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天行 > 第八百二十章 再战赦免者
    “混账……猎龙弩,出击!”

    林星楚仰头看着空中的赦免者,一双美眸满是愤怒。

    大地之上,一群精悍甲士纷纷推着猎龙弩战车挺进战场,不断校准空中赦免者的位置,紧接着“蓬蓬蓬”的发射而出,顿时猎龙弩的铭纹箭裹挟着一缕缕金色光辉冲天而起,一缕缕利箭交织,然而射穿的却只是赦免者的残影。

    “就凭你们这些小儿玩物也想杀本王!?”

    忽地,一缕残痕在低空出现,赦免者一剑绝空,“哧”一声化为一道烈芒撕开了猎龙弩阵地,几乎瞬间就把十多架猎龙弩撕碎,紧接着破风之雷战马脚下生起雷电,“蓬”一声电光爆炸,一冲就来到了林星楚前方。

    赦免者手中长剑激荡死亡规则与深渊之火,嘴角更是浮现着狰狞笑意:“林星楚,这一次再也没有人能救得了你了!”

    说着,剑光一掠而过,点向了林星楚的胸前。

    林星楚大惊,怎么也没有想到赦免者的速度会那么快,甚至连抬起宝剑格挡的时间都没有了,只得左手一张,五指间斗气缭绕,对着赦免者的这一剑就派出了声势惊人的一掌,掌力之中隐隐然有一头白鹿的形象泛动。

    “白鹿神诀?”

    赦免者笑了:“差太远!”

    下一刻,“噗嗤”一声,赦免者的神剑“战歌”不断刺穿了白鹿掌力,更是将林星楚的手掌刺穿,鲜血迸溅,痛得林星楚瞬间脸色煞白,急忙收回手掌,顿时鲜血淋漓一片,还没来得及反应,赦免者凌厉的一剑直接挥向了林星楚的腰部,作势要将其当场腰斩。

    “星楚公!”

    一名身穿金甲的白鹿城战将猛然一声低吼,身躯蒙着一层淡红色斗气,凝实出野熊咆哮的姿态,一冲之间就挡在了林星楚的侧面,盾牌横起,格挡赦免者这致命的一剑,但哪里挡得住,“铿”一声金石交鸣之声,盾牌直接被切成两半,神剑“哀鸣”裹挟着浓烈死亡煞气斩入了这战将的甲胄与身躯,不断切碎他的血肉之躯。

    “蓬——”

    金甲战将连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当场惨死,身躯撞击在林星楚的身上,将她也一起冲马背上撞落在地,一时间林星楚口吐鲜血,受到哀鸣的余劲扫荡,贴着地面滚出了数十米,重重撞击在一群甲士的盾牌上。

    “保护大公,快!”

    一群手握战剑、盾牌的步兵纷纷冲上前,手中利剑激荡斗气,对着半空中的赦免者就跃起猛扑上去。

    “一群蝼蚁,杀你们只会污了本王的神剑。”

    赦免者猛然一抬手,利剑透着一缕缕煞气,瞬间催发出一道风暴,席卷人群,将一群步盾兵的肉身与铠甲一起撕碎、湮灭,残肢断体、鲜血内脏落了一地,场面无比的惨烈,他似乎并不想放弃对林星楚的追杀,一拽缰绳,破风之雷当即向前猛冲,像是掀起了一道血色狂澜,将数百名人族甲士的身躯踏碎,凌厉一剑从天而降,低吼道:“林星楚,纳命来!”

    “吼——”

    一声龙吟,虚空中一道金色龙气风暴席卷而过,一举挡住了赦免者的必杀一剑,当金色龙气弥散之后,明月池俏生生的立于林星楚前方,淡淡道:“星楚公已经受伤,来人,带她入龙城大厅疗伤,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月池了。”

    林星楚口吐鲜血,目光中透着不甘心与无奈:“月池大人……明月池……”

    ……

    一大片空地上,只剩下赦免者和明月池了。

    “铿!”

    两柄剑轻轻交击,迸发出撕裂耳膜的锐鸣声,赦免者骑乘着破风之雷,嘴角浮现淡淡狞笑:“明月池,你该不会真的以为区区的一个龙域能抵挡得住北方炼狱的进攻吧?这一次,仅仅是深渊和魔域的一次联手就已经攻破了龙城,若是炼狱的王牌兵团攻杀而至,你们岂不是已经化为齑粉了?”

    “你们大可一试!”

    话音未落,明月池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原地,风中仅剩下一丝残影,下一刻,斩龙剑的剑光在半空中迸发,裹挟着浓浓的金色剑意风暴劈向了赦免者的肩膀,这一剑,明月池身躯凌空,几乎将所有的力量都贯注在剑刃之中了。

    “嗯!?”

