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并州李义 > 0560:开战
    华阴城内县府之中。

    “末将无能,非但没能取得预定的效果,还险些被敌人杀入城内……”庞德跪在地上对着胡轸语气充满自责的说道。与此同时,他的表情颓然,双眼也没有了之前的神采,显然此败对于他的打击相当大。

    不过仔细想想这也很正常,一个刚刚二十二岁的年轻人,之前在凉州武艺一直都是所向无敌。在出仕之后,很快就被自家主公相中提拔,并在短短的数年时间就坐上了伏波将军的位置。这种情况,换做谁恐怕一时间也很难接受。

    闻言,虽然胡轸心中恨不得杀了庞德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但表面上却还是笑着安慰道,“庞将军不必如此,那关羽哪怕在李贼的麾下,也是数一数二的猛将……而且庞将军年岁尚轻,相信用不了多久,那关羽就不会是庞将军的对手了……”

    “多谢胡将军……”庞德闻言,眼神稍稍有了一丝光彩,同时语气之中带着一丝歉意和悔意。或许是在后悔当初没听胡轸的劝说?又或者是因为之前对胡轸颇为不屑的原因?

    不过不管是哪种,此时的胡轸都没有去理会,因为今日之败,导致城中士兵的士气变得更加低落。这种情况下想要抵挡敌军的进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而胡轸这边沉默着,依然还没等缓过来劲的庞德也同样没有说话,这让一旁的梁兴很是焦急。又过了半响,梁兴顿时忍不住高声说道,“两位将军为何如此?!敌人虽然今天赢了一场,但我军根本没有多少损失!且城内不但有八万大军,军备粮草更是无比充足。只需我等死守城池,那吕布就算有通天之能,又能奈我军如何?!”

    梁兴的话顿时吸引了两人的目光,“梁都尉,虽然话是如此,但我军士气太低,恐怕难以发挥出太大的战力啊……”胡轸有些无奈的说道。

    士气!只要是战争,士气就是影响胜败的最重要因素,没有之一!只要士气够高,哪怕只有一千人也能够发挥出一万人的战斗力。但如果士气太低……就好像昔日那些面对李义的黄巾军,虽然兵力胜过李义十倍以上,但没两下就被击溃了。

    守城也同样如此,如果士气低迷,士兵就不会拼死抵抗,很有可能直接被敌人一波冲上城墙。毕竟,守军再多,能够站在城墙上的也就那么些人。这也是为什么历史上那些以少量兵力就能够凭借城池抵挡比自身多十倍、百倍敌人的原因,当人人拼死,总是能够爆发出恐怖的战斗力。

    听到胡轸的话,一旁的庞德忽然开口说道,“胡将军,明日本将愿意率亲卫守卫城墙!就算拼得一死,也绝对不会让敌军有一人冲上城墙!”

    “这……”胡轸闻言,顿时犹豫的看着庞德。虽然极力隐藏,但他的目光中还是透露出一丝不信任。显然今天庞德的表现,让他实在很难再次相信庞德。

    说起来,会出现这种情况,恐怕还是因为关羽的名气实在太低了。如果击败庞德的是李义,甚至是李义麾下最知名的三大将高顺、吕布和童飞的话。恐怕胡轸绝对不会如此,甚至于庞德也不会如此的失落和颓然。

    见状,一旁的梁兴连忙说道,“胡将军,下官也愿意率亲卫跟庞将军一同守城!定然不会让敌军踏上城墙半步!”

    闻言,胡轸不再犹豫,“明日我会亲自上城督战!希望庞将军这一次……”胡轸欲言又止的说道。不过虽然没有直说出来,但潜在的意思显然不言而喻。

    “胡将军请放心!”庞德大声应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于激动,庞德的脸色变得赤红起来。不过看他那坚定的眼神,似乎已经恢复正常了。

    隔天一早,吕布就命工部士兵赶制攻城器械。他们都是从军中挑选的心灵手巧之人,在工部进行过系统的学习。虽然人数不多,但在他们的指挥下,在制造、组装攻城器械时,不但速度快,而且也便于维护甚至加制。

    当然,其他部队却也不是没有类似的人,只不过那些人大多是从附近县乡征集来的匠人。两者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区别,只不过李义更希望部队能够更加的规范化,而不是缺什么,就从附近的县乡征集。

    与此同时,关羽带着十数名嗓门奇大的士兵,一边让他们于城下不断叫骂,一边纵马在城下耀武扬威着。虽然关羽也不觉得敌人会被骂出来,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万一真的有人杀出来呢?

