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大国重器 > 第十四章 这还叫事?
    天路铁路建设指挥部指挥长,为正局级干部,因为天路铁路的特殊性,指挥长不是从XC分局调任,而是从铁道部空降!

    赵宏现年五十一,早年曾参与京九铁路等多条大线的建设工作,对铁路施工,有着丰富的施工和管理经验。

    此次调往天路铁路担任指挥长一职,可谓是委以重任,一旦给国家交上一份完美答卷,将再进一步,也不是没有可能。

    因为其他国内铁路建设的指挥长,还没有出现正局级领导来管理,通常都是副局,有些小铁路的建设指挥部指挥长,甚至还是处级干部。

    这足以证明,国家对天路铁路的重视!

    对于建指指挥长赵宏,秦舒淮听说过,却从未见过面。

    这次要不是因为这个误会,秦舒淮肯定不会动用手中的关系,联系上赵宏。

    同时,也让秦舒淮深刻的体会到,基层成员的艰难,有些时候,明知道没错,却有苦说不出!

    “赵指挥您好,我叫秦舒淮,此前赵司应该找过您。”秦舒淮走进赵宏办公室,神情镇定的自我介绍。

    连高官领导都见过的人,面对一位局级领导,当然不会慌乱,显得很从容不迫。

    他口中的赵司,名叫赵庚新,是铁道部某司的副司长,此前秦舒淮曾给他打电话,让他出面帮自己调节一下这件事,让自己能见上赵宏一面。

    据秦舒淮所知,赵宏和赵庚新关系不错。

    毕竟这种事情,秦舒淮不好让老爸秦国庆出马,甚至不好让秦家人员出马,而赵庚新秦家关系很不错,赵庚新的提拔,有秦家帮忙的成分。

    当秦舒淮找上赵庚新的时候,虽说秦舒淮在老秦家名声不怎么好,可毕竟是老秦家的子弟,这点小忙,还是要帮!

    更何况,赵庚新也算的秦家一派的成员之一。

    “原来是舒淮啊,快进来坐。”秦舒淮刚自我介绍完,赵宏便起身,绕过桌子走了出来,和秦舒淮握手。

    随后,秦舒淮为赵宏介绍道:“赵指挥,这位是我工班的黄可臣工班长。”

    握手后,秦舒淮还不忘给赵宏介绍一下黄可臣。

    毕竟,黄可臣现在是自己的领导,不能忽视对方的存在。

    “赵指挥好。”黄可臣身子微斜,伸出双手和赵宏握了握。

    “随便坐,别客气。”赵宏笑道,随后,坐在了两人的对面。

    秦舒淮也大方的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到是黄可臣有些拘谨了,半个屁股坐沙发上。

    黄可臣神态虽然有些拘谨,但内心却是震撼和激动!

    很明显,秦舒淮的确如他自己所说,不认识赵宏,但是很明显,秦舒淮有另外的关系,联系上了赵宏。

    尤其是赵司两个字,让黄可臣震惊无比,在地方,不会称呼为某司长,都是称呼为某局。

    因为司局级等级是一样的,司级领导是对京城一些部门负责人的称呼。

    秦舒淮口中的赵司,很有可能是铁道部某部门的成员!

    认识铁道部成员,就足以让黄可臣震惊了,毕竟他现在的职位,和铁道部的大佬,级别相差太大了。

    更何况,秦舒淮还能让司级领导,帮自己出面办事,这就更加显得不一般了。

    如果不是关系很好,谁会给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办事?要么就是秦舒淮的家庭,在京城很厉害。

    不管怎样,黄可臣望向秦舒淮的眼神,完全不一样了。

    从刚才的质疑,到现在都坚信秦舒淮能办好这事,毕竟这事原本就不大,只是因为一些原因,建指安质部抓住不放而已。

    “庚新刚才给我电话了,说舒淮你要过来一趟,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赵宏落座后,开始动手泡茶,一边说道。

    “赵指挥,其实就一点小事,产生了一些误会,正好又是我分管的工地,没办法之下,只好来麻烦您了。”秦舒淮很礼貌的开口。

    “嗯,说说什么事。”赵宏道。

    虽说赵庚新给赵宏打了电话,但并没说明因为什么事情。

    再者,秦舒淮没说明什么事情之前,作为局级领导,肯定不会随便许诺。

    秦舒淮将事情的经过,原封不动的讲了一遍,没有丝毫隐瞒和夸张的成分在里面。

    因为这原本就是小事,实事求是的说,最有说服力。

    当赵宏听完秦舒淮诉说之后,露出惊异的神色,道:“就这事?”

