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六十六章 组队送人头去
    一口气上**楼,哪怕是对于鬼差们来说,也绝不是什么轻松的事儿,毕竟鬼差的身体,基本都是普通人,而且可能因为睡眠问题和饮食问题,比普通人还虚弱一些。

    有时候周泽也想过,民间传说里的那些鬼差形象,大眼睛耷拉着,脸色苍白,可能真不是那个年代的鬼差为了吓唬人,纯粹是因为他们自己也很难受,毕竟那个时候医疗水平还差,还有各种各样的病。

    当然了,本着赶着去喝汤的精神,三个人还是咬牙用最快速度冲刺着,连周老板也不例外。

    郑强这具身体素质最好,平时打篮球练就出来的弹跳力在此时显露无遗,直接拉开了周泽和月牙一层楼的差距,率先到达了第八楼。

    也就在双脚刚刚踏上去的瞬间,

    郑强只觉得自己身上忽然燃起了一团燥热,

    这股子燥热来得莫名其妙,但他也没来得及去细想,在看见古河和李森所在的位置后,就马上跑了过去。

    古河和李森一起看了他一眼,而后进入了旁边的一间教室。

    郑强不甘落后,马上也跟着跑了进去。

    进去之后,

    只觉得里面烟雾蒙蒙。

    这么大的雾?

    郑强挥挥手,想要驱赶面前的雾气,他的脚,还在继续往前走。

    走着走着,

    他的耳边出现了动感的节奏声,带着刺耳的喧嚣。

    有男女在尖叫,

    有人在拿着话筒声嘶力竭地吼着,

    动感的音律混杂着这一切,形成了令人迷眩的漩涡。

    视线之中,出现了扭动的男男女女,有的坐在沙发上,有的躺在沙发上,还有几个女的脱光了衣服站在茶几上正在舞动着自己。

    汗液、酒精、狐臭,多种味道混合,形成了能崔发出荷尔蒙的良药。

    郑强的身子下意识地开始跟着他们一起舞动起来,纯粹只是一种本能地反应。

    众人簇拥着他,舞女伴随着他,极尽挑逗之意。

    大家让开了位置,

    让郑强在沙发正位坐了下来,

    有人递上来烧瓶和酒精灯,烧瓶里头还有白色的粉末堆叠。

    那是在一个特定人群眼中,最闪亮最迷人的白色。

    将它拿在手中,

    郑强的眼里闪现出一抹犹豫,

    似乎,

    有些不对劲。

    他想要站起来,

    想要离开这里,

    他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甚至仿佛有一种在梦里的错觉。

    “嗡!”

    一道黑影开始在沙发上慢慢地浮现,

    黑影开始融入到郑强的体内,

    郑强的眼眸开始泛起红色,鼻息也在此时陡然加重。

    KTV包厢里的声浪又再度提升了一个台阶,

    人们唱着、叫着、闹着,

    似乎不彻彻底底的歇斯底里就无法发泄出自己的激情。

    在郑强的身边,匍匐着好多个男男女女,他们在伺候着郑强,进食。

    眼里的红色冲垮了郑强脑海中最后一点清明,

    他将烧瓶底端对着酒精灯,

    开始吞云吐雾。

    熟悉的感觉,

    熟悉的节奏,

    鬼差没过奈何桥,

    保留着上辈子的记忆,

    现在,

    仿佛是上辈子的场景重现。

    郑强越吸越快,越吸越停不下来,烧瓶底下的白色晶体像是永远都不会少丝毫一样。

    …………

    “郑强呢?”

    上了八楼,月牙环顾四周问道。

    周泽的目光也在四处逡巡着。

    “不会是那家伙已经跑过去了吧,连等都不愿意等我们?”月牙咬了咬牙,很是不满。

    周泽则是有些谨慎道:“好像,有什么问题。”

    就在此时,周泽和月牙一起看见远处教室门口站着的古河和李森,那二人也看向了这边周泽二人一眼,随后进入了身侧的一间教室。

    “他们在那里!”

    月牙当即就跑了过去,

    只有周泽还留在原地没有动。

    不对,

    不应该。

    周泽抿了抿嘴唇,一开始爬楼梯时,因为剧烈运动而导致的略微气喘在此时也慢慢平复下来,但那种心慌的感觉却一直无法消退。

    再加上周老板对于幻术这种玩意儿经历的次数真的是太多太多了,抵抗力也就比周围其他鬼差强了不止一筹。

    “你怎么不走?”

    跑出一段距离的月牙回过头看向周泽,本能地,见周泽不动,她也没有再往前跑。

    鬼差里可能存在二愣子,但绝不存在傻子。

    周泽舔了舔嘴唇,

    而后心下一横,

    牙齿咬了一下舌尖,

    一时间,

    剧烈的眩晕感传来,周泽身体连续踉跄地开始退后,整个人的后背几乎贴在了墙壁上。

    但那种心神慌乱的感觉也因此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

    是一种压抑的冰冷,以及重重地喘息。

    月牙跑回到了周泽身边,看着周泽。

    周泽看见她的眼眸里,像是有异样的光泽在流转,这不是她本身的变化,更像是着了相。

    “有问题。”

    周泽伸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月牙一愣,当即像是明白了过来,左手之间出现了一根针,这针很小,和家里针线盒里的放着的没什么区别。

    “破相!除妄!”