    而事实上,庞德确实被气得面红耳赤,他本就不是什么冷静之人,昨日又吃了生平最惨的败仗。尤其,那些士兵几乎都是在针对他在骂,这让他如何不怒?

    只是,他硬生生的忍下来了,虽然他那死死攥着的拳头,和额头暴起的青筋,都在告诉旁人此时的他到底有多么的愤怒。

    见状,旁边一直在留意庞德的胡轸暗自松了一口气,他真的担心庞德一个没忍住再次杀出去送死,如果那样的话,拼得被马腾怪罪,胡轸也只能强行阻止。毕竟如果再败一次,甚至庞德直接被敌人斩杀,那这仗可就真的不用打了。

    “啧,那庞德昨日看起来还算是一条汉子,结果今天就当起了缩头乌龟!”无功而返的关羽刚进了营帐,就没好气的嘟囔着。

    “哈哈,当缩头乌龟总比当个死乌龟强吧?谁让云长你昨天那么狠,几刀就把那庞德得魂而劈没了?”一旁的曹性大笑道,那模样,看来早已经将昨日败给庞德的事情给忘了。不过也难怪,和昔日在飞骑营被虐的经历比起来,昨日败给庞德不过只是一件小事罢了。而且在曹性的心中,也不觉得真的输给了庞德。

    “我可是神箭手!”曹性总是如此安慰着自己。

    听到曹性的话,众人顿时顿时大笑起来,看得出,他们如今很是轻松。虽然不能说完全不把敌人放在眼里,但却也没有什么如临大敌的样子。

    这时,徐庶忽然问道,“关县令,不知城墙上的敌军士气如何?防备又如何?”

    闻言,关羽想了想说道,“敌军的士气很是低落,很轻易就能看出。至于防备,却是挺严密的。而且那胡轸、梁兴以及庞德均在城墙上。”

    听到关羽的话,徐庶顿时对吕布笑道,“府君,下官有个提议,既然敌人在城墙上严阵以待,我军不如就耗他一耗,等到午后再开始攻城如何?”

    “嗯……就按照元直之言办吧。”吕布沉吟了一番后说道。

    随着吕布的命令,正在城墙上等待敌军进攻的胡轸等人就看到以下的一幕。一辆辆制造好的云梯车、投石车被推出了营地,不时有敌军的士兵出来溜了一圈又回去了。

    “看来敌人是打算继续消耗我军的士气……”胡轸沉吟了一番后说道。

    “那……”庞德闻言转头看着胡轸,昨日的失败,让他不自觉的开始重视起胡轸的意见。

    “命令士兵轮流守备,其余人,就在城墙上休息。”胡轸沉声说道。

    而看到城墙上敌人的反应,吕布却也没有改变命令,用他的话来说,既然被敌人识破了,那就好好休息之后再攻城也不迟。就这样,直到中午吃完了午饭,顺便让士兵们休息了一下,吕布这才下令让士兵攻城。

    嗯……看来吕布是打算彻底贯彻李义那不急不躁稳扎稳打的命令了。

    只是和李义军的淡定完全不同的是,当看到李义军开始发动进攻后,不断是胡轸还是庞德和梁兴,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更别说那些虽然手持着武器看似做好了准备,但不管是那害怕的表情还是颤抖的身体,都在散发着胆怯畏战气息的士兵们了。

    哪怕是庞德带来的那些士兵,看到敌人缓缓向城池这边逼近的画面,也不禁心生畏惧之意。

    “都给我提起精神拿出斗志来!如果今天能够做到让敌人一个都冲不上城墙,城墙上的所有士兵,酒肉管饱!杀敌最多者,赏钱十万,美女一名,我还会亲自替他向马骠骑请功!”看到士兵们的模样,庞德顿时大喊道。

    闻言,所有人转头看向庞德,又瞅了瞅不远处的胡轸。见状,胡轸连忙大喊道,“庞将军的话,就是我的话!只要你们能够做到,除了庞将军答应你们的,我再给你们每人奖励五千钱!并升官一级!”

