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基金会大游戏 > 第93章 SCP公司
    由于倪弦沉的友情赠送,关理直接获得了这个世界众多穿越者的情报。

    其中有默默无闻的平凡者,也有声名显赫的上流人士。

    果然是同穿越不同命。

    但无论他们身份地位如何,“穿越”这种事,必然都是他们绝对不敢向外暴露出去的秘密。

    现在关理掌控了这些至深的隐秘……

    “好像还是没有什么用处。”他稍微查了几个比较眼熟的名字,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不安分的、太愚蠢的、文抄公的……要么自己太浪作死了,要么已经被倪弦沉和其他穿越者坑死了。

    剩下这些能混出头的,都确实有各自的能力。

    那几个专注于文娱方面的穿越者——别管是本人的能力还是被金手指加持过的能力——至少他们看起来是真材实料。

    先不说他们的领域跟《SCP基金会》并没有冲突,就算有冲突……

    关理难道就能以威胁的手段逼人退步了吗?

    喂,这完全违背了最初运营《SCP基金会》的宗旨了哎!

    真要这么做的话,还折腾什么文化氛围娱乐衍生?

    神化加洗脑,强制在所有人记忆中注入“SCP基金会”的概念,保证这个世界能够亲身体验一把MK“人类意识丧失”的末日图景。

    “确实是,没有实际用处。”这一次,连系统都没有任何挣扎地与他想法一致。

    在凭实力硬刚其它作品的选项前,系统钉得比谁都死。

    编外操作?

    绝对不允许!

    这种行为完全就是在挑衅它身为文化传播系统的底线!

    关理帮它把省掉的两个字加上,“你只是个辅助系统。”

    “那也是文化传播分类下面的!”系统死死守住自己的底线,“管理员你不会那么做的,对吧?”

    “当然不会。”关理想都没想,秒回答,“这种游戏玩的不就是养成的过程吗?作弊通关没意思。”

    听到前一句还稍微有那么一丁点儿感动的系统:“……你当这是什么游戏吗?”

    “模拟经营……”关理说着想到了倪弦沉,停顿一下才补充道,“还是一个尚在开发过程中,随时都有可能来个官方补丁调整难度的模拟经营游戏。”

    这种天知道游戏制作者会不会突发奇想塞什么奇葩元素进来的不安定感,有点刺激。

    “哦。”系统冷漠地应了一个字,以表示自己不想跟这个把现实当游戏的人说话的心情。

    “说起来……你不觉得基金会很适合模拟经营吗?”然而关理就没注意它的心情。

    他又有了新的想法。

    “……啥?”系统懵逼。

    “知道《瘟疫公司》吗?”

    “不知道。”

    “……”关理卡壳半秒,“自己查去!”

    系统圆润地跑去版权局查资料了。

    说实话时空版权局的文化作品索引是真的强,又快又准,跨宇宙直连,转型做搜索引擎绝对能逼死所有同行。

    而且数据库庞大到惊人,连《瘟疫公司》这种只出现在少数都市世界的小众游戏都有收录。

    简直让人怀疑:那里面是不是储存了已知文明疆域的所有文化产品。

    《瘟疫公司》的玩法相对单一,不过相当有趣。

    在这个游戏里,玩家必须将所选定的病原体传播到全世界,制造出所有人类都死于该病原体的超级瘟疫。

    游戏过程中可以收集DNA点数,来不断修正病原体的传染能力与致病能力,同时要避免被政府和药物封锁压制。

    当杀死所有人类时,玩家胜利。

    反之,当病原体感染被封锁在一个地区无法再向外传播,或者治愈药物研究成功发放出去,那么游戏失败。

    可选的病原体有很多种,从最常见的细菌、病毒、真菌、寄生虫,到纳米病毒、生物武器甚至是一些虚构的特殊病原体,种类繁多。

    每种病原体都有不同的特性与玩法。

    正是因为病原体选择的多样性,才使得这个地图极简——主场景只有一张世界地图,对,就是地理书上的那种世界地图,一眼能看见几大洲几大洋的那种——操作单一的游戏充满了可玩性。

    但以上,全都不是让关理想起它的原因。

    作为一个体量偏小的单机游戏,《瘟疫公司》自带的病原体种类也就那么多个,多玩玩也就玩透了。

    于是创造力爆棚的玩家们……开始玩起了MOD。

    MOD,即“modification”,本意为“修改”,但在游戏领域,常被称为“模组”。

    可以直接将MOD理解为:由非官方人士制作出来的,对游戏的修改或增强程序。

    历史上有很多优秀的MOD,甚至出现了MOD比原作更有名的情况。

    一个显著例子就是一代中国玩家们曾玩过的《红色警戒2》。

    ——绝大多数中国玩家玩到的都不是原版《红警2》,而是它的MOD《共和国之辉》。

    只要游戏里出现了中国阵营,那玩的就是《共和国之辉》,因为原版游戏根本没中国……

    《瘟疫公司》层出不穷的MOD,也充分发挥了广大玩家们超凡脱俗的联想能力。

    有自己修改出新病毒叫“二刺螈”,并用“二刺螈”去毁灭世界的。

    有利用解药机制并修改胜利条件,把《瘟疫公司》玩成了《解药公司》的。

    也有爱好者使用SCP的概念来制作病毒。

    “SCP-008-丧尸病毒”、“SCP-217-发条病毒”这种名字里都带“病毒”俩字的SCP项目最先遭殃。

    其它比较有名的、可传染性的SCP,也都被纷纷下手。

    甚至于本来跟“瘟疫”不搭边,只是有一定名气的SCP,也都被拉过去做进了游戏。

    一时间,无数K级末日情景纷纷在《瘟疫公司》的地图内上演。

    其惨烈程度让基金会为之侧目。

    关理偶然接触过那些SCP模组,甚至尝试过不同作者制作出的不同MOD,每个都有一定的差别。

    ——这个008的传染性爆炸了,那个008致死性略可怕,还有一个008……来卖萌的?

    看着病原体盯着SCP的名字在世界上肆虐,的确很有意思。

    尤其是在一些场景文字被触发的时候,又可怕又想笑。

    游戏提示:“SCP-173已经进入了中国!”

    世界新闻:“令人担忧的新疾病在中国被发现。”

    神特么新疾病,受害者全都是被扭断脖子秒杀的,你治疗一个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