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最强特工学生 > 第231章 报复之心
    当莫北被带进警局的时候,张美琴立即就上前揪住了他的衣领,“就是你打了我哥,对吗?”

    “是。”

    “王八蛋,你怎么不去死。”张美琴含恨的嘶吼。

    对于张友生,莫北没有直接宰了已经很客气,不过是顾及到了普通人层面了。

    从张美琴穿着来看,这女人应该很有钱。

    “该打。”

    这两个字直接点燃了火药桶,张美琴直接一巴掌就呼了上来,却被身旁的警察给挡住。

    “张女士,请你自重,这里是警局。”还是刚才审讯的中年警察,沉声道。

    张美琴冷哼,“他是凶徒,我打他怎么了,我们是纳税人,请你们清楚,没有我们这些纳税人,你们屁都不是。”

    “你!”中年警察气得不轻。

    张美琴双手双臂环抱,趾高气扬,“我哥是个老实人,现在被人打成重伤,我很想知道,你们警察打算怎么处理?”

    中年警察名叫王维,眉宇堆积,“张女士,我也请你清楚,还轮不到你在这里指手画脚。”

    “我有权利。”

    “对不起,你没有,你纳税是你应该尽的义务,我们是国家公职人员,和你们这些有钱人没有一毛钱关系,请你别自以为是,有**份。”

    这次轮到张美琴结舌了,脸色张红。

    旁边的中年人推了推眼睛,“警察同志,我的委托人虽然情绪激动了一点,也情有可原。”

    看了中年人一眼,王维没有说话。

    “我代表我的当事人来处理,这没问题吧。”

    王维皱眉,跟着又松弛开,“那是你们的权利,但请你们按照正常程序。”

    这类有钱人他见多了,而且很多时候都自以为高人一等,说话刻薄,不留余地。

    加上带了律师,律师是非常难缠的角色。

    真要从内心来说,王维一点不同情张友生,他也有女儿,这种畜生被打成残废也活该。

    当然,作为警察,有的事也只是想想。

    “你给我等着,有你的好果子吃。”张美琴冲莫北冷冷的道。

    莫北一笑而过,和这样的人争执,没有任何意义。

    ……

    “张女士,犯不着和警察起冲突,没有意义。”走出警局,秦凯说道。

    张美琴的火气还没消散,她嫁得很好,老公是西九区光哥手下的红人。

    在江城这圈子怎么说也是小有身份的人,自己老哥和她的生活搭不上边,平时也没怎么联系,但无论怎么样都是亲兄妹。

    张友生一生都很老实,默默无闻,四十出头才找上了一个女人也不容易。

    张友生有自己的生活,做妹妹的也没有更多的过问。

    张美琴见过舒悦,的确是一个美人胚子,比她妈还要漂亮很多,也难怪老哥会做这种糊涂事。

    不过比起被打成重伤,其他事在张美琴看来根本不算事儿。

    老哥为了这对母女付出那么多,上了舒悦又怎么样,男女之间就那么回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该死的小表子居然叫人打瘸了大哥的腿,不可饶恕。

    “我要那小杂种死。”张美琴满脸冰寒。

    闻言,秦凯皱眉了,“张女士,这种话不能乱说。”

    看了秦凯一眼,张美琴也读懂了他的意思,两人上车后,她才开口问,“秦律师,你有什么建议?”

    秦凯取下眼镜擦了擦,轻言道,“这得看张女士你的打算。”

    “什么意思?”

    重新戴上了眼镜,秦凯缓缓呼出一口气,“张女士,你要清楚,你哥这事儿真要是追究起来也会很麻烦。”

    **未遂加上捅伤人,秦凯手段不错,但也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停顿了几秒,秦凯眯起了双眼,“要告那小子,坐牢是必然的,我只想问张女士,你想他做牢吗?”

    律师是干什么的?

    是专门处理牵扯法律的案子的专业人士。

    有的律师很遵守自己的职业操守,受人尊敬,可有的律师为了金钱名利,白的都可能弄出黑的。

    秦凯很有名,也很爱钱,更是一个脑袋瓜够用的人。

    被秦凯这么一问,张美琴沉默了,过了一两分钟,说道,“我只有一个哥哥,他不该受到这种伤害。”

    “那么……”

    “我要那杂种死。”张美琴眼中迸射出寒光。

    秦凯眯眼一笑,“那很简单,撤诉,然后……张女士你懂,有些事不需要那么冲动。”

    听完了秦凯的建议,张美琴明白了。

    单纯的让莫北坐牢,不足以消除心中的恨意,可秦凯说得没错,有些事需要冷静。

    只有不追究莫北,舒悦母女才可能撤诉,加上秦凯的周旋,双方就可以自行协商处理。

    一旦莫北没有入狱,很多事就好办了。

    “好,就这么办。”张美琴眼中闪过了恶毒。

    ……

    警局内。

    蔡琳很不高兴的瞪着莫北,“你又怎么回事?”

    莫北很无奈,刚拿出一支烟还没来得及点上就被蔡琳给夺走,“回答我。”

    她就不明白了,莫北做事风格完全和特工背离,这样下去会非常危险。

    苦笑之后,莫北点上另一支烟,没有躲避蔡琳的目光,反问道,“琳姐,如果舒悦是你的亲人,你会怎么做?”莫北问得很平静

    “你!”蔡琳快气晕了。

    猛吸了一口,莫北揉着额头,“上次因为我,她已经受到了伤害,也因为我才留下阴影,发展到了这一步,我不能不管。”

    “那你就这么暴力的对一个普通人下手?”蔡琳不是不知道,但很多事必须考虑得更多。

    “你知不知道,这样一来……”

    杵灭了烟头,莫北制止了蔡琳,很笃定的道,“放心吧琳姐,他们不会起诉的,不会让你为难,更不会让警方为难。”

    “随便你!”蔡琳气出出的起身。

    莫北顺手拉住了蔡琳,突然抱住她,“谢谢你琳姐,相信我,我有分寸的。”

    不知为何,当蔡琳被莫北抱住的时候,心里气消散了很多,并且显得有些拘谨。

    许久之后,蔡琳才轻叹,“你就不能安分点嘛。”

    “我有我的路。”

    “哼,我懒得和你说,人不大,私生活混乱,身边的女生不少嘛。”蔡琳撑开莫北,踩着高跟鞋离开,走到门边又停下来,“这边我会打招呼,总之,你自己悠着点。”

    看着蔡琳的背影,莫北摸着鼻头,“琳姐,你似乎在吃醋……”

    “吃你个头。”狠狠瞪了一眼,蔡琳大步离去,留下一脸无奈的莫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