    嗯……这钱数听起来相当恐怖,但实际上却真的不多。因为自从董卓铸新钱以来已经过了一年多,虽然马腾除掉了董卓,但却为了扩充部队,而选择变本加厉的造钱。这也使得左冯翊、京兆尹等马腾治下的领地,物价早就已经崩塌。

    就好像庞德给出的十万钱奖赏,其实……顶多也就买那么几石米罢了,而且还是劣米,因为优质的米百姓根本买不到。

    两人接连给出的奖赏上士兵们的恐惧之心稍退,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更何况是在这种物价崩塌的地方生活的人?虽然心中依然有些畏惧,但他们抓着武器的手,终于不在颤抖了。

    见状,胡轸和庞德心中稍稍放下心来,随后就将目光重新落在了城外的敌军身上。“只要今天能够彻底挡住敌人,那么士气就会慢慢回升……到时候,以本城的兵力和军需粮草,挡住敌人应该不成问题。”胡轸和庞德同时想着。

    很快,喊杀声在华阴城城墙内外响起,箭矢和飞石也开始占据空中。李义军的士兵们不断向城墙攻去,只是在庞德和梁兴的率领下,却丝毫没能取得半点的进展。

    尤其是那庞德,只见他提着大刀在城墙上不知疲倦的来回奔走,只要看到那边有敌人可能冲上城墙,他就会大步冲过去一刀将其劈落城下。而庞德如此表现,也让守城的士兵士气不断回升。

    “看来敌人拼命了啊……”吕布看着城墙上的情况感叹道。

    “这才是正常的攻城战。”徐庶闻言淡淡的说道,“之前不管是陕城还是弘农城的事,都只不过是特殊情况罢了。”

    “呵,我到希望那种特殊情况能多一些,这样主公在年底前就能够入主长安了。”吕布闻言轻笑道。显然,虽然进攻受阻,但吕布却没有丝毫的担心。

    听到吕布和徐庶的话,众人心中原本那有些骚动的心也随之安稳了下来。“看来最近确实太顺了,稍微遇到点阻碍,就有些焦急了……”关羽等人心中暗想着。

    而就在李义军与马腾军在城墙上不断争夺的时候,华阴城内的一座府邸之中,有两人也正在谈论着这场战事。这两人,却是弘农杨氏如今的家主杨彪,以及因为众人求情,最终被马腾放过而辞官还乡的杨瓒。

    “伯玉,你觉得两边谁会赢?”杨彪听着那不断传来的喊杀声,转头看着杨瓒问道。

    “谁赢?不管谁赢又管我何事?”杨瓒闻言摇头晃脑的叹道,“汉室衰败皇权旁落,董卓之后有马腾,而就算马腾被那李义击败,李义又有多少可能成为那匡扶汉室之臣呢?哪怕他的名声一直都很好……”

    见状,杨彪发出了一声细不可查的叹息,他知道,马腾的事情让自己的这位族弟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因为马腾能够上位,可是少不了他杨瓒的帮忙。

    “伯玉,你的想法虽然不一定是错的,但我等身为汉臣,却总得试上一试。如果我们这些忠于汉室之臣都只是躲在家中不问世事,那又有谁还会心向汉室呢?”杨彪闻言叹道。

    闻言,杨瓒没有开口,只是抚须沉默着,见状,杨彪又再次劝道,“李无双是不是匡扶汉室之臣先不谈,难道伯玉就甘心弘农杨氏在我们手中彻底衰败吗?如果长此以往,恐怕用不了多久,我杨氏之名,就将彻底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