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以你为名的希望 > *127 窒息的夜晚
    “你在这里待了多久了?”前不久的一天,阿伟在离开教室之前问道。

    “十年。”

    “十年……说不定很多事情都改变了呢。”

    奋斗男手中的笔停止了一下……

    作为幽灵,他可以轻而易举地穿进屋子,但少年驻足在原地。渐渐的,他的身形发生变化:从一个身穿制服的少年变成了四十好几的中年,然而眼前的幽灵竟还比奋斗男消瘦得多。

    阿伟不知道奋斗男看到了什么,不过远远的,他发现中年奋斗男变得越来越模糊,最后消失不见了。

    从那以后,他和奈奈之间便空无一物。

    梦境中段……

    就如奈奈所说,小白在不久后就主动邀请阿伟吃了一顿午饭。又在奈奈的鼓励下,阿伟连续两个周末都安排了约会,小白也都欣然接受了。

    在小镇里,他们能做的不过是看看电影、逛逛商店街。但不知不觉中,两人便像情侣一般那么亲密了。

    “诶,真的有那么厉害?!”小白搂着阿伟的臂膀,半信半疑。在她的身边围绕着许多男幽灵,个个两眼放光,盯着小白。

    见惯幽灵的阿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千真万确,从那以后篮球场就归我们了。”

    他说的是中学的时候,进入秋季,放学后没多久天就会黑。足球队就在室内训练,毕竟室内也有两个球门。可这样篮球部的人就不乐意了。

    “喂,你们很碍事啊!”见高年级的足球队员已经回去,篮球部部长对阿伟他们摆出了极为难看的脸色。

    “不好意思。”少年恭恭敬敬地道歉着,但其实这片场地本来就是大家可以共用的,“对了,我们可以把彼此当成障碍。”说着他就带着球轻松绕过两个正在打球的人。

    阿伟缓解气氛的行为却让部长觉得自己被低年级学生看不起了,他将篮球重重摔在地上。

    咣!!!

    巨大的响声回荡在体育馆内。

    其他足球队员吓得退到了场边,唯独阿伟不甘示弱。他在二十米开外一脚将球射进球门,虽然没有大动静,却也给对方足够的威慑。

    “算了,算了。”

    “阿伟,我们走吧。”双方的人都上来劝和,奈何两人都气血旺盛,最后阿伟的提议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就在这里,我们比谁先进那个篮筐。”他站在篮球场的半场线,略带挑衅地说道。

    部长观察了阿伟瘦弱的手臂,露出不屑的笑容,“别怪我欺负你。”

    “输了的人,放学以后别再来这片场地了。”

    篮球部长正有此意,但对方那胜券在握的神情让他不禁咽了下口水,毕竟距离摆在那里,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果然,部长的前三球都没碰到篮筐。

    “用这球没有问题吧?”少年摆正了足球,没有太远的助跑,脚尖轻巧地把球挑起又不失力道。但在外行人眼中,阿伟好像射出了一脚高射炮。

    “太离谱了,哈哈哈!”

    “傻瓜,看抛物线。”放声大笑的部员被同伴狠狠顶了下肋骨。果然,少年的第一球就贴着框落下,篮网也微微飘动了些许。

    终于在第四次尝试时,球空心入筐……

    不知是记错了次数,还是觉得4次有点多,少年对小白声称自己只踢了三脚就进球了。

    “有的时候感觉你在吹牛一样。”女孩的话让阿伟打了个冷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战,“谁叫你每天吹嘘着自己的英勇战绩却从来不踢球呢。”小白这才注意到少年已是脸色惨白。

    “呵呵。”用傻笑来蒙混过去已经成为了阿伟的必备技能。

    “不过我是相信你的,毕竟那场比赛我也看的清清楚楚,那个射门……”说着小白也拉开腿摆出架势,“pong!”

    “哈哈。”

    “你可是我们学校第一个进球的人。”

    “是吗?”少年故作惊讶,其实他也知道,自己的大名已经被印在场边的射手榜上:阿伟球。

    “虽然你穿店员服的样子也不错,不过还是踢球的时候更好看。”小白的赞美让阿伟有些飘飘然。

    “再一场?”

    “脚不好。”

    “就一场啦。”

    “不要不要。”两个手牵手走在小镇的街上,说着没有营养的话,也不知道最终的目的地会是何方……

    一个市里的学校竟受邀来参加犬山的热身赛,一年能踢两场热身赛,这样的新闻一下在在校内炸开了锅。

    “伟大神会来参赛吗?”

    “据说阿伟投入进去,进他们三五个球是都有可能!”

    犬山队长铁闸当然知道这位明星球员的重要性,如今犬山不缺上场球员,唯独就差一个核心。

    而另一边,少年已在校外。

    “可以吗?”

    “别往上看!”

