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晚明 > 第一百零四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第一更,求推荐票!)
    (感谢书友l599xl,书友柔之虎再次的100币打赏~)

    孙悟范当然不知道戚灵儿的这些心理活动,正瞪圆了眼看着那份借据。

    我去,宁贤弟还真的欠了人家银子?一欠还是五百两?

    孙悟范朝宁修望去,见宁修刻意的转过头去,心中直是一叹。

    这债主来势汹汹,看来不是善茬啊。还是先避一避风头再做计较的好。

    “哈,原来是京师的陶公子,久仰久仰?这次来荆州可得多待些日子,也好让宁某尽一尽地主之宜啊。”

    若论脸皮厚度,孙悟范若说第二怕是没人敢称第一。

    明明是被讨债的‘债主’,却偏偏腆着脸皮套近乎,仿佛二人是多年未见的好友一般。

    戚灵儿也有些懵了。

    这算什么?

    这宁修神经也太大条了吧?

    “这借据......”

    “唉,银子的事情好说。不就是五百两吗?我改日就叫下人送到陶兄手中。”

    孙悟范打了个哈哈道:“陶兄,你怕是还没有找到住处吧?宁某这便给你寻个上好的客栈。”

    说罢扭头冲柜上的七郎道:“七郎啊,快带陶公子二人去悦来客栈住下,直接与那客栈老板说挂账在我的名下,到时候一起结。”

    七郎虽然很不喜欢孙悟范发号施令的感觉,但他已经答应陪着孙悟范演戏,只好点了点头去领路了。

    “这......”

    戚灵儿只觉得一拳打在棉花上,忒不是味。

    无可奈何下,她只能招呼了桃春一起随着七郎出了酒楼,前去投宿了。

    三人一走,孙悟范立刻凑到宁修身边压低声音道:“宁贤弟,你这究竟是闹得哪出啊?怎么路上还遇到个债主?遇到个债主也就罢了,你还带到荆州来?你的心也太大了吧?”

    面对孙悟范连珠炮似的追问,宁修耸了耸肩道:“其实也没啥啊。遇到他们是个意外,至于他们是来荆州向我讨债的,我也是之后才知道的。”

    “那,那你想怎样?”

    “搞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我不喜欢欠人钱的感觉。”

    “那你去应付就好了,为何让我扮成你?”

    孙悟范直翻白眼,显然很生气。

    “孙兄难道忘了我一路上都是用的陈义的身份,若是现在亮出真实身份,他们主仆二人会作何感想?若是传将出去,恐怕会引起官府的注意啊。”

    孙悟范这才恍然大悟。

    宁修此次扮作布商北上,是为了处理掉楚汪伦。路引是假的,身份是假的,自然见不得光。要是因为被讨债一事就亮出身份,岂不是因小失大?

    “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挺有道理。对了,楚汪伦处理掉了?”

    “我办事孙兄还不放心吗?”宁修笑了笑道:“到了开封府,我便把他卖到了象姑馆中,他这辈子怕是都回不到荆州了。”

    孙悟范闻言大喜道:“宁贤弟,真有你的。那辽王爷怕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幕僚会被卖到千里之外的象姑馆的吧。”

    稍顿了顿,孙悟范追问道:“楚汪伦没有看到你的容貌吧?”

    “恩,要么是我面上蒙着黑巾,要么是他被蒙住眼睛,绝不可能暴露身份。”

    宁修曾和楚汪伦在辽王府见过几面,故而十分注重隐藏身份,那楚汪伦怕是现在都不知道被谁卖了。

    “妙啊。如此一来常小伯爷的仇就算是报了。”

    孙悟范拊掌叫好:“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卢家的人做的手脚呢,没想到是辽王府的人,这件事怕是与辽王脱不了干系了。”

    宁修摇了摇头道:“似乎还真与辽王没有太大关系,纯粹是因为楚汪伦与小伯爷有私怨。”

    “此话怎讲?”

    孙悟范立时来了兴趣。

    “这楚汪伦看上了一个歌妓,恰巧被小伯爷赎了身。他便怀恨在心,伺机报复,一手策划了这个侵占民田的案子。”

    孙悟范先是点了点头,随即一拍脑门道:“不对啊,这厮不是一个兔子吗?哪有兔子玩女人的道理?”

    宁修心道死胖子真是没见识,连双性恋都没见过吗?

    “据他自己说,他是男女通吃,水旱齐进的。”

    孙悟范皱眉道:“这男女通吃我明白,水旱齐进是什么意思?”

    宁修咳嗽了一声,示意孙悟范附耳过来。

    他在孙悟范耳边低语了一番,死胖子直是惊呆了。

    “还有这种操作?”

    “这就是孙兄少见多怪了。据楚汪伦说他们那个圈子男女通吃可远比纯好男风的多。”

    宁修笑着给孙悟范做起了科普,死胖子却是连连摇头:“太可怕了,太乱了。想不到礼仪之邦的大明竟然有这么多衣冠禽兽。”

    孙悟范攥紧了拳头,一副嫉恶如仇封建卫道士的模样。

    汗,这死胖子是真的纯洁还是装的?

    明代尤其是晚明,士大夫包养男宠逛象姑馆已经是一种社会风气了啊。

    “且先不说这些了,还是商量商量怎么应对这债主吧。”

    “还能怎么应对,大不了把钱还给他。”

    孙悟范翻了一记白眼道:“宁贤弟现在也是家财万贯的人了,不会连五百两都心疼吧。”

    宁修没好气的剜了他一眼道:“孙兄这说的是什么话,我哪里是心疼那五百两银子。只是突然之间冒出这么一个债主,总得弄清楚了才是。万一是招摇撞骗的或是别有用心的,岂不是白白被利用了?”

    “好吧,好吧,你说的都对。”

    孙悟范无奈的摆了摆手道:“那我就套套他的底,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你呢,就当个看客?”

    “当然不是。”

    宁修狡黠一笑道:“我来暗中指点你啊。不然万一你说漏了嘴让他看出破绽就难办了。到时我把该说的话给孙兄写在一本小册子上,你就照着问好了。”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孙悟范连翻白眼。

    “叫我帮忙也就算了,还叫我按着本子问?这不跟戏子一样了嘛。不行,太侮辱人了!”

    “孙兄,你这样是不对的,缺少了为艺术献身的精神。”

    “为艺术献身的精神?啥意思?”

    孙悟范直是一脸懵逼。

    宁修不疾不徐的解释道:“一板一眼,一丝不苟的完成好每一场戏。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