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虚无战法 > 第三十八章 魔婴之灾(17)
    光!照耀着灵魂海!

    光!解封了前世今生!

    庞大,庞大无比的记忆,疯狂的从被气运之力解封了的宇光盘之中涌了出来。

    我曾经纵横虚幻界域屠神灭魔、诛仙杀鬼,败亿万仇敌,镇压寰宇,无敌于世,证得真神,高举神国,永垂不朽,及致神之极!

    我曾经血祭混乱领域亿万万生灵,构无上法阵,借无穷之力,破碎虚空,及致术之极!

    我曾经战天战地,闯异次元游戏,渡三千世界,达真实彼岸,窃众生之力,压亿万神系,破维度屏障,及致武之极!

    我曾……

    几十年的记忆与数万年的记忆对比,到底是谁吞噬谁呢!

    我是谁!?

    是在低纬度世界纵横无双、镇压寰宇、算无遗漏的郑双龙!?

    还是普通的地球穿越者,普通的刚刚迈入修行之路的郑意!?

    我……?!

    混乱,无比的混乱,伴随着记忆的涌入,庞大而浑浊的灵也涌入了灵魂海之中。

    同源而生,却不同的灵,瞬间侵蚀了灵魂海,让原本清澈无比的灵魂海瞬间变得无比浑浊。

    无法抵抗,无从抵抗。哪怕诞生于高纬度的灵,在质上远远的高于从宇光盘之中涌出的灵,但是,数十年的记忆,在数万年的记忆面前,真的相当相当的渺小。

    最为重要的是,同源,哪怕诞生于高纬度的灵的质相当的高,在同源的灵的侵蚀下,也没有多少的抵抗力。

    不,应该说,在第一时间,灵就卷入了记忆海的漩涡之中,迷失在了那数万年的记忆之中,迷失在了那无尽的光辉之中,迷失在了那爱恨情仇之中。

    数十年,在数万年的面前,真的太过渺小了。特别是这数十年之中,有着相当相当部分是虚假的记忆的时刻,就更是如此。

    夺舍!?重生!?又或者是融合!?

    “郑意是我,郑双龙也是我,我就是我。”

    彻底的融入了灵,融合了灵的新生灵,在灵魂海之中高声的咆哮!

    我就是我。无需计较,也无从计较,我仍旧是我。我的意志,我的信念,我的存在,我的一切,都是我。

    不管是从前的我,还是现在的我,都是我。

    彻底的融合的灵。站立在灵魂之海上,望着无比浑浊的灵魂海,笑的是那么的苦。

    能够解封宇光盘,恢复前世的记忆,这是很好的事情,但是,看着这数万年的记忆冲积之下,变得无比浑浊的灵魂海,新生灵真的开心不起来。

    数万年的记忆对于还是幼年的郑意的灵魂海而言,真的太过庞大了,庞大的有些过分了,在这恐怖的记忆的冲击之下,灵魂海还未破碎,这多亏了又宇光盘的加护。

    但是,就算是有宇光盘的加护,灵魂海也有些承受不起,承受不住那恐怖的冲击,为何能够那么容易的融合,还不是因为郑意的灵魂海根本就扛不住数万年的记忆的冲击,这与其说是融合,还不如说是郑双龙的记忆将郑意的记忆给彻底的覆盖,郑双龙的灵将郑意的灵彻底的侵蚀。

    侵蚀的同时,灵魂海也不免的遭受到了污染,遭受到了记忆的污染。

    数十年的灵魂海,瞬间变成了数万年的灵魂海,数十年的灵,瞬间变成了数万年的灵,些许的记忆,瞬间变成了数十万年的记忆……这种天翻地覆的改变,没有将郑意的灵魂海破碎,也算是邀天之幸了。

    浑浊,无比的浑浊。哪怕是有着宇光盘所显化的光的照耀着,净化着,也是如同最污秽的黑水一般,散发出一股颓废、一股衰败、一股腐朽的气息。

    有一种死亡,叫灵魂之死。

    有一种劫难,叫天人五衰。

    此时,被数万年的记忆给拖累的灵魂海,就散发出了灵魂之死般的气息。

    甚至,要不是新生灵的意志无比的坚毅,无比的坚定,或许,在诞生的时刻,就是其死亡的时刻,这般浑浊的灵魂海,真的是太过恐怖,恐怖的足以将人吞噬。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多少英杰好汉难以面对生死大劫,跪在了生死大劫之前。

    就算是如此,迈过生死大劫的英杰,直视生死的好汉,也是有的。

    然而,这些敢于面对死亡,直视死亡的英杰好汉,又有多少,能够承受衰老的恐惧呢。

    死亡很可怕,但是,在衰老面前,这份可怕,真的不算什么。

    记忆力的下降,精力的匮乏,身体的衰落,气力的衰败、死亡的逼近……这种心有力而力不足的感觉,这种衰老的感觉,真的足以将任何英雄好汉给击溃。

    豪气、意志,在这种衰老面前,真的很无力,很无助。

    然而,新生灵所面对的不仅仅是灵魂海的污染。

    **影响精神,精神作用灵魂。

    反而言之,灵魂作用精神,精神影响**。

    灵魂海如此之污秽,如此之衰败,郑意的**,那经过了残酷的锻造的**也出现了腐朽的气息。

    灵魂与**的双重劫难。

    宇光盘在此时开启所带来的劫,似乎也太过残酷了点。

    从灵魂海之中回来的新生灵,感受着身体与灵魂的双重负担,精神疲惫的望着明媚充满了生机的世界,勉力的笑了起来。

    灵魂近乎腐朽,身体在灵魂的腐朽的影响下,也极端的衰败。这般情况下,什么时候死亡都不奇怪。

    然而,正是因为如此,新生灵才更需要笑。用笑来应对世界。

    毕竟,自己可是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伟业,有着诸多功绩的存在啊!

    就算是再艰难,在困苦,也不能够放弃。也不可能放弃。

    不然,不是白白的舍弃了这好不容易的偷渡了吗。

    “郑双龙?郑意?算了,还是使用郑意之名吧,毕竟,被这个世界所认同的是郑意之名。”毫不犹豫的吞服了过量的锻体液的新生灵,犹豫了些许,便下定了决心。下定了舍弃自己使用了数万年的名字的决心。

    毕竟,就如同说的那般,这个世界所认同的可是“郑意”之名。

    深呼一口气,吞服了大量的锻体液的郑意,开始了新的修行,名为《虚无战法》的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