    阿伟是轻巧地就翻出校园,可对于小白来说这样的举动可以说是前所未闻,“接一下我。”

    其实早在开始前,少年就计划着要逃跑,可怜身为女友的小白也要跟着一起遭殃,“对不起。”

    “没事啦。”小白一把揽住男友的臂膀,虽然眼前是看了无数遍的景致,但工作日的这个时间段,两个人都是第一次这样外出。

    “感觉和平时不一样。”

    “是啊。”一路上,多是一些阿姨大叔。

    “你的孙子都会自己走路啦?!”见一对阿姨在路上热烈地讨论着家常,两个高中生觉得格外的新奇。

    “你家里有人吗?”小白轻声问道。

    “啊?”少年一个激灵,逗得小白笑出声来,“每次你被吓到都好有意思呢。”紧贴对方的小白时常会感受到剧烈的抽动。

    “爸爸妈妈都不在吧?”

    “嗯,爸爸不在。”

    父亲每天清晨5点出门,要到晚上5点才回家。好像在很久之前就是这样了。

    “爸爸?”小白似乎在说,那妈妈呢?

    “啊,都不在,家里没人。”

    “我想去你的家里看看,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只是没那么干净。”阿伟仔细想了想,家里也还没脏到不能带女朋友参观的地步。

    进入房间时,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父亲居然还在家中!

    “诶,今天怎么回来了?”

    这个问题少年也想同样也想质问父亲一遍,只见他坐在沙发上看着比赛录像,可必备的啤酒桌上却一罐都没有。

    “伯父打扰了。”小白整理了情绪,向对方打着招呼。

    “笨蛋,他都没有看到你。”阿伟低声说道,言语中满是责备之意。

    “啊……”父亲略显狼狈地从沙发上站起,“不好意思,没有看到你。”说着他踉踉跄跄地来到厨房,“你们先坐……”他打开了冰箱,似乎是想找出一点东西招待小白

    (本章未完,请翻页)

    。

    “家里什么都没有,让你见笑了。”

    “不,是我没有通知伯父就来做客,对不起。”小白礼貌地道歉说。

    “那个你等一会儿,我这就去买点东西。”父亲披上外套就离开了门,整个屋子里只剩下解说员孤单地播报一场没人关注的比赛。

    关电视的时,少年注意到沙发上父亲落下的钱包。他摇摇头,心想父亲待会肯定会匆匆跑回来说,“看我这记性。”

    然而过了许久,父亲都没有回来。无聊时,阿伟打开干瘪瘪的钱包,里边果然没有一张纸币。

    “对不起。我好想做了多余的事情。”眼看天都要黑了,小白坐在椅子上,随时都可能哭出来。

    “我送你回家吧。”

    “可是伯父说要招待我们的啊。”

    “他刚刚发信息,说有其他事,不回来了。”

    那时,少年的预感成为了现实……

    如今,整栋屋子真正只剩下了阿伟一人,他守在电视机前,等待着体育新闻过后的比赛。对现在的他来说,只有体育频道才是真正安全的。

    回想起有一次比赛,父亲热爱的球队真的踢得很糟糕,比赛过程中他便喝了好几灌啤酒。父亲并不能喝酒,偶尔中场喝一罐也只是为了不让自己睡着。

    那时,父亲哭得稀里哗啦,完全没有男子汉的样子。

    他断断续续说了好久的话,无外乎就是他三个心愿:

    初夏能健健康康地长大。

    能抽出空看儿子踢一场球。

    “哪怕前两个愿望不能实现,也想看到一场好球,能让我忘记……咳咳……”父亲情绪激动,被酒呛得止不住地咳嗽,“踢得都是什么破球……小伟,你踢得比他们都好吧。”

    忙于生计的父亲几乎都没法和儿子多说几句话,在以前他至少能通过病弱的女儿口中了解到儿子的情况……

    “哥哥现在可是足球队的主力前锋呢。”

    “了不起。”

    “嗯嗯,哥哥他还经常完成帽子戏法呢!”曾经初夏不理解进三球为什么叫帽子戏法,不过听阿伟说多了,她也能自然地说出来了。

    “真想看看小伟踢球的样子。”

    ……

    假期临近尾声的一个晚上,小白偷偷逃了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那件事发生以后,小白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对不起”。

    “不是你的错。”

    从明天开始,小白就会离开小镇,前往遥远的大城市去生活。其实这件事情早在入学时就传遍了犬山中学,只是当时阿伟认为无关紧要的消息如今却对他造成巨大的影响。

    第二天清晨,少年守在站台上,站台上除了他以外还有十来个幽灵,他们寂寞的看着一班班列车驶离,也许他们就在这里和那些最重要的人分别……

    就如所预想的一样,阿伟见到了小白最后一面。

    然后呢,

    少年想变成这群幽灵里面的一员,不吃不喝,只是守在这里,直到她回来的那一天……

    刘伟躺在床上,身体正在发抖。樱跪坐在瑜伽垫上面,双手则趴在床沿,察觉到动静后,少女睁开眼,轻轻安抚着对方露在被子外边的小臂。

    别难过了,别难过了……

    少女猜想刘伟正在做着一个噩梦,并非可怕的,而是令人感到窒息的那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