,大概他也不是很在意的。

    否则,他怎么会和大傻,金木聪玩得不亦乐乎呢?

    ……

    接下来,沈浪找了一根空心的竹竿。

    并且拿过木兰的利剑。

    他用空心竹竿望向太阳,一边看,一边用利剑看砍竹子。

    一直到视野中的太阳影子全部占满了竹子中空口径为止。

    此时竹子的长度除于口径,得出的数字是85倍。

    这意味着太阳和这个世界的距离是太阳直径的85倍。

    果然和地球上不一样啊,在地球这个数字是80。

    接下来沈浪将竹子笔直插在地面上,等到绝对正午时分,他测量竹子在阳光下的影子长度,并且记录下来。

    然后,沈浪朝着老头道:“大师,您还需要我继续吗?”

    如果要继续,沈浪需要找到一副准确的地图,然后乘船北上两千里,三日之后的正午时分在此将这根竹竿插在地面上,再测量竹子影子长度。

    间隔两千里的地方,同样是正午太阳直射,同样8.5尺长度竹子的影子长度是不一样的,会有厘米级的差距。

    两个地方影子长度的差距,两千里的距离,再根据勾股定律,就可以计算出太阳和这个世界的距离。

    然后,这个距离除于85,就可以计算出这个世界太阳的直径。

    沈浪将整个解答过程写出来。

    但最终没有给出准确答案。

    因为他没有时间乘船两千里北上,准确说不是两千里,因为星球表面是圆的,还要将曲率也计算进去,这就需要用到圆周率。

    仅仅一刻钟,沈浪将答案交了上去。

    尽管没有给出最终答案。

    但是,大师看完之后还是微微发抖。

    因为沈浪的答案是绝对正确的,甚至比他们的更加准确。

    因为沈浪用的圆周率更加精确。

    “公子,您无法乘船两千里北上,但是请您预估一下,太阳的直径是多少?”大师问道。

    沈浪稍稍计算了一下道:“应该是289万里。”

    两个世界的太阳直径不一样,沈浪根据熟悉那个太阳的直径,大致估算出这个世界太阳直径。

    大师不敢置信望着沈浪。

    实在是太惊艳,太震撼了啊。

    足足好一会儿,大师问道:“公子,您今年多大?”

    “十九岁。”沈浪道:“哦不,十八岁。”

    大师不明白这个梗。

    他叹息道:“天才果然是天生的啊!”

    “天才啊,绝顶天才啊!”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年轻的天才啊。”

    “这位小姐,你配不上他啊。”

    木兰无语,大师不刚才不是这样说的。

    沈浪道:“大师,现在我能够进入天涯海阁了吗?”

    大师笑道:“欢迎公子,成为我们天涯海阁的入幕之宾。”

    人家学术大师也不是不懂得幽默的,只是看对谁而已。

    在大师的引导下,沈浪进入了武道和学术的殿堂。

    进入了无数秘籍和著作的海洋。

    “玉娘,接客了。”大师喊道。

    一个丰腴的美人儿袅袅走了进来,大约三十几岁。

    学士袍子穿在她的身上,显得尤为紧身迷人。

    不过,她长得虽然很美,但是头发散乱,眼圈发黑,完全没有形象可言。

    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的。

    “又来一个糟老头?天下聪明的年轻人都死绝了吗?要借阅什么?”这位女学士恶言恶语道:“快点说,老娘没空,给你一个时辰自己去找,老娘手没劲。”

    一抬头,她美丽的大眼睛见到了沈浪。

    然后她惊呆了,美眸瞬间大亮。

    惊呼一声,她又飞快跑开了。

    沈浪一愕,这是咋回事啊?

    但是一刻钟后,她又出来了。

    仿佛变了一个人,头发变得柔顺了,黑眼圈也不见了,脸上抹了胭脂,嘴唇也染红了。

    还换了一身更迷人的蓝色裙子。

    女学士妩媚嗲声道:“这位公子,刚才那个污头垢面的女人我姐姐。她从来都是这样粗鲁无礼的,希望您不要介意啊。”

    姐姐?

    你们两个人的臀围一样,胸围一样,连大腿内侧的三角函数都一样。

    不过,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美人学士娇声道:“请问您要借阅哪一本书?又或者是哪一块秘籍呢?你就坐在这里好好休息,我去给你拿。公子你要不要喝茶,要不要吃点心?”

