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2:兴魏 > 第79章 五石散
    酒菜上的很快,无一不是珍馐佳肴,酒更是美酒佳酿。

    裴秀指着几案上的酒壶道:“换一壶温酒来。”

    伙计当然是没有二话,立刻将冷酒取走,换过一壶温热的酒来。

    曹亮有些奇怪,按理说冬天天寒地冻的,喝点温酒可以滋补养身,温经活络,但现在已经是春天了,春暖花开,气候宜人,此时再喝温酒,也没那个必要了。

    “原来裴兄喜欢喝温热一点的酒啊。”

    裴秀奇道:“曹兄不服五石散吗?服过五石散,必饮温酒,方能发散药力,通经活络,百病消除。”

    曹亮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裴秀一直在服用五石散,故而才喝不得冷酒。

    五石散起源于汉代,在士人圈子之中广为流行,但真正盛行于世,有一人却是“功不可没”。

    此人便是曹操的养子兼女婿何晏。

    何晏在三国时代,确实是一个比较另类的人物。他是汉灵帝时大将军何进之孙,何进是一个糊涂蛋,为了对付擅权的十常侍,引狼入室地召来了董卓,结果董卓还没到,何进先被十常侍给干掉了,然后十常侍团灭,董卓进京,三国乱世的大幕由此而拉开。

    何进死后,何家家道中落,有人妻之好的曹操看上了何晏之母尹氏,纳为妾,于是年幼的何晏当了拖油瓶,随母一同住进了曹府。

    年幼的何晏极是聪慧,因为他不肯做曹操的继子,便在地上划了一个方框,坐在那不出来,旁人奇之,问之何故,何晏答曰,此何家宅也。有人将此事禀报给了曹操,曹操也甚为惊异,于是派人将他送回了何府。不过长大之后,不知是迫于曹操的权势,还是贪慕富贵,何晏还是心甘情愿地投靠了曹操,心安理得地做了曹操的养子。

    跟他同样处境的,还有秦朗,只不过何晏要远比秦朗更能讨曹操的喜欢,以至于后来曹操还把女儿金乡公主许配给了他。

    虽然曹操喜欢,但曹丕却对其极为厌恶,每次看到何晏身穿世子的衣服招摇过世,便斥其为“假子”。

    何晏容貌俊美,有“傅粉何郎”的美称,平时又喜欢打扮,脸蛋细腻洁白,就连女人都比不过他。曹叡疑心他擦了粉,专门在大热天请他吃热汤面,何晏吃得是大汗淋漓,只得用袖子去擦脸,反而脸更白了,曹叡这才相信他没擦粉。

    魏晋南北朝时期,伴随着清谈之风的兴起和审美观念的变化,汉族的性格由先前的阳刚而变为阴柔,很多男子不再追求峨冠博带、端庄严肃的仪容,而是纷纷以修饰脸蛋、敷粉装扮为美,不再以展现阳刚气为荣,而是更追求于有类女子的阴柔美。

    何晏为了保持自己的漂亮脸蛋,是煞费苦心,最终盯上了五石散。在何晏看来,五石散具有美容养颜的功效,正是自己急需的,同时五石散兼有助阳的功效,更是让纵情于声色的何晏不可自拨。

    所以何晏便开始长年服用五石散,并对外宣称,五石散具有祛病强身并有神明开朗的功效。

    何晏不仅是皇亲国戚,而且是清谈派玄学派的领袖人物,在他身体力行的带动下,京师士子圈内掀起了一股服用五石散的风潮,也难怪裴秀见曹亮不知五石散为何物时,一脸错愕的表情。

    对于曹亮来说,五石散其实就相当于一种毒品,对于他这么一位来自末来社会的五好青年,又怎么可能会沾上这种不良嗜好呢?

    裴秀是怎么死的,还不就是服用了五石散之后误饮了冷酒而送的命,死的时候,裴秀还不到五十岁。

    五石散是一种慢性毒药,长期服用者会上瘾,服用后全身发热,并产生一种类似于迷幻药的幻觉反应,整个人神思恍惚,飘飘欲仙。

    而这种效果,正是以何晏等为首的魏晋玄学清谈派所追求的,所以五石散才会大行其道。

    凡是在街头看到那些士子身着轻裘薄衣穿着飘逸,一个个好似仙风道骨模样的,无不是服用了五石散。并不是说他们不喜欢穿得少,能抗冻御寒,而是服用了五石散之后,就必须多吃冷饭,故而五石散又称之为寒食散。

    除了吃冷饭之外,还要注意多外出步行运动,称为行散。还要注意多喝热酒、好酒,每天饮数次,使身体薰薰有酒势,即处于微醉状态。如果饮冷酒或劣质酒就可能会送命。另外,服药后还要用冷水浴来将药的毒性和热力散发掉,并不能穿过多过暖的衣服。

    五石散可谓是源远流长,不但魏晋时代的人趋之若鹜,直至唐宋明清,都有人服用五石散,直到近代,鸦片兴起之后,五石散才算是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千年的时间,服药者以数百万计,因此而丧命者,亦是不计其数。

    但死的人再多,也难挡得住人们的尤其是上流贵族社会的服药热情,就如同现代社会,空虚的人往往需要毒品来麻醉自我,缓减压力。

    人的劣根性,大抵如此,这也就五石散流传千年而不绝的缘故。

    为了给曹亮瞧个仔细,裴秀从怀中掏出一包黄红色粉末状的东西来,并特意地声明,这包五石散正是从一品居买的,价格是市面上普通五石散的数倍。

    尽管曹亮并没有购买五石散的意思,但裴秀还是极力地进行推荐。

    何晏现在担任吏部尚书之职,许多人为了求取仕途,刻意地迎奉裴秀,而五石散一旦上瘾,也和毒品一样,是很难戒除的。

    所以不管裴秀如何花言巧语,推崇倍至,曹亮丝毫没有去尝试服用五石散的念头,结果只能是裴秀悻悻然罢了。

    士子圈里的人不服药的,确实是很少,裴秀自然对曹亮的行为感到诧异,不过各人喜好不同,裴秀也强迫不得,但道不同不相为谋,酒宴的气氛变得有些冷清起来。

    酒宴之后,裴秀只是淡淡地道了一声再会,便告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