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画与日记 > 第29章 遗落的日记
    “琴!”

    穹望着那近在咫尺,属于自己的时空之门,浑身颤抖着。

    可惜,此时的他,身体已经虚幻到了极致,虽然距离尽头之处,已经很近很近,但无奈的是,他已经无法前行了!

    破烂的灵魂,化作光光点点,不断消散着。

    尤其是双腿,已经消散掉了一半,而且消散的速度很快,正朝他的上身蔓延。

    “琴!”

    “我要回去…啊!”

    穹在奋力嘶喊着,他极力伸出的手掌,想要抓住属于自己家乡的时空之门,然而还差着的半米距离,似乎将要成为永恒。

    就在这时,他的左手也开始消散,连着肩膀与胸膛,都在消散。

    眼看下半身最后残留的右腿,也要消散,穹想起最后记忆中那飘落在空中泪水,终于向前滑动了一步。

    “我要活着回去!去见她!”

    仅仅是小小的一步,他便倒下了!倒下的同时身体,脑袋,手臂,胸膛,全部开始消散,化为漫天的光点。

    最后只剩下了腾在半空的右手,向下掉落,不过消散同样在蔓延,短短不到两秒的时间,只剩下了最后的指尖。

    “因为…我已经…不想在离她而去了啊!”

    就他完全消散的瞬间,他的指尖,终于触碰到了属于自己家乡的时空之门!

    也就是在这时,周围大亮,化作了无尽光明!

    ……

    与此同时的外界。

    “琴!”

    病床之上沉睡的穹,猛然坐了起来,他湿润的眼角,看着陌生的病房,看着骨瘦如柴的自己。

    当目光扫到门口木桌上,那厚厚一摞的画时,眼中的泪水更是滚滚而落!

    2009年6月13日。

    “琴!我回来了!”

    ……

    两个月后,一望无际的海面之上,油轮朝着海夕镇行驶着。

    穹站在甲板之上,看着渐渐熟悉的小镇,脸上露出了笑容!

    终于回来了!

    “嗡嗡!”

    巨轮嗡嗡的声响传来,小镇港口岸边,很快聚满了居民。

    当他\/她们,看到船上甲板的穹时,顿时愣住了!这么多年,他们头一次见到有年轻人活着回来!

    抵达港口。

    穹着急的跳了下来,望着周围的居民,望着熟悉的港口,这时他看到了岸边一位熟悉的人影。

    白欣!

    穹投去一个大笑。最后在她震惊而又欣喜的目光中,朝小镇内跑去。

    没有骑着单车,穹徒步沿着田野间的公路,朝落夕村赶去。周围熟悉的气息,让他的心不断颤抖着,又是半个小时过去后,终于到了。

    沿着记忆中的小路,穹来到了一座三层木屋楼的下面。不过让他感觉奇怪的是,琴房间的窗户没了!

    他没有记错啊,因为他站在这个位置,曾经丢过无数次小石头,但如今却……

    疑惑之下,绕到了木屋楼的后面,这时他发现了,新的窗口。

    向西的窗台!

    如往日一样,捡起小石头,朝窗户丢去。他之所以没有直接进入琴家里,是因为曾经答应过琴,不能到她家里去,所以依旧遵守着约定。

    很快窗户被打开了。

    而下方的穹顿时屏住了呼吸,期待的看着即将露出的脑袋。显然他失望了,是一名中年妇女,也就是琴的母亲,并不是琴。

    琴的母亲在看到楼下的穹的瞬间,愣住了,若记得没错的话,他就是两年多前来过自己家里的穹…

    他不是已经…

    “阿姨…琴呢?”穹见琴的母亲愣住,不由喊道。

    “你…先上来吧!”

    “哦!”

    几分钟后,穹进入琴家里,来到琴三楼木屋的房间。

    “阿姨…琴她人呢?”穹再次急切道。

    “她…”听到女儿被提及,琴母亲红着眼睛,从琴的书架上,翻出了一本落满灰尘的日记,递给了穹。

    “她走了!”

    “走了?”穹本来激动的心,骤然缩紧!

    “在你离开的第二年秋天,就走了!为了找到你和秋玲,琴…她偷渡油轮离开了!”

    “这个是她唯一留下的东西!”琴母亲说到这,顿时抽泣的离开了。

    房间只剩下穹一个人。

    他手掌颤抖的翻开了琴的日记。

    “2006年6月12日。”

    “今天,碰到了一个奇怪的家伙,一直盯着我看,真是没礼貌的男生!”

    “不过为什么感觉,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

    “2006年,7月13日。”

    “今天又遇到那名奇怪的男生了,这已经是第十三次了!”

    “他…依旧是站在那里看着我,没有说话,可是为什么…我还是觉得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在哪里见过他?”

    ……

    “2006年7月28日。”

    “隔了十五天又遇见了他!他的名字是—穹!”

    “很好听的名字,只不过为什么我总是感觉在哪里见过他?但是记忆中并没有关于他的记忆啊!”

    “难不成真的是疑神疑鬼的秋玲,所谓的前生今世?”

    ……

    “2007年4月22日。”

    “穹在今天离开了!”

    “我…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他!”

    “为什么…穹要离开我!”

    ……

    “2007年,8月13日。”

    “穹!这是你离开的第113天,不知道,你有没有开始接受治疗,也不知道你的病情如何,但我知道你一定还活着!”

    “虽然秋玲她们总说,出去的人再也没有回来过,但我相信你一定会回来的!”

    ……

    “2008年,3月20日。”

    “穹!你已经离开305天了!你现在还好吗?”

    “今天有些冷,也不知道你哪里也是不是和海夕镇一样,不过…真的好久没见你了呢!”

    “求你了,快点回来吧!”

    ……

    “2008年,7月12日!”

    “穹!这是你离开的第419天!”

    “今天的港口又有父母回来了,这是在你离开后的第十一次,每一次都和以前一样,被带离出去接受治疗的同龄孩子们,都没有回来过!”

    “所以…你真的还能回来吗?”

    “秋玲今天和我讲了,灵魂与神之说,她说昏迷的人,其实是灵魂离开了,被神提前送去了下一世,你是不是也一样,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穹对不起…并不是我不相信你,是因为…”

    “是因为,我见你的第一眼,就和秋玲说的一样,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啊!”

    “我不管,你答应我说会回来的,你一定要给我回来!”

    ……

    “2008年,8月4日!”

    “穹你知道吗?秋玲也走了!”

    “我多希望这个人会是我!可是…为什么…你们都要离开我?”

    “秋玲她的叔叔与阿姨,为了照顾自己的家,并…没有陪秋玲一起去接受治疗!”

    “所以秋玲…她…她只有孤单的一个人…”

    “穹!我求你…快回来吧!”

    “我们一起去陪在秋玲的身边!”

    空荡的房间里,穹一页页的翻动着手中的日记。不知不觉,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打湿了手中的日记本…

    “琴!”

    “你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