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雷霆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借机放饵
    饭冢大佐下令抓捕宋世文,没想到芳子竟拿着宋世文写的一封密信,请求他转给久野俊男将军。

    他把芳子打发走,百思不得其解的玩弄着手中密信,想不清楚宋世文为什么要写密信给从没有谋面的久野将军,难道这个支那混蛋已经识破将军阁下的身份?

    为了摸清宋世文的底细,不敢怠慢的马上挂通电话,向久野将军报告。

    久野将军听说宋世文给他写了一封密信,不知信中写的什么内容,又怕自己的身份在这份密信中揭破,迫不及待的化装乘车,直接来到49号最里面那所欧式小楼。

    饭冢大佐提前等候在小楼里,站在窗前看到一辆轿车拉上窗帘冲进院子,马上冲下楼迎接。

    一身商人打扮的中年人走出轿车,饭冢大佐立正报告:“报告久野将军,饭冢已等候在这里,请上楼。”

    久野将军走进装潢豪华的办公室,拉上窗帘在饭冢大佐的伺候下,摘下礼帽脱下外面带着银狐领子的大衣,交给饭冢大佐,坐在沙发上端起早就为他泡好的茶,喝了一口说道:“把宋世文转交的密信给我。”

    饭冢大佐从衣兜里掏出宋世文写的密信,双手递给久野将军。

    久野将军看着饭冢大佐问道:“饭冢君,你看过这封密信吗?里面写的什么内容?”

    “报告将军阁下,这是宋世文叫我转交给您的密信,卑职不敢擅自拆封,不知这个支那年轻人在密信中,写的什么内容。”

    久野将军当着饭冢大佐的面拆开信,从头看到尾,好像没看明白,接着又看了一遍,然后递给饭冢大佐陷入沉思。

    饭冢大佐接过信看了三遍,大体看明白这封密信的内容,但是对宋世文如此乖张的给将军阁下写信的用心,不仅存有很大疑惑。

    他看久野将军蹙眉不语陷入沉思,不敢打扰的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一动不敢动,就怕惊扰了久野将军的思路。

    几分钟后,久野将军瞪着一双鹰一样的眼神注视着饭冢大佐,突然问道:“饭冢君,你对宋世文给我递交的这封密信有什么看法?”

    “卑职愚钝,请将军阁下明示。”饭冢大佐这种毕恭毕敬的态度,很受久野将军赞赏。

    作为下级的饭冢大佐,总能掌握住最恰当的机会来表达对长官的尊重,绝不会故弄玄虚或是自命不凡的提前说出自己的高见,以免惹起长官的不满。

    “饭冢君,我已经看了两遍,现在想听听你的意见,来验证我对宋世文写这封信所要达到的目的。”

    饭冢大佐谨小慎微的说道:“久野将军,卑职认为,宋世文写给将军阁下的这封密信有三个意思。”

    “说出来听听。”久野将军饶有兴趣的眯起眼,看着饭冢大佐鼓励的说道。

    “第一,宋世文是在投石问路,看久野将军对他是什么态度,而且他应该已经猜测出将军阁下的身份,只是没有明说,这也正是他的聪明狡诈之处。”

    “第二,苏长明在锦江路和锦东路十字路口,被提前埋伏的曹玉贵带人伏击,宋世文提前应该知道,或者说已经意识到,所以他才赶到了那里。”

    “他为什么要自找麻烦冒险出现在现场,而且还要解救暗杀林小平的凶手苏长明,他这么做的目的呢?”

    “久野将军,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三。”

    “说下去。”久野将军身子前探,更加有兴趣的看着饭冢大佐说道。

    “第三,宋世文已经揣测苏长明已经暴露,王凤德为了自保,一定会设计除掉苏长明。应该是王凤德私下密谋,并许重诺,逼迫苏长明化妆潜逃出城,王凤德命令曹玉贵在半路劫杀,以除后患。”

    “这不正中宋世文下怀吗?本来他对暗杀林小平的凶手就恨之入骨,应该借此机会帮忙追杀,可他为什么要掩护解救苏长明,看他中弹压在身下掩护阻击追杀苏长明的曹玉贵呢?这又怎么解释?”

    饭冢大佐被久野将军追问的一时难以解答,霍的站起来恭敬地说道:“饭冢愚钝,请将军阁下明示。”

    久野将军站起来,背着手走到窗前,将拉上的窗帘拉开一条小缝,看着外面飞扬的落雪。

    很有感触的说道:“天冷湿度大,云团聚集形成冷空气,将水滴凝聚成冰花,承受不住重量,纷纷落下形成雪,宋世文是不是其中的一片雪花?”

    饭冢大佐不知久野将军说出‘天冷’、‘云团’、‘冰花’、‘形成雪’,又把宋世文比喻成一片雪花,到底是什么含义,更不知道他这种歪理论成不成立。

    只有恭谨的问道:“久野将军说话深奥,饭冢学识浅薄确实一时无法解,还请将军阁下训示。”

    “饭冢君,从表面上看,宋世文所做的一切十分耐人费解,但是我可以确定,这个支那年轻人,绝不是我们平时看到狂傲的一面那么简单。”

    久野将军离开窗户转过身接着说道:“宋世文解救苏长明掩护王凤德,必有不可告人的深意,但是我不清楚这个小混蛋,到底在盘算什么?”

    “但是有一点,他这种非常人难以理解的做法,一定隐藏着一个很大的阴谋。”

    “久野将军,我接到宋世文让我转交给您的密信,事关重大,怕与宋世文有情杀之恨的大岛泽太郎,借此机会把宋世文折磨死,没有得到您的同意,命令美智子马上赶到宪兵队审讯室,暂停酷刑审讯。”

    “你做的很对,大岛泽太郎是一介武夫,大大的蠢猪,一旦宋世文被他折磨死在审讯室,王凤德和宋世文私下达成的秘密约定,恐怕就会失去线索。”

    久野俊男将军突然问道:“宋世文现在怎么样?”

    “报告将军阁下,大岛泽太郎把宋世文抓捕到宪兵队,马上投入审讯室酷刑审问,两次刑具下来,宋世文已是奄奄一息,要不是美智子及时赶到,大岛泽太郎就要动用他最得意的第三套刑具,只要这套刑具实施,宋世文会在十分钟之内死亡。”

    “我在问现在宋世文怎么样?”久野俊男将军听说宋世文被大岛泽太郎,两套刑具就折磨的苟延残喘,不仅紧张的问道。

    “将军阁下,我已经命令美智子将宋世文送到宪兵医院进行抢救,现在已经恢复神志,正在医院休养。请问将军阁下,是否派宪兵将宋世文控制起来?”

    “不、不不,宋世文现在不会有什么动作,我们现在应该把线放长,把鱼饵放大,只要宋世文这条鱼,想利用王凤德参与暗杀林小平,怕暴露又追杀苏长明,以这两次事件要挟王凤德,他必有行动,到时再......。”

    久野将军正说着两手往中间一掐,面部显出狠厉之色,仰头突然狂傲的‘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