    月牙将这根烟先在自己的额前以及头发上来回地摩擦,最后把针放在自己嘴前哈了一大口热气。

    紧接着,她又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个小玻璃瓶,玻璃瓶里头放着的是符水,她直接把针丢入了玻璃瓶中。

    一时间,

    那根针开始迅速地锈蚀起来,几乎整根化作了铁锈,连水都变得无比浑浊起来。

    但取而代之的,是月牙身体一轻,和刚才的周泽一样,整个人跌跌撞撞起来,她伸手想要周泽抓住自己,

    但周老板只是站在那儿环视四周,根本没搭理她。

    “哎哟”

    月牙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这个男人,

    上辈子也是光棍吧?

    疼是疼,但至少能够清晰地感知到自己比之前清醒了许多。

    其实,这种用针“叫”一下的方法在民间很多地方都保有这个习俗,一般是用在头疼脑热持续不好转的时候。

    “怎么回事?”月牙问道。

    周泽摇摇头,“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种预感就是,

    到底谁才是猎人,

    谁又是猎物?

    ………………

    “需要这么极端么?”古河身边的李森微微皱眉。

    “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古河笑了笑,“这一次把它养肥了,吃下去,抵得上半年的绩点了。”

    李森也跟着笑笑,但总觉得心里没底。

    不是之前只是说好,故意对它留一手,好让它多害死几个人,增加绩点奖励么?

    怎么到头来,

    连鬼差都要往里头送?

    之前,古河可没和自己商量过故意诱骗几个鬼差进来送人头啊。

    默默地,李森打算离开,他不是什么心思良善的人,但也绝不是缺心眼儿的傻子。

    古河忽然告诉他送几个鬼差当人头,

    他当然不会和以前一样傻呵呵地笑着再附带几个马屁上去,

    而是本能地在想,

    自己这个人头,

    在不在古河计划内?

    “你去哪里?”

    古河转过身问道。

    “我走。”

    李森说得很坚决,同时周身开始有一团蓝色的光火流转,这是摆明了我不信任你不想再继续陪你玩的态度了。

    哪怕这口汤他不喝了,他也要走。

    事情变化得太快,

    不走才是煞笔。

    古河长舒一口气,背过身后,挥挥手。

    “那么,再见了。”

    李森一开始以为是古河放过了自己,还长舒一口气,心里甚至还觉得有些后悔,

    好像,

    捕头大人没打算对付自己啊,

    还是想提携自己,带着自己一起喝汤的?

    然而,

    他还没来得及下楼,

    一道黑影就默默地从上方滴落下来,

    是的,

    滴落。

    像是一块块黑斑,

    开始滴落在李森的身上。

    李森身上原本升腾着淡蓝色光泽也被黑色所完全覆盖,他只觉得眼前一黑,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处高楼顶端。

    在他面前,

    有一群人排着队,

    有小有大,有男有女。

    有自己的小学同桌,有自己的初中时的班长,有自己高中时自己喜欢女生的男朋友,有大学时自己的室友,有工作后的同事。

    他们,有的获得过老师的表扬,有的和自己暗恋的女孩一起上下学,有的获得了奖学金,有的,获得了贫困生补助金,有的,获得了老板的嘉奖。

    他们,

    都是李森曾经在心底狠狠嫉妒和诅咒过的人,

    现在,

    全都一排排地站在自己面前。

    从小学同桌开始,

    他们一个一个地麻木向前走,

    从楼上跳了下去。

    这是一栋大厦,

    这样跳下去肯定就摔成一滩肉泥了。

    看着他们一个接着一个跳下去,

    李森原本平静的面容开始抑制不住地浮现出惊喜之色,

    那种畅快,

    那种酣畅,

    那种喜悦,

    没有深深嫉妒过别人的人,是无法体会和感同身受的!

    你们,

    该死,

    都得死,

    去地狱,

    享受折磨去吧!

    去地狱,

    都给我去地狱!

    为什么你们会比我优秀,

    为什么你们会比我混得好,

    所有,

    你们该死啊!!!

    李森在大笑着,他抑制不住地想要笑,

    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脚下,已经有一团火在燃烧起来。

    他其实是站在篝火架上,

    伴随着一个一个的人跳下楼,

    他脚下的火焰也在一点点地攀升起来,

    嫉妒之火,

    第一个会焚烧的,

    其实还是自己本人!

    但他浑然不觉,

    依旧继续沉浸在这种“复仇报复”的快感之中,

    深深地,

    不可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