    沈浪道:“我要借阅《天外流星》剑法。”

    美人学士不由得一愕,然后甜甜道:“有,姐姐这就给去拿。”

    ……

    徐家大宅院内!

    无数的丝绸,堆积如山。

    六成的紫色丝绸,四成的彩虹色丝绸。

    几十个西域商人眼睛迷离地盯着这些丝绸。

    太美了啊!

    简直是上天的杰作啊。

    这根本就不是丝绸,简直是成山的金币啊。

    他们可以想象,这些丝绸一旦运到他们的国家会引起怎样的轰动。

    为什么全部是西域的商人?

    因为越国这边的市场徐家要自己占领的。

    西域那些国家徐家不可能去开店,所以只能批发给这些商人。

    “送上来!”

    徐芊芊一声令下。

    顿时几十件紫色袍子,几十件彩虹色裙子送了上来。

    “这算是我给诸位的见面礼。”徐芊芊道。

    这也是老规矩了,每一次交易的时候,都要送上这些丝绸做的衣衫。

    这些西域商人不仅仅是自己来,还带着情人一起来的,所以还送有彩虹色的裙子。

    几十个西域商人和他们情人迫不及待进入房间之内,将这些新的袍子和裙子穿上。

    果然是华丽曼妙啊。

    尤其是彩虹色的裙子,穿在身上仿佛仙女一般。

    徐芊芊道:“诸位可还满意吗?”

    几十名西域商人赞不绝口道:“满意,无比满意。”

    徐芊芊道:“那我们这就正式交货?正式交割?”

    几十名西域商人纷纷同意。

    他们更加急切,想要最快速度将这批丝绸运到自己的国家迅速打开市场,发一笔横财。

    接下来,就要正式交割了。

    这意味着徐家将一下子拥有十几万的金币入账。

    哪怕是用三倍价格收的蚕茧,但这笔生意还是大赚了。

    重建作坊不急,这笔钱可以献给张翀去谋求艳州下都督一职。

    徐芊芊长长松了一口气。

    奋斗了这么多天,终于成功了。

    徐家终于渡过了这次难关了。

    徐绣的金子招牌非但没有砸掉,反而更上一层楼。

    这些天她晚上,她几乎每天都在做噩梦。

    梦到的内容都是一样的。

    丝绸忽然褪色了。

    所以,在交货之前,她挑选丝绸样品让人做了无数实验。

    风吹日晒,火烤,盐水洗,开水烫等等。

    几乎所有手段都用过了。

    丝绸没有褪色。

    现在终于大功告成了。

    徐芊芊的眼眶湿了。

    太难了,太不容易了。

    转身看到了未婚夫张晋,她露出亲密的一笑。

    张晋露出深情一笑,他也松了一口气。

    徐家成功了,代表着父亲有钱去谋求艳州下都督一职了。

    最关键的是,他可以娶徐芊芊入门了,不用做出可怕之事了。

    徐芊芊心中得意道:“沈浪啊沈浪,你这个有眼无珠的蠢货啊,竟然把两份价值连城的染色配方给了我。”

    “你以为烧掉我的大作坊就能彻底毁掉徐家?”

    “你这个无知的东西根本就不知道,这两份配方比一个作坊更值钱。”

    “你非但没有打倒我们徐家,反而让我们更加强大,让我徐芊芊更加强大。”

    “我徐家没有倒下,接下来倒霉的就是你沈浪了。”

    “沈浪,我等着你死!我要看看,你会死得何等之惨?这一天很快就要到来了,你的末日就快到了。”

    徐芊芊心中快意。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这些西域商人中,忽然有人发出一声惊呼惨叫。

    “啊……啊……”

    然后,徐芊芊惊恐地发现。

    竟然有好几个西域商人,还有他们的情人,身上起了好多个疹子,水泡。

    有人面孔开始红肿变形。

    有个别人甚至开始哮喘,完全无法呼吸。

    “啊……啊……”

    “这丝绸有毒,有毒……”

    这丝绸当然没毒。

    只不过,这些染料配方中沈浪加了几种过敏物质。

    而且是专门针对西域人种的过敏体质。

    我浪爷的手段,岂会让你徐芊芊猜透?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更了一万四千字,真正精疲力尽,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

    谢谢斜月灵台方寸间的万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