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三十八章为了大唐
    天色越发阴暗,皎月被浓重的铅云所遮蔽,透露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寂静,外面的马蹄声越发密集,但却渐行渐远。

    李白骤然间抬起头,他仿佛感受到了什么,有淡紫色的光芒自眸子里闪过,眼神的焦距变得迷茫,仿佛拉伸到了无比遥远的彼方。

    渐渐地,他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在他的视界里,充斥着无边的光彩,那是澎湃如同浪潮的天地之力,仿若潮汐,正迅速从西方向着这里奔涌而来。

    如此强悍的力量,哪怕是刚刚城内刚刚突然爆发出的堪称恐怖到令人心悸的力量也远远不如。

    他不自觉握紧了手中的小手,因为他突然发现哪怕自己结了金丹,也不过是刚好能勉强做到在这王者大陆独善其身罢了,若想兼济天下,这样的力量还是不够!

    和这样的力量相比,任何凡人都是唐必当军。

    自太古时代初始,方舟带着远古地球的生灵降临世间,基于重新诞生的自然法则,创造了魔道这一触发神秘力量的知识。

    然而魔道却恰好与修真在某种程度上达成了一致性,尽管两者走得大方向已经有所不同,甚至渐行渐远,背道而驰,但究其根本,其出发点是一致的,仍然同属运用天地之力的知识。

    所以,在这个世界,若出现了如此庞大的天地潮汐,只有三个可能。

    要么是出现了一个极度强大的魔道巨擘,如那孙悟空,牛魔王一般的恐怖人物;要么是融合了魔道的机关法阵正在发动;要么......就是无穷无尽的魔种大军!

    而这,或许也是北夷人之所以退兵的原因。

    一些唐人终于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猛然间高呼了起来。

    “快看,北夷人退了!”

    “北夷人退兵啦!哈哈哈!”

    “李都尉,花都尉万岁!”

    “万岁”这个词在王者大陆并非帝皇专属,也并没有太多忌讳,因为在这世界,是真的有能活一万岁,甚至更久远的生命,比如说——夫子。

    欢呼声此起彼伏,仍有些唐军不敢置信,直到冲进城内的北夷残军开始宛如老鼠般惊慌地撤出,他们才骤然间醒悟,加入了欢呼的队伍里。

    唯有花木兰凝重地望着他的眼神,低声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花木兰没有魔种血统,所以她很难感受到那磅礴如海的天地之力,否则她也不会连隐匿在军队里的魔种都无法感知了。

    这倒不是说她很弱,实际上哪怕是结成金丹,李白也没有把握能够击败花木兰,只是两者所走的路子不同。

    武道讲究地是开发人体本身的潜能,不断锤炼自身,提高自身生命层次,在达到一定程度之前,这种只修本体的武道高手对天地之力的感知会很薄弱。

    直到武道修炼到一定层次,达到天人合一的程度时,这一点才会骤然改变。届时,武道的强大之处将彻底激发,甚至将不弱于普通魔道巨擘。

    这种飞跃就如同李白成就金丹之后,感知天地之力的能力瞬间突飞猛进,在这之前,他也无法感知天地之力,需要靠大量进补食物弥补精气亏空。

    而比之修真要压抑更久的武道高手,就如蓄积极为丰厚的火山,在达成天人合一的时候,瞬间爆发出来,只会变得更为恐怖,而这种层次的武道高手,则被称为——人仙!

    人中之仙!

    只可惜相比较而言,武道易入门,却不易精通,达到武道人仙的存在更是少之又少,远远无法与魔道巨擘,机关大师相比。

    久而久之,武道传承比之魔道机关术自然就略逊一筹。

    李白望着少女的眸子,沉声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所以我们去看一看。”

    他说着,掐动印诀,青钢剑应声飞起,悬于脚下。

    “我们走。”

    少女微微犹豫了四分之一秒的时间,迈步踏了上去,一只手揪紧了他的衣摆,另一只手在他的背后蹭了蹭,然后道:“是发生了很不好的事情吗?”

    李白没有说话,正当花木兰越发紧张的时候,才道:“为什么偷偷在我背后蹭?”

    少女唰的伸出一只干净多了的小手:“给你牵。”

    李白脸上的笑容骤然绽放。

    “不过,为什么不在自己身上蹭?”

    “皮的,擦不掉。”

    她的意思是,身上穿的皮甲,表面相对光滑,所以擦不掉。

    “哦。”

    ......

