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冠军之箭 > 【056】代班主播
    因为这段时间一直在跟姜浅予直播开黑,而且骚话不断,直播间里的人已经对林轩很熟悉了,林轩代班主播的自我介绍刚说完,弹幕上面大片大片的“滚”“丑拒”就都刷了起来。

    “代班主播是什么鬼?”

    “滚!”

    “丑拒!”

    “滚滚滚,我们要看浅浅!”

    “妈蛋,见过代班主持,代班主播还是第一次见”

    “浅浅呢浅浅呢?我们要看浅浅”

    ……

    姜浅予见直播间的观众都在叫自己,嘴角微翘,带着甜甜的笑意斜一眼林轩,有些得意的模样,林轩没好气地在她光洁额头敲了一下,再指指书桌上的试卷,姜浅予撇撇嘴,不过还是乖乖地坐正了身子写作业去了,从那天半夜林轩第一次陪她直播,她就已经发现林轩比她会直播多了,肯定不会让直播间无聊的。

    “咳,不开玩笑。”

    林轩再次轻轻嗓子,声音变得郑重起来,“过两天就该高考了,浅浅忙着复习没时间直播,不过我比较想大家了,所以偷偷跑她房间来陪大家聊聊天。”

    他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就在直播画面里建了个文档,然后打出一行字来:“浅浅不让我开摄像头,嗯……在做些事情,不太好直播。”

    如果你想要告诉一个人一件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觉得你不想告诉他。

    人都有逆反心理与好奇心理。

    尤其是对一个很漂亮的妹子。

    加上有林轩在弹幕必然污的玄学定律,于是弹幕立即就变了味道。

    “不可描述的事情?”

    “不太好直播?”

    “我尼玛,是劳资直播看太多了吗?为什么脑子里有画面……”

    “卧槽,你踏马别说的这么吓人”

    “你们这群牲口把浅浅当成什么人了!!!”

    “大舅子你别搞事啊,跑浅浅房间去,还做些不能直播的事情……你想怎么死?”

    “难道大舅子都忍不住对浅浅下手了?”

    “卧槽啊,快开摄像头!!!”

    “浅浅到底在干嘛,说清楚!!!”

    ……

    林轩咳嗽一声,继续说道:“既然浅浅不在,我作为代班主播,也是精心给大家准备了一些节目的……”

    弹幕上又是一片“丑拒”飘过。

    正在看题的姜浅予闻言转过头来,有些奇怪地看他一眼,林轩摆摆手示意她老老实实做题,姜浅予翻翻白眼,也就不再理他,咬着钢笔头思索在看的题解题思路。

    “这个节目其实挺简单的,就三道题,通过这三道题就开摄像头了。”

    林轩说话的时候就盯着姜浅予,见她应该是真的认真看书了,并没有回头看过来,这才一边说话一边打字:“嗯,第一道题比较简单,只要回答就能通过。”

    一边说一边把第一道题在文档里打出来:“猜猜浅浅在干嘛?”

    原本还在吐槽丑拒或者说让他滚蛋的弹幕一下子就被带了过来,各种猜测层出不穷。

    “吃饭?”

    “睡觉?”

    “猜你妹啊,浅浅到底在干嘛!”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快开摄像头快开摄像头!”

    “浅浅不会是在洗澡吧?”

    “卧槽,想一下都感觉鼻血要出来了……”

    “前面那位,你本来就是在猜他妹啊”

    “尼玛,大舅子太贱了,老子话放在这,要真是你们想的那种画面老子开直播吃屎”

    “莫不是石乐志”

    “又一个骗吃骗喝的来了”

    “我浅莫不是在抠脚,所以不好意思直播?”

    ……

    林轩等弹幕上各种奇葩猜测都刷过去了,这才打出第二道题:

    想不想看浅浅?

    A、想

    B、不想

    虽然有人在故意刷B,不过大多数人都还是在刷A,这也是意料之中,林轩笑道:“看来大部分观众都通过了第二道题,那现在就只剩下最后一道了,只要大家答完最后一道题就可以开摄像头了,我发誓,童叟无欺!”

    然后在弹幕上一堆催促里继续打出第三个问题:

    为了看浅浅,你会自愿选择以下那种方式?

    A、送贝壳

    B、刷礼物

    整个弹幕瞬间爆炸。

    “噗!”

    “我尼玛!”

