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可能是个假天师 > 第三十一章 泼妇
    “我知道你,他们说你是最后见过我女儿的人,是不是你,你告诉我们,是不是你们看不起我们芳芳,所以虐待她的,不然为什么她死得那么惨?”

    声泪俱下,卫青青的出现显然并没有让朱芳父母平静下来,反而眼睛一亮,一窝蜂冲上来。

    这样的说辞似乎连自己都相信了,朱芳的妈看着眼前这个光鲜亮丽的生命,一转眼,好像又看到自己女儿在乡间劳作,然后又突然变成了一具可怖的尸体。

    凭什么?

    凭什么这个女孩儿这么漂亮家里还很有钱,而他们就只能一辈子在地里刨食,而女儿也不明不白的死了?

    “芳芳之前打电话回家,说在学校受了委屈,是不是你们欺负了她,你说,你说是不是你们一起把她弄死的!”

    红着眼眸,那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女人疯了一样的拉着卫青青的衣服,头发,甚至不自觉用上了自己不满老茧的手,以及上头黑黝黝的指甲。

    偏心,是因为手心手背的肉,总有一面要多些。

    显然,眼前的女孩儿与自己的肉相比,一点儿也不能与之抗衡。

    朱芳她妈动作太快,不管是刘川航还是老师都没有预料到这样的情况,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卫青青已经被一群人蜂拥而上打得不成样子。

    “我靠,你们有病吧!”

    终于反应过来,刘川航一路疾跑一把将人堆里的卫青青拉到自己身后,扬声开口。

    好在其他学生热心肠的也多,加上卫青青本身人缘也不错,刚才不过是事发突然大家没来得及,这会儿直接隔成人墙将卫青青保护起来。

    “请你们现在出去,这里是学校,是教室,你们有什么事儿去找学校,去找警察!”

    心有余悸,后悔自己刚才没有及时保护学生,授课的女老师上前挡在学生面前说道。

    “而且阿姨你太过分了,朱芳的死我们也很难过,但您有什么证据说是我们做的,而且您说起电话,朱芳之前和我们相处得很愉快,我们倒是听到她好几次跟家里打电话吵架的声音。”

    朱芳的电话是还是那种八位数的小灵通,虽说这种事物在如今已经算是稀罕货了,但确确实实存在的。

    见卫青青脸上已经被挠了好几条血印,孙子怡动了火,扬声朝众人开口。

    “是啊,你们凭什么打人,口口声声想要知道朱芳死的真相,我们那时候根本不在宿舍,我们怎么知道!”

    “朱芳活着的时候怎么没见你们这么关心她,现在人死了闹什么,无非是为了家里的儿子罢,朱芳以前可是没少跟我们说过,你们家里重男轻女,她连学费都是自己挣的!”

    卫青青狼狈的样子让女孩儿们很愤怒,原本的柔弱也变成了尖锐。

    刚才这群人扑向卫青青的样子她们看得分明,那哪里是想要询问讲理的样子,根本就是想要栽赃嫁祸!

    这会儿是在上大课,一个教室约莫两百人,信息时代短视频横行,自然不乏好事者录下来发到网上。

    朱芳父母本就不是省油的灯,这些学生才是哪儿到哪儿,几句自以为很重的话下去连个毛毛雨都没起。人家见势不对,直接男方后撤,朱芳妈抱着朱芳的照片就一屁股坐到地上。

    “呜呜,果然是你们啊,你们做贼心虚了啊,如果不是你们,你们这么着急做什么,你们掩饰什么!苍天啊,这是作践我们这种平头老百姓啊!”

    一个大男人在跟前,惹火了你大不了上去和他打一顿。

    反正这教室这么多学生,难道害怕你们不成?

    但不是的。

    现在人家男人安安分分站在后头抹眼泪,一副老实巴交委屈巴巴的样子,女人有时一副见者流泪,闻者伤心的姿态。

    你想动手?

    真棒!

    人现在就恨不得你动手!

    护着卫青青的刘川航憋了一股气,正想上去说什么,突然觉得眼前的场景好像哪里不对劲。

    哪里不对......

    等等!

    喉咙微动,刘川航咽一口口水,目光看向朱芳父母。

    那个抱着遗像的女人后面,赫然站着一个稍显瘦弱,面容普通的女孩儿。

    那个,刘川航觉得很眼熟的女孩儿。

    后脑勺升起一股凉意,刘川航忍不住退了两步。

    那天给他开门那个女孩儿!

    也是,朱芳!

    学生太多,朱芳的装束和周遭女孩儿差不多,加上局势混乱,刘川航一时没有察觉,这会儿反应过来,也来不及说别的,连忙将卫青青孙子怡等人往人群后面拉。

    “他们的目标是你们,你们快走,你们走了,他们马上也散了,支援的人应该马上也来了。”

    来不及说别的,刘川航面色铁青朝几个女孩儿开口。

    隐隐的,他刚才退出来的时候,好像还看到朱芳往这边看了一眼......

    “先去医务室吧,她受伤了,女孩子别留了疤才好。”

    换乱找个借口,刘川航说着把人拉出教室一路狂奔吗,等太阳彻底落在身上,他那种心有余悸的感觉才终于好上些许。

    “哎哟,这是怎么搞的,怎么都破相了。”

    校医原本正无所事事的玩儿电脑,冷不丁被冲进来一群人吓一跳,抬头就看到后面刘川航扶着哭得不能自已的卫青青进门。

    小姑娘刚才是真的被吓得够呛,她哪儿见过这阵势。

    那些人话都还没等说上两句,冲上来先是拉手臂,然后噼里噼里啪啦一顿口水,不等你说什么,再就是揪着衣服狂嚎,再就是直接上手拉头发挠脸了。

    要不是刘川航反应快,再晚一会儿,指不定卫青青得躺地上被拳打脚踢。

    “太过分了,他们凭什么说朱芳是我们害死的。”

    愤愤不平,良久,魏兰兰咬牙开口。

    唇亡齿寒。

    那些人口口声声她们整个宿舍都是欺负朱芳的人,卫青青刚才不过是因为露了面就被打成这样,难保下次挨打的就不是她们!

    其他女孩儿虽然没有说话,但大概也是这个意思,脸色也都不好看。

    叹一口气,刘川航也觉得无奈。

    这种人就是泼妇,如果之前刘川航对这件事还保持一种同情的态度,现在却也被磨得所剩无几了。

    人性如此,在面对不是自己的事情上,感性并不会维系太久。

    这种程度的波折已经让这群年轻人忿忿不平,心理压力剧增。

    他们完全没有预料到,隔天,还会有如何更翻天覆地的情景扑向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