    郭虔瑾怒气冲冲地纵马而来,身后上千铁骑擎着铁枪,旌旗如林,鱼贯而入,进入了碎叶镇。

    一到镇守府,他便飞身越下,踹开大门,带着雷霆震怒闯了进去,一把推开了两个拦路的卫兵,还未进中厅大门,便怒吼道:“李恪,给某家滚出来!”

    “我一直就在啊。”

    一抬头,便看到屋顶坐着一个身穿白色儒衫的青年,嘴角带着一丝嘲讽,笑道。

    郭虔瑾的怒火瞬间高涨:“李恪,你未免太过分了吧。擅启边衅,挑起战争,你可知这是多大的罪名?倘若你说不出个所以然,今天纵然你是御史台的人,也小心某家取你狗命。”

    李恪微微一笑,轻酌美酒,哈出一口白色的酒气,才懒洋洋道:“呵呵,我大唐又不是南宋,擅启边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李恪还是能扛得住的。”

    郭虔瑾简直要气炸了,直接拔刀,庞大的武道气息在他的头顶化作轰然而起的精气狼烟,那种如同山的威压简直要把天都给压塌:“你找死!”

    李恪不屑地笑了笑,悠然道:“况且,你真以为这是我的意思吗?”

    郭虔瑾瞳孔微微一缩:“你什么意思?”

    李恪嘲讽道:“三旅之兵直捣关市,说起来挺顺口,但你真以为凭借一百五十个骑兵就能灭得了六个关市?北夷人也有武道高手,那几个被屠灭的小族的萨满也算入了魔道门槛。你连这都看不明白?”

    郭虔瑾悚然一惊。

    见郭虔瑾的气势宛如被戳破的皮球,迅速萎靡了下来,他才悠然笑道:“是金吾卫,皇城禁卫军出手,那三旅之兵不过是个幌子,充其量也就当个斥候罢了。”

    郭虔瑾喃喃道:“是陛下......陛下怎么会做出如此不智的决策?”

    李恪哼道:“智不智不是你郭虔瑾说了算的,你站的位置虽说已经是武官顶尖,节度一方,但眼界还是太狭隘,你只能看得见眼前这一亩三分地。难道你就没想过,陛下此举将为我大唐带来多大的好处吗?”

    郭虔瑾气道:“哼,某只知道此事一起,北庭再无宁日!无数百姓将流离失所,白骨累累,亡灵哀嚎!而这都是由于你的肆意妄为!”

    李恪冷笑,完全不理会郭虔瑾的质问,自顾自道:“八国虽说分裂,但终究都是汉人,倘若蛮夷寇边,其余四国便立刻会掩鼓熄旗,否则天下文人将会戳碎他们的脊梁骨。而我大唐也将从糜烂的东南战场中解脱出来,好好经略一番西域。”

    “届时,西域大定,北夷草场也将为我所用。我大唐铁骑将彻底雄起,东南七国可有丝毫办法阻止我大唐经略天下?”李恪的眼睛里仿佛燃烧着火焰,仿佛已经看到了他所梦想中的那一幕。

    郭虔瑾怔住了,这个时代的文人可不是只会动动嘴皮子的文人,其中隐藏着许多魔道高手,甚至魔道巨擘,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在蛮夷寇边的时候趁人之威。

    这是汉人的底线!

    比如说蜀国与南蛮相斗的时候,与之对敌的魏国,吴国立刻退兵,甚至宋国还陈兵于蛮族边境,来了场围魏救赵。

    天下大势如此。

    这是阳谋,就算他国有志之士能够看穿这一点,也无计可施。

    郭虔瑾的嘴唇嗡动,不敢置信地盯着李恪:“怎......怎能如此,此举不义,大不义......”

    李恪飞身跃下,拍了拍郭虔瑾的肩膀,苦笑道:“千古骂名我一身背负。”

    郭虔瑾猛然间抓住了他的胳膊:“所以陛下早有准备,黎明百姓不会遭受大灾?是不是有内迁计划,或者金吾卫!金吾卫会出手对不对!”

    李恪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变成了森然冷漠:“郭都护,成大事者怎能拘泥小节,苦肉计若不够苦,你当天下文人都如蠢猪一般吗?”

    “可是......”

    李恪打断了他的话,冷冷道:“没有可是!一切为了大唐。”

    郭虔瑾怔住了,半晌之后,喃喃道:“为了大唐。”

    从镇守府出来的郭虔瑾,失魂落魄,仿佛丢了半个魂儿,而他的口中自始至终只有一句话。

    “为了大唐。”