    赦免者冷笑一声,猛然身躯倾泻,右手剑横起格挡向了明月池的这一剑。

    “铿——”

    一声锐鸣,让赦免者没有想到的一幕发生了,这一剑蕴藏的力道实在太强,居然招架不住,斩龙剑压着神剑哀鸣缓缓落下,“噗”的一声切开了甲胄,紧接着在赦免者的肩膀上绽放出了紫色鲜血,这一下赦免者直接就慌了,急忙一咬牙,破风之雷战马朝着斜上方就撞了出去,带着浓烈雷光。

    “撞死你!”

    明月池不慌不忙,脚踏虚空,右手腕轻轻一翻,斩龙剑上催动出一缕缠劲,硬生生的把赦免者拽了过来,紧接着左手一张,一头白龙形象奔涌而出,比风语还要凌厉数倍的白龙掌咆哮而出,笔直的轰在了破风之雷的头颅上。

    “蓬~~~”

    巨响声连连,赦免者双剑一送,连续三剑,剑剑蕴藏雷霆与深渊之力,头顶上方则浮现着一道深渊古神的形象,作势要连续三剑斩杀对手。

    然而,明月池早就已经今非昔比,斩龙剑周围涌动着一缕缕真龙之气,圣道力量澎湃,连续三道剑意漩涡在剑锋上绽放出来,“蓬蓬蓬”的连续碾碎赦免者的三道剑气,同时顺势一拳轰了下去,一双美目圆睁:“双龙拳!”

    两道龙气咆哮而出,伴随着龙啸的怒吼声,“蓬”一声居然将赦免者给压回了地面之中,撞击出一个至少五米深的大坑,顿时风语一声低喝,带着一群龙骑士从空中掠过,一缕缕炽烈的剑气对着赦免者狂轰滥炸而下,颇有“痛打落水狗”的感觉。

    “让开!”

    明月池一声娇喝,手中多出一团冰霜气息缭绕的冰晶石,真龙之气迸发,直接引爆了冰晶石内的元素力量,下一刻就直接扔进了赦免者所在的大坑之中,顿时大地轰隆隆作响,“蓬蓬蓬”的响声接连不断,一道道冰锥从地底爆发而出,凸起向空中,爆出一连串至少十米高的冰晶。

    赦免者就在冰晶石的爆炸核心,或许已经被刺穿,变成一团冰镇烂肉了。

    ……

    “赢了吗?”

    一群北辰玩家一边抵挡魔域龙狮的狂攻,一边分心观察这场巅峰之战,龙语者与君王之间的战斗,堪称是天行大陆上最顶尖的战斗了,而这战斗场面也没有让大家失望,惊天动地,双方一出手就已经杀得天昏地暗了。

    “怕是没那么容易……”我皱了皱眉。

    苏希然秀眉轻蹙:“哦……”

    远方,冰晶上咝咝的泛起了一缕缕白焰,紧接着内部的结构不断产生出龟裂感,数秒后,白焰肆虐,迅速撕碎了整个晶体,“蓬”一声,冰晶炸得漫天飞扬,冰霜碎屑形成了浓烈的迷雾,而就在迷雾之中,一缕缕电芒肆虐,赦免者骑乘破风之雷一跃而起的模样颇有种无敌的气势,双剑低垂,赦免者的一双血色眸子里透着浓烈的恨意:“明月池,今天,你彻底让本王震怒了!”

    “是吗?我还可以让你更愤怒。”

    说着,明月池体表出现了一缕缕月光脉络,是七重血脉觉醒的迹象,她轻轻握着斩龙剑,一双美眸看向风语等人:“让所有人后退,这里,只属于我和赦免者……”

    说着,她又看了一眼远方,魔域之主塞林正挥舞魔血神锤与木精灵一族的军队杀在一起,木精灵虽强,但在强大的魔血神锤下,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锐气,勉力抵挡,却依旧一群群的木精灵男模天团被砸成了一堆碎肉,死伤惨重!

    “哧~~~”

    一剑绝空,斩龙剑挥出的轨迹仿佛撕开了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通道,一缕浓烈龙气缔结而成,化为“银龙破”的风暴冲向了赦免者,ss级技能,在明月池的驾驭下却仿佛变成了禁忌级绝术一样,银龙蜿蜒,每一片鳞片都清晰可见,裹挟着磅礴的混沌气息,一冲而过,锁定了一切空间,让赦免者的坐骑再强居然都已经动弹不得了。

    “来得好!”

    赦免者也是一位狂傲的君主,在深渊中无敌于天下,遇到龙语者这么强的人族修炼者,只会让他感到更加的兴奋、狂暴,却不会感到畏惧,双剑一碰,周身深渊之火涌动,宛若死神降临一般,哈哈大笑道:“来吧!”

    哀鸣、战歌挥动,赦免者化身为一个杀伐中的恶魔,对着银龙破就冲了过去,浑身死亡规则力量爆发,所过之处,万物湮灭。

    “轰轰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