    在他看来,这还叫事吗?还兴师动众的请铁道部领导出面找他,用的着这么隆重?

    就这么点事,完全就可以一个电话搞定,还用得着亲自跑一趟吗?

    “是的。”秦舒淮点头道。

    “这事明显是个误会,舒淮你就不用管了,我会处理的,安质部那群小子还是有些急躁。”赵宏微笑着,给两人倒了一杯茶,示意二人喝茶。

    “谢赵指挥。”

    黄可臣神情依然很紧张,明显没秦舒淮放的开,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和局领导走这么近,还有就是被秦舒淮说的话镇住了,至今还有些迷糊。

    “舒淮,你怎么跑工班工作了?”事情一句话解决了,赵宏开始和秦舒淮拉家常了。

    没办法啊,谁叫老秦家在铁路系统关系这么硬呢,赵宏虽说是局级领导,干到这一步,还是实力强的原因,其实他并没有依靠铁路系统的那个派系。

    如今老秦家的子弟来找自己,当然要套套近乎,至少给对方留给好印象。

    官场的事情,宁愿多个朋友,也不愿多一个敌人。

    让他没想到的是,老秦家的子嗣,一个标准的红三代,居然跑到这么艰苦的一线工班工作,这种情况是相当罕见的。

    通常情况下,红几代们,都是安排在京城一些单位,即便到地方,也是一些条件好的地方,真正到XC这种艰苦地方奋斗的红几代,相当的少。

    赵宏甚至怀疑,这是老秦家下的一步棋,一步长远的棋!

    “毕业后,正好天路铁路进场,正好我学的专业对口,加上来这边蛮锻炼一个人的能力和意志,我便向公司申请调过来了。”秦舒淮自然道。

    “不错,在这种艰苦的地方,的确很能锻炼人。”赵宏道。

    听到秦舒淮刚才的话,赵宏更加坚信,秦舒淮之所以到这种艰苦的地方来锻炼,是老秦家下的一步很大的棋。

    旁边,黄可臣彻底被二人的对话镇住了。

    从赵宏的口中,黄可臣不难听出,秦舒淮的家庭背景不一般!

    很明显,赵宏对秦舒淮会来参加天路铁路建设,也很惊讶。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聊的到也愉快,原本黄可臣比秦舒淮职位高,可是现在,黄可臣发现自己根本插不上嘴。

    都是秦舒淮和赵宏在交谈,在交谈过程中,秦舒淮甚至很有礼节,说话回答问题,完全不像一个刚毕业的学生。

    “舒淮,你这几个月回家一趟。”赵宏问道。

    “我十一刚回家,前天才回来,没想到就遇到这件事。”

    “秦老爷子身体还好吧。”

    “谢赵指挥关心,老爷子身体不错,老爷子对天路铁路也很重视,认为这是我国铁路发展的重要里程碑!”

    当赵宏说到老爷子的时候,眼神中明显带着尊敬,黄可臣便猜测出,秦舒淮的家庭地位,恐怕不一般。

    如今赵宏已经是正局级,上去便是副部,黄可臣看来,一个部级领导,未必能让赵宏如此尊敬,那么狠有可能,这位领导比部级领导还大。

    想到这,黄可臣已经不敢想下去了。

    而且黄可臣内心,已经决定,坚决不能把秦舒淮身份的事情说出去,这件事必须保密!

    在赵宏办公室坐了不到十五分钟,秦舒淮便起身告辞,毕竟赵宏身为天路铁路的指挥长,公务很忙,不可能长时间和自己聊家常。

    “舒淮,你有我号码,以后有什么事,直接一个电话便可以。”离开赵宏办公室的时候,对秦舒淮道。

    “那就麻烦赵指挥了!”秦舒淮点头,没有矫情。

    随后,秦舒淮和黄可臣二人走进了电梯,前往一楼。

    直到坐上车往回返,黄可臣还是有些不相信。

    李长生出面都没法协商的问题,被自己工班的一个见习生搞定了!

    “工班长,这事应该解决了。”车上,秦舒淮对黄可臣道。

    “没事没事。”

    “那我的处罚还下吗?我听说在工班内传的沸沸扬扬,说要对我进行处罚。”秦舒淮开玩笑似的说道。

    “处罚什么啊,应该要奖励才对!回去我看看谁以讹传讹的,要严肃处理!”黄可臣严肃道。

    有了秦舒淮和赵宏这层关系,往后有什么难题,解决起来就方便多了,这相当于,黄可臣手里,多了一张底牌。

    越野车很快驶入高速公路,向工班驻地驶去。

    自始至终,黄可臣都没有过问关于秦舒淮家里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