    “劳资真是醉了,大舅哥你这套路……”

    “你麻痹,防不胜防”

    “妹夫们走过最多的路,就是大舅哥的套路”

    “同样的爹妈,大舅子简直比浅浅腹黑一万倍”

    “又学一招骗礼物”

    “套路狂魔姜景白”

    ……

    吐槽归吐槽,很多观众还是很给面子地刷了不少贝壳跟礼物,虽然都不是什么大礼物,但林轩也不是真冲着礼物去的——好吧,不是只冲着礼物去的,活跃了一下氛围,在线人数也两千多人了,一大早的有这么多人算是很不容易了,就也调整好摄像头角度,又把直播画面里镜头调整最大,对准了旁边看书的姜浅予打开。

    姜浅予坐在桌前看书的美丽侧颜一出现在直播画面里,原本就不少的弹幕就一下子增加了好多,原本很多人都在刷礼物贝壳之类,也在随之增加——这让林轩感觉很没面子。

    之前林轩说的话姜浅予都是听到了的,见他这会儿都没出声,就回过头来,看到摄像头在对着自己,就把正在看的试题拿过来对着摄像头,解释道:“高考后我要出去玩,没时间直播,所以趁着复习开一会,不玩游戏,也没什么内容,大家想看我的就在这看吧,不想看的可以去看别的,嗯……我看书啦。”

    她不是不知道轻重的人,高考竞争之惨烈,提高一分就能超过成千上万的人,林轩挑选的题目都是比较有代表性的,而且有归类,这对于她应对考卷里难度比较大的一些题目确实有很大帮助,因此解释了一下后,也就收起心思很认真地琢磨,剥丝抽茧去找解题里的脉络方向。

    “没事没事,能看着人就行。”

    “浅浅高考后要去哪里玩啊?我可以当免费劳力”

    “我大东北一月游包吃住”

    “我代表海南欢迎浅浅到来”

    “鹭城人民欢迎浅浅到来”

    “来我大内蒙怎么样?”

    “天府之国,值得一游”

    ……

    弹幕上面各种地区的欢迎都冒了出来,林轩把文档里刚刚的内容都删掉,然后继续打字。

    为了代播期间的直播能够顺利进行,代班主播现推出以下业务:

    A、畅聊主播浅浅黑历史。

    B、提供主播浅浅各类照片

    C、帮念主播浅浅收到的情书

    D、摄像头转向(说明:可提供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服务)

    “卧槽!这套路简直残暴到没人性……”

    “大舅哥你就是俺亲哥,我选D!!!!”

    “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哥哥……我选D!!”

    “涨姿势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DDD!!我选D!!”

    “我去,你们这群人,浅浅在的时候装的一个比一个清纯,原来都尼玛是牲口……我选D!”

    “尼玛踏马有没有点脑子,当然是念情书啊,知己知彼才能百战……我选D!!”

    “难道没有人想看照片吗?我觉得照片更……好吧我也选D!”

    ……

    两千人硬是在弹幕上刷出来了两万人都很难刷出来的弹幕密度,一个个都要嗷嗷叫唤一样,林轩嘴角扬起笑意,继续打字。

    请选择您需要的具体服务(可多选):

    A、看侧脸

    B、看正脸

    C、看头发

    D、看背影

    E、看衣服

    F、看题目

    ……

    他写到这里,直播间弹幕上面已经磨刀霍霍了。

    “我草,大舅哥你是不傻了?”

    “敢不敢有个正常点的选项?”

    “妈蛋,看题目是什么鬼?”

    “劳资忍不住了,抬我九环大砍刀了!”

    “劳资想看什么你心里就没点B数吗?”

    “心里没点B数吗?”

    “多谢提醒,抬本官狗头铡来!”

    “取老夫御赐金锏来!”

    “来人!朕的天子剑呢?”

    ……

    林轩继续写最后一个选项:我拿着摄像头,听从弹幕指挥。

    于是刚刚一大堆拿刀的抬狗头铡的就都统一变成了密密麻麻一片“G”“GG”“GGG”飘过。

    林轩不慌不忙继续打字。

    请选择您的支付方式:

    A、贝壳

    B、礼物

    C、贝壳加礼物

    “卧槽!”

    “感觉转了一个圈,还是那个套路”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

    “套路狂魔姜景白”

    “来来来,礼物刷起来”

    “我尼玛,不就是礼物嘛,不就是贝壳嘛,不就是推荐票嘛,劳资给,都给你成不成?”

    “就冲你这不要脸的劲,这礼物我刷了”

    “请记住老子的ID:蔚海识文,老子要实名制刷礼物了”

    “让开让开,老子是来自暗影岛的天灾2,老子要捐肾刷礼物了”

    ……

    在弹幕上各种吐槽过后,在很多人给面子也好催促也好,刷过礼物送过贝壳后,林轩把文档一关,然后咳嗽一声:“非常感谢大家的礼物跟贝壳,今天的直播到此结束,我是今天的代班主播姜景白,咱们下次再见。”

    直播间弹幕顿时骂声一片。

    “操!!!”

    “一口鲜血喷屏幕上!!”

    “我尼玛!!!”

    “老子实名制要砍死这货!”

    “麻痹的,这大舅子太贱了”

    “有没有组团的,劳资要为民除害,哪怕浅浅不愿意嫁给我了也在所不惜”

    “来人呐,给朕把这孽畜拖下去净身……割干净咯!”

    “你特么把地址说出来,劳资宁愿牺牲自己的终身幸福也要除掉你这个祸害!!!”

    “老夫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真不是我三千浅卫军飘了,是这大舅子太贱了!!”

    “喂,浅浅嘛,你哥又欺负你老公了,你管不管啊”

    ……

    又多写了一千字,尼玛,还有一章呢